新闻内容
2017年12月1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迈阿密海滩,现代艺术闪耀当代艺博会

许望

    本报记者 许望 迈阿密报道

    12月10日,第十六届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ABMB)在连日的晴朗天气中顺利结束,来自32个国家的268间国际一流画廊齐聚迈阿密海滩,呈现了大量现代大师级作品,以及当代油画、雕塑、摄影等。

    为期五天的展会吸引了超过82000名观众入场。值得一提的是,展会主场馆迈阿密海滩会议中心(MBCC)正在进行翻新工程,预计于2018年竣工,因此今年展会采用了全新场地设计。但也有部分画廊反映,由于场地翻新施工带来的变化,参展商和藏家在VIP预览日入场时遇到了阻碍,这也使得初期销售较往年要慢热一些。

    不过巴塞尔艺术展依然无愧全球最大艺博会品牌的美誉,五天下来,多数画廊收获了可喜的成绩。豪瑟沃斯画廊的Bruce Nauman装置作品“Untitled(Two Wolves,Two Deer)”以950万美元的价格售予一家亚洲基金会,这一价格十分逼近艺术家990万美元的作品拍卖纪录。Mnuchin画廊以3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Mark Bradford作品“Fly in the Buttermilk”。Thaddaeus Ropac画廊分别以270万美元和13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James Rosenquist作品“Coenties Slip Studio”和John Chamberlain作品“Sahsimi Mendoza”。面对天价频出的现象,豪瑟沃斯画廊主Iwan Wirth认为ABMB呈现出一种市场趋势,藏家们变得更严肃的同时也更有野心,偏好购买已成名的大艺术家作品。

    二级市场强势介入现代艺术大规模登场

    艺博会通常是一级市场的天下,画廊们在此售出的艺术作品此前从未在艺术市场流通过,都是艺术家创作后直接经由画廊出售给藏家。与之相对,拍卖市场通常被描述为二级市场,现身拍场的作品往往已经几度转手,显赫的收藏背景甚至会为作品增加价值。

    在今年的ABMB,却出现了颇值得玩味的现象,一些专注于二级市场的画廊开始跻身艺博会,并且带来大量现代艺术杰作。

    来自巴黎的Applicat Prazan画廊就是其中一个,该画廊代理的作品都是曾被私人藏家或艺术机构收藏的名家名作。本次画廊带来了曾被私人收藏的赵无极画作“22.6.91”,以及曾属于巴黎、纽约多家画廊,并相继被瑞士、英国重要藏家收藏的Nicholas de STAËL油画“Paysage”等。久经市场考验的作品自然是佳作,同时也有着不菲的价格,比如Pierre Soulages创作于1966年的“Peinture”和Serge Poliakoff创作于1956年的“Bleu”,这两幅油画各自卖出了100万欧元的高价。

    今年是Applicat Prazan画廊第一次参加ABMB,画廊主Franck Prazan表示Applicat Prazan是纯粹的二级市场画廊,主要经营法国战后艺术作品。30多年来,这一市场变得越来越国际化,并且在欧洲和亚洲增长迅猛,因此画廊也相应地以国际化策略去经营。过去Applicat Prazan曾参加在瑞士巴塞尔和中国香港举行的巴塞尔艺术展,收获了大量欧洲和亚洲藏家,而现在是时候进入美国市场了。

    “参加ABMB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既能接触北美藏家,又能接触南美藏家。除已售出的两件作品外,还有一件在洽谈中,极有可能售出,就首次参展而言,这个成绩非常棒。三位藏家分别来自美国、英国和法国,足以说明这是一个国际化的平台。巴塞尔艺术展不仅本身品牌响亮,而且在欧洲、亚洲、美洲都举办展会,和我们的国际化经营策略完全相符。因此这里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有力的平台,不仅从商业角度,更是从画廊在国际市场长期发展、树立形象而言。”

    事实上,纵观整个展会,现代艺术杰作层出不穷。尤其在展厅的西北角,聚集了来自纽约、伦敦、芝加哥、蒙特利尔、巴黎、慕尼黑等全球各大城市的十多家画廊,展出了大量来自米罗、毕加索、康定斯基等现代艺术大师的作品。来自慕尼黑的Thomas画廊甚至带来了夏加尔、马蒂斯、雷诺阿等博物馆内常见的大师杰作。

    巴塞尔艺术展美洲区总监Noah Horowitz对于画廊带来如此多有野心的作品表示惊讶,针对这一现象他表示:“现在艺术市场很强劲,但还是不如几年前的峰值,所以参展商必须付出双倍的努力,拿出真正好的作品,让自己的展位独一无二。参展商愿意承担风险,带来这么有野心的作品,我想对于藏家和观众来说都是好事。”

