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12月1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渣打银行环球人民币应用策略主管凌嘉敏: 渣打等“一带一路”等了150年

姚瑶
凌嘉敏

    本报记者  姚瑶  北京报道

    “渣打等‘一带一路’等了150年!” 12月7日,在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创新论坛上,渣打银行(香港)有限公司环球人民币应用策略主管凌嘉敏表示,渣打已经把支持“一带一路”作为整个集团的战略重点,专门成立了一带一路战略执行委员会和工作小组。12月15日,在正在北京举行的第九届中英经济财金对话期间,该行宣布将在2020年底前为“一带一路”倡议相关项目提供总值至少200亿美元的融资支持。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发展水平整体较低,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且投资周期很长。我们认为可以通过债券通、绿色金融和证券化等创新模式来进行融资。”凌嘉敏说。

    债券通、绿色金融和证券化创新

    凌嘉敏表示,近期注意到了国内发行人通过债券通的机制吸引海外投资者,来支持他们的“一带一路”项目;此外还有发行人利用债券通的机制在中国发行熊猫债,用于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她认为,这样互联互通的机制,可以为私人资金参与 ‘一带一路’提供便利。

    今年7月,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主承销的马来西亚马来亚银行有限公司10亿元“债券通”人民币熊猫债券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这是第一批“债券通”中唯一的熊猫债,募集的10亿元资金将全部用于支持“一带一路”建设。

    在绿色金融方面,凌嘉敏指出大部分“一带一路”项目跟能源、水处理和发电有关,绿色金融如绿色债券可以支持这些“绿色”项目。目前绿色金融业享受一定的税收优惠待遇,且规模在不断发展中。

    据穆迪11月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第三季度全球绿色债券发行量创季度新高达327亿美元,今年前9个月绿色债券发行总额为945亿美元,发行量已超过2016年全年规模。

    “绿色金融的发行机构也日趋多元,今年我们也看到了中国的政策性银行做了相关尝试。就绿色金融的投资者来说,养老基金等希望投资有社会责任的、有利于全球可持续发展的标的,另外越来越多的私营部门的银行、基金等也做出了类似表态。所以我们认为,绿色金融在 ‘一带一路’当中较有发展潜力。”凌嘉敏说。

    此外,“当 ‘一带一路’后期成熟后,我们可以把不同的项目都放进一个篮子里进行证券化,可以包括不同国家地区的不同的项目,比如将一些已开始产生现金流的项目进行证券化,通过评估其实很多海外投资者是愿意购买这类产品的。”她说。

    “一带一路” 有助人民币成为国际融资货币

    “一带一路”也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一大机遇,据中银国际报告,目前,人民币在“一带一路”沿线的使用率还比较低,根据统计,2016年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跨境贸易人民币实际收付金额约占跨境贸易额的14%,低于整体25%的水平。但随着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经贸投资合作日益紧密,对人民币的使用需求也日益上升。

    在凌嘉敏看来,近几年来人民币已经在交易货币、投资货币和储备货币方面有了不少的进展,但要实现国际化还差一环即成为融资货币,而“一带一路”为这一环提供了很多机会,“人民币已经成为全球第六大支付货币,通过RQFII、沪港通、债券通等互联互通机制,人民币慢慢成为了国际的投资货币,近几年来,在储备货币方面也有很大的进展。而要成为全球的融资货币, ‘一带一路’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比如说进行人民币融资的海外债务人,获得人民币资金后,再用人民币跟中国的工程承包商、制造商进行交易,那么就形成了一个从融资货币到交易货币的圆满周期。”

    “渣打在中国有超过150年的历史,在非洲,东南亚和南亚45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也有150年的历史了。”凌嘉敏介绍,该行参与的“一带一路”项目包括巴基斯坦瓜达尔港、斯里兰卡液化石油气储存终端、孟加拉发电厂项目和喀麦隆宽频扩建工程等,扮演了托管代理和账户银行、出口信贷机构支持的主要安排者和协调银行、履约保函的发行人和现金管理银行等角色。

    渣打银行有约85%的收入来自于亚洲、非洲和中东市场,其中超过2/3的网点与‘一带一路’规划路线重合。2017年渣打银行已经参与超过50笔“一带一路”相关交易,价值总额超过100亿美元,涉及广泛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在这些交易中,大约有一半发生在非洲,四分之一在南亚,剩余部分来自其它“一带一路”沿线市场。

    (编辑:辛灵,如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联系xinlingfly