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12月1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战后艺术大师A.R.彭克:一位图像地质学家的勇敢和孤独

许望

    本报记者 许望 上海报道

    12月14日,上海复星艺术中心呈现舞蹈剧场《Wink-Winkler/眨眼睛的温克勒》。对于温克勒这个名字,即使艺术界人士也稍感陌生,而提起这位温克勒另一个行走江湖的名号“A.R.彭克”,那么艺术爱好者们大概要了然一笑了。

    本次舞蹈剧场表演以同期于复星艺术中心举行的展览“A.R.彭克:暗喻会否成真?”为时空背景,带来一场别开生面的当代艺术表演。

    “A.R.彭克:暗喻会否成真?”于11月9日开幕,是德国战后艺术大师A.R.彭克今年5月逝世后全球首个大型展览。本次展览由复星艺术中心及Michael Werner画廊合作举办,以最具艺术家代表性的雕塑、大型油画、水彩、装置等近百件作品完整呈现了艺术家的人生,回顾并梳理了艺术家六十余年的创作历程:包括其在1960-1970年代的孤独探索,1980-1990年代对符号系统的研究和发展,以及在21世纪后又重归艺术母题之后的新思索。

    坎坷人生

    A.R.彭克原名拉尔夫·温克勒(Ralf Winkler),1939年出生于德国德累斯顿,幼年即眼见家乡遭战争荼毒。1949年德国战败后,人们需要消化那段历史,艺术家们纷纷以自己的方式去表达对那段历史的认知,并因此形成了以Georg Baselitz,Joerg Immendorff,A.R.彭克为代表的德国战后艺术家。

    在其他艺术家纷纷去往西德的时候,生活在东德这一端的温克勒迫于环境压力,无法正常发表自己的艺术作品,于是在Georg Baselitz及画廊主Michael Werner的帮助下,以多个化名在西德发表作品,而A.R.彭克是其中最常用的一个。艺术家们各异的人生经历自然形成了不同的艺术语言。在这批艺术家中,A.R.彭克在东德待的时间最久,也是唯一没有受过学院派艺术教育的一位,这也造就了他独特的艺术风格。

    温克勒之所以化名彭克,是受另一位名为彭克的地质学家启发。长期研究A.R.彭克的艺术史博士,同时担任本次展览策展人的沈奇岚认为:“他觉得自己也是一个图像的地质学家,他所勘探的对象,是人类的视觉表达系统,是图像和世界之间的表达关系。”

    在展览的开头,摆放了四个模型,这一系列具有宣言气质的作品是A.R.彭克试图摆脱当时已有的绘画和创作经验做出的尝试。他要创造一套能摆脱历史负担的语言系统,用这四个模型来重新组合世界。

    在那个分裂动荡不可知的时代,人们渴望用一种新的图像与艺术来重新认识世界。A.R.彭克则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形式。他大量阅读物理、地理、心理学著作,并深入研读控制论,探究人如何理解信息和理念。他绘画、写作、弹奏爵士乐,涉足多个领域。正因如此,他的作品看似简单,却具有极强的绘画性和思想深度,充满了意味深长的信息。在另一个展厅,展出了A.R.彭克的多幅自画像,他将之分别命名为吸血鬼、空间控制者、理论家,仿佛在一层层剖析自我。

    改变观看世界的方式

    A.R.彭克试图在绘画和雕塑中寻找一种通用的符号语言,表达人类共有的心理结构。在结合符号学、控制论理论,深入发掘图像背后传达的精神意义后,他开创了独一无二的绘画语言和艺术风格,并在20世纪80年代获得了巨大的国际声誉。

    在巨幅绘画《tskrie IX》里,汇总了A.R.彭克研究的各种元素:火柴人、五角形、计算机、原始意味的图腾。那些好似表意符号、象形符号的绘画元素,令人联想起非洲艺术或原始人洞窟中的壁画。去繁从简的“火柴人”的各种姿势代表着人类的行为,简约的线条,或冷峻深沉,或热烈奔放的色彩,乍看之下如孩童般纯粹,这正契合了A.R.彭克的追求——创造一种简单直接、能够摆脱时间限制,可被普罗大众接受的绘画语言。

    基于其独特坎坷的人生经历,对众多科学理论的研究,以及对人类精神领域的探寻,A.R.彭克提出了融合哲学、政治和科学理论的“Standart”思想,他认为:“艺术并非用以愉悦之物,而是一种智性的训练。”

    在展厅三楼,陈列了大量A.R.彭克的青铜雕塑,因为在东德没有机会接触到铜,这些作品都是在他1980年代去往西德后创作的。

    整个展厅里最引人注目的是占据一整面墙,3米高9米宽的巨幅画作《纽约,纽约,纽约》,1980年代离开东德后,A.R.彭克先后去了科隆、伦敦、杜塞尔多夫等地,并曾多次去纽约举办展览。1988年创作出《纽约,纽约,纽约》后,这幅作品再也没有展出过。从这幅画里可以看见这位艺术家观看世界的方式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为人熟知的高楼大厦紧紧缩在画面一角,占据整个画面的是肢体比例奇特的巨大人形,还有那些他研究了一生的符号。

    也许正如沈奇岚所说,A.R.彭克本质上是一头时代孤狼,他所关心的问题和解决问题的途径,只有他一个人在这条道路上。这是一位图像地质学家的勇敢和孤独。(编辑 董明洁 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