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12月1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中非产能合作基金董事总经理王玉龙: 中非产能对接吻合度极高 须抢占先机不能等

翟少辉
王玉龙

    见习记者 翟少辉 北京报道

    12月7日,在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创新论坛上,中非产能合作基金董事总经理王玉龙表示,中非之间产能合作潜力巨大。

    他认为,中国劳动力红利正在褪去,而非洲到2050年则会占全球新增劳动力的50%,与中国产能对接的吻合度非常高。此外,中国有着非洲工业化进程中所需要的技术、管理经验和资金,推动双方的产能合作将成为重要课题。

    未来重点发展“3+3”,抢占先机不能等

    据王玉龙介绍,中非产能合作基金的运作特色是长期投资、决策高效、资金便利及运作方式和手段多元化。目前,其已投出的项目主要集中在能源、矿产、电站这“老三样”上,而接下来重点发展的领域则可概括为“3+3”。

    第一个“3”便是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没有这三方面的支持,中非合作完全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永远会受人牵制。”他认为,“三网一化”中的航空、海运和陆运都属物流网,加上信息流和资金流,会成为保证中非产能合作安全的三个基点。

    第二个“3”则是基建产能合作,外加技术合作、金融合作。前者是目前最主要的大类,后两者则都是基于对非洲发展速度和中非下一步合作的增长空间的判断。“中非之间的合作不可能永远限于一些劳动密集型、产能转移型、附加值低的项目上。” 王玉龙说道,“如果现在不在技术、金融合作方面布局,等条件成熟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

    王玉龙指出,尽管中非产能合作的空间很大,但目前的情况并不尽如人意。2016年中国对外投资的1961.5亿美元中,对非投资则仅为32.6亿美元;2017年上半年中国对非投资15.9亿美元,也仅占总投资的3.3%。

    王玉龙认为,这背后的原因包括企业对当地软环境的考量等多方面因素。“机制、体制的变化和改进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都是长期的过程。在中非产能合作过程当中,参与的各方都不应对非洲的软环境抱有太多幻想,这是等不起的。”他表示,“商业反应的速度远远高于这些机制体制改革的速度,商业的嗅觉是最敏感的。”

    如果坐等非洲各方面配套环境的转型到位,就会错过占得先机的机遇。目前,包括国资委管辖下的诸多央企都已意识到了这一点,“所有人都在觉醒,特别是互联网,包括金融合作、技术合作的一些布点,抢占先机、跑马圈地的动作都在加速。”他说道。

    以新思路、新办法应对挑战

    此外,王玉龙也介绍了部分中非合作所面临的困境,及中非产能合作基金目前正在尝试的应对方式。

    例如,目前中国企业和开发性金融机构合作的重叠性过小是一个突出问题。据他介绍,企业希望用纯市场化的方式进入非洲,和金融机构共担风险、共享收益。但主权基金和准主权基金天生是避险型,追求低风险下的低收益,这就形成了僵局。

    王玉龙认为,除双方各让一步外,另一个折中的方案便是引入新力量,打破原有风险和收益的平衡。“这个过程中一定要注意政策性风险和合规性风险,避免出现‘空手套白狼’或是‘白手套’的情况,”他表示,“我们提供的资金多,享受固定收益和有限的超额分成,合作伙伴承担了风险,获取超额的收益,这就要求找准合作伙伴。”

    中非产能合作基金提出的新思路和想法还包括:为解决中国企业无法将非洲本地货币的收入汇出这一问题而提出的“资金池”,以及为解决金融机构天生贪大怕小的问题而设立的打包型平台等。另外,和一些拥有核心技术的龙头企业或是有潜力的行业、企业进行整体合作也是其方式之一,即提供资金助其实现向上下游的纵向整合及向劣质竞争者的横向整合。

    此外,跨界整合也是王玉龙重点介绍的方式之一。“这种机构的自身属性便是既有金融机构属性又有产业背景,脚跨两端,所以能够把产业融合、结合,通过它的力量迅速的推动起来。” 此外,和各类国际金融机构较为频繁的沟通也使得其掌握了大量项目信息和业务机会,“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大量的机会引入国内的产业投资人。”他说道。

    (编辑:辛灵,如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联系xinlingfly200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