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12月1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一带一路”倡议带来创新机遇 “走出去”多方合力

周智宇
欧晓理
房秋晨
罗杨

本报记者 周智宇 北京报道

编者按

    2017年渐行渐远,“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匆忙如我们,已经在为2018年1月的谋划焦虑不已。

    而在2017年1月,21世纪经济报道的首席记者赵忆宁老师刚刚结束了她的非洲七国行。就在此前,她用120天时间走遍纳米比亚、喀麦隆、苏丹、南苏丹、肯尼亚、刚果(布)和毛里塔尼亚,总行程6.5万公里,实地考察了中国企业在非洲的102个承包工程与投资项目……

    这一年,我们一直行走在“一带一路”上。从4月21日起,21世纪经济报道启动“一带一路”大型跨境采访活动“丝路新征程——唤醒繁荣通途”,我们的记者奔赴20个沿线国家和地区,实地走访了中国企业在当地布局的港口、经贸合作区以及基建与交通枢纽……

    行走是人生的常态,偶尔的驻足亦然。我们需要稍作停留,或回眸、或思考、或瞻望。2017年12月7日,我们驻足于“一带一路”国际创新论坛,借助一个主论坛以及基建、经贸和金融创新三个分论坛,会聚一众外国驻华大使、中国政府官员、企业家和学者,探讨“一带一路”建设四年来的早期收获和积极成果,探寻进一步发展的创新动力……

    偶尔的驻足绝不是“伫足”,2018年,我们仍将行走在“一带一路”上。

    

    

    “我国已从以‘引进来’为主,进入到了‘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的阶段,或者说到了大规模地走出去、高质量地引进来的发展阶段。”国家发改委西部司巡视员欧晓理12月7日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创新论坛上表示。

    欧晓理指出,在当前世界经济持续低迷的情况下,投资贸易低迷,“一带一路”通过创新合作的方式,将各种优势要素相结合,不仅有利于此区域自身的发展,还会带动全球经济的复苏。

    “一带一路”具备开放、合作、共赢等特点,它不仅关系到经济、贸易,还关联了技术、人文。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首次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目前已经有五十多个政府间合作协议签订,大量基础设施建设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而这种增长势头还将持续发展。

    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会长房秋晨表示,2017年是“一带一路”倡议全面深入推进的一年,倡议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国家、国际组织的认同和积极响应,表明“一带一路”正从中国倡议转变为全球共识,将为国际基础设施建设与合作带来政策红利。

    “一带一路”是个创新,在为沿线国家带去发展的契机的同时,让中国企业获得了走出去、国际化发展的机会,而金融机构也在这个过程中持续输血。在全球贸易不景气的情况下,“一带一路”倡议为世界各国和地区给出了新的解决方案,为世界经济注入了新动力。

    一批重点合作项目落地

    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一批重点合作项目在沿线国家落地:马来西亚东部沿海铁路项目和印尼美加达卫星新城项目合同额双双突破100亿美元,科伦坡港口城、吉布提港等项目建设“点亮”海上丝绸之路新航程。这让基础设施建设薄弱的沿线国家迎来了契机。

    吉布提驻华大使阿卜杜拉·米吉勒在论坛上指出,2017年11月23日,吉布提总统盖莱受习近平主席之邀来华进行国事访问,两国元首一致同意,建立中吉战略伙伴关系,全面深化两国各领域合作。

    米吉勒认为,吉布提位于三大洲交接处,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兼具水陆运输路线,同时还是东南非共同市场(COMESA)的门户,这些条件都使得吉布提的经济发展具备巨大潜能。

    目前,中吉关系不仅局限于政治层面,也存在于经济和文化领域。而吉布提参与的“一带一路”建设项目将涉及供水、道路、铁路、电力还有自贸区的建设等多个领域。

    米吉勒表示,吉布提希望能吸引更多的中国投资者,争取让中国企业和产品把吉布提作为他们在非洲的一个物流基地。

    招商局集团海外业务部副部长、吉布提国际工业园区运营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国锋也在基建论坛上表示,招商局在“一带一路”布局时将“蛇口模式”输出,也就是中国模式的走出去,目前吉布提港规划建成东非地区最大、最现代化的港口,招商局在这方面有着充足的经验。

    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马苏德·哈立德在论坛上表示,“一带一路”倡议与古丝绸之路一脉相承,新丝绸之路将成为联结各区域的纽带,使不同国家区域的文化联系得更紧密,也将在经贸、基础设施建设、能源资源等领域惠及所有参与其中的经济体。

    马苏德·哈立德指出,随着越来越多中巴经济走廊项目的落地,巴基斯坦自身的各项经济指标和基建设备逐渐改善,加上各个特殊经济区的设立,这将是中国投资者涉足的最好时机。

    完善沿线国家基建设施

    房秋晨认为,“一带一路”沿线的基础设施建设市场需求旺盛,发展势头正盛,这为承包商会会员企业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为各国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实现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注入了新动能。

    实际上,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在缩减的同时,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呈上涨态势。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7年1-11月,中国境内投资者对外新增非金融类投资同比下降33.5%。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12月14日的例行发布会上表示,数据显示,目前非理性对外投资得到进一步有效遏制,与此同时,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合作稳步推进。

    具体来看,在“一带一路”沿线的61个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合同额1135.2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54.1%,同比增长13.1%;完成营业额653.9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48.7%,同比增长6.1%。此外,对外承包工程带动货物出口137.3亿美元,同比增长3.9%,带动出口作用明显。

    房秋晨指出,未来相当一段时期内,互联互通仍将是各国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尤其是公路、铁路、港口、机场等建设需求旺盛,而部分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城市化发展也为房地产等民生工程提供了长期发展机遇。

    中钢是中资企业“走出去”的一个实践者。在中钢股份副总经理宫敬升看来,中钢在“走出去”过程中合作、友谊、双赢、发展的理念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契合。

    宫敬升指出,中国的钢铁行业在国际上处于绝对领先的地位,有自身的核心竞争力,中钢能够依靠海外铁矿、铬矿资源,将中国相关的铁路、港口装备带出去,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

    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晏志勇则表示,从全球范围看,水和电是一个长期的困扰,制约着很多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尤其明显,水电存在严重短缺,而这又是中国电建优势所在。

    目前中国电建拥有全球50%的水利水电建设市场份额,晏志勇指出,这让中国电建有着丰富的经验处理水、电问题,中国电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给出治理方案的同时,为当地培养人才,通过创新为世界贡献出负责任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产融结合共同助力“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大都比较落后,中国的企业在完善当地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也为当地培养人才、注入经济发展的动力。

    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宋志平表示,中国建材在走出去的时候,除了产品、装备的直接输出,还开展了国际产能合作,在“一带一路”沿线上投资建厂以支持沿线国家的建设。

    宋志平介绍,目前“一带一路”沿线上,65%的水泥生产线都由中国建材建设。

    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时候要为当地经济做贡献、与当地企业合作、为当地人民服务,只有“能在当地‘走进去’才能更好地‘走出去’。”宋志平说。

    但对于中国的企业而言,“走出去”并不容易,尤其是在基础设施比较薄弱的国家,前期投入都比较大,风险也随之上升。

    “金融合作能够成为‘一带一路’金融支持的‘降险法’。”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秘书长杨再平表示,按照亚洲开发银行的测算,2016年到2030年间光是亚洲的基建设施投资需求就将达到22.6万亿美元,每年约1.5万亿美元。大量资金的投入,是风险也是机会。

    杨再平认为,合作可以减少信息不对称、合减少内耗和自身的摩擦,达到分散风险、分享利益的效果。中资金融机构应与当地的金融机构建立良好的联系,合作共赢,同时,政府层面的合作以及社会组织之间的良好合作也可降低金融风险,为“一带一路”提供更好的金融支持。

    据丝路基金董事总经理罗扬透露,在今年5月获得人民币增资后,丝路基金正在积极探索如何利用好美元和人民币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项目提供更好的投融资服务。同时,也希望通过推进跨境人民币投资项目,促进国际金融市场开发更多的人民币保值和避险工具。

    罗扬表示,丝路基金愿与各方探讨创新的投融资模式。更好地发挥股权投资的作用,为各国对可持续发展及基础作用的重大项目提供资金支持。

    而“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也让中国和地区间的合作站上了新的高度。中非发展基金副总裁王勇指出,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产能合作为主要抓手,推动非洲发展,特别是以直接投资的合作方式,提高了非洲各国的自主发展能力,创造就业和税收。

    目前,中非发展基金累计对非洲36个国家的91个项目决策投资45亿美元,累计实际出资32亿美元,可带动中国企业对非投融资规模200亿美元,涉及基础设施、产能合作等多个领域。

    香港贸发局研究总监关家明也表示,香港作为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市场,在“一带一路”倡议下蕴藏着巨大的发展潜力,随着越来越多的内地企业借着“一带一路”的政策东风走出去,香港凭借税负低、营商环境好,可以作为他们在全球进行跨境金融、投资以及经济活动最主要的平台。

    (编辑:赵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