    拉美艺术轻微遇冷

    迈阿密位于佛罗里达州南部,受庞大的拉丁美洲族群和加勒比海岛国居民的影响很大,与北美洲、南美洲、中美洲以及加勒比海地区在文化和语言上关系密切。上世纪中期,大量古巴人移民迈阿密,其聚居的沿岸地区被称作小哈瓦那,逐渐形成以西班牙语为主导的社区。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ABMB上会出现如此多的拉美画廊及艺术作品。

    参展的268间画廊中,有逾30间在墨西哥城、圣保罗、布宜诺斯艾利斯等拉美主要城市设有空间。穿梭在展会内,随处可见色彩明丽、热烈奔放、充满拉美风情的艺术作品。

    来自巴西圣保罗的Millan画廊带来了四代巴西艺术家的雕塑、绘画和墙上装饰作品。这些艺术家分别是其同时代的中流砥柱,包括生于1950年代的Tunga,生于1960年代的Rodrigo Andrade和José Damasceno,生于1970年代的Henrique Oliveira,以及生于1980年代的Ana Prata和Thiago Rocha Pitta。尽管Millan画廊精心筹备了展位,但据现场观察,藏家预览日该展位问询者寥寥。画廊负责人表示,几年前在ABMB上还能和许多欧洲藏家建立联系,但今年感觉展会表现有点停滞,画廊得到的问询要少于往年。

    来自墨西哥城的Kurimanzutto画廊则相对更为热闹,不时有拉美面孔的藏家在展位参观并与画廊工作人员交流。画廊负责人表示,由于展馆采用了新设计,一开始藏家进来受到阻碍,但藏家顺利入场后,销售慢慢好起来。不过总体销售也只是与去年持平,并无增长。画廊负责人进一步补充道,每年来参加ABMB都能接触到新藏家,从这一角度来说还是有所进步。

    事实上,比起作品售价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美元的大艺术家作品,拉美艺术作品价格更加平易近人。Millan画廊的作品售价从12000美元到12万美元不等,Kurimanzutto画廊则从4000欧元一路上升至25万欧元。两家画廊都相信拉美艺术在市场上还有上升空间。Millan画廊表示拉美艺术本身拥有完备的体系,国际社会越来越多关注,现在全球都有艺术机构举办关于拉美艺术的展览,未来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Noah Horowitz认为,如今藏家的收藏品味越来越国际化,地域的影响日趋下降。但无论如何,ABMB百分之百是最适合拉美艺术家获得国际曝光的平台,反过来也是其他地区画廊和拉美藏家建立联系的最佳平台。“我刚刚和一个纽约画廊主聊天, 他说自己一年中只有在ABMB才能和拉美藏家有交流。并且一个好的平台不只谈交易,在ABMB能与全世界的策展人、艺术机构建立联系,这也是很重要的。”

    迈阿密亚洲格局生变

    在这样一个美洲艺术市场主导的艺博会,虽然极少看到中国画廊的身影,但每年零零星星总有几家代表画廊参展,而今年,来自中国内地的本土画廊意外的只有一家——首次参展ABMB的上海画廊天线空间,该画廊参展了“新锐探寻”(Positions),带来艺术家徐渠最新创作的陶瓷罐雕塑和活字印刷作品。2016年参展ABMB的三家中国本土画廊,北京的空白空间、上海的Leo Xu Projects以及上海的香格纳画廊,此次全部缺席。

    与之相对的是,日本画廊在ABMB呈现上升势头。今年新加入ABMB的20家画廊中,有两家来自日本东京,分别是Takuro Someya Contemporary Art与Taro Nasu画廊,而在之前参加过新锐探寻单元的Tokyo Gallery+BTAP,本次进入最受重视的主单元“艺廊荟萃”(Galleries)。

    Tokyo Gallery+BTAP工作人员表示,画廊已经参加了三届ABMB,虽然参展成本较高,但巴塞尔艺术展毕竟是最好的艺博会,每次参展都能接触到比较好的西方藏家,在亚洲参加艺博会无法与这些客户建立联系。本次画廊主要带来了韩国单色画和日本物派的代表艺术家作品。“物派这两年在西方美术馆做了很多展览,藏家群体比较认可。西方藏家往往已经提前做好关于物派的功课,所以会直接来现场成交。”画廊方面表示。

    面对ABMB上亚洲画廊格局的变化,Noah Horowitz认为主办方无意控制区域名额,在甄选来自不同画廊的参展方案时,首先考虑的是质量。

    路途遥远是横亘在亚洲画廊、藏家与ABMB之间的难题。即使亚洲的主要城市如北京、上海、香港、东京等,也没有直飞迈阿密的航班。Noah Horowitz认为,亚洲画廊越是想要在这样一个位于美洲的艺博会开拓出一片天地,越要付出更多努力,除了带来作品参展外,也要积极与当地的艺术机构多交流,举办藏家晚宴,发展更多联系。“虽然满世界运输艺术品很耗费金钱,但画廊的眼界必须超脱于艺博会本身。这不是简单地计算成本的问题。”Noah Horowitz说道。(编辑 董明洁 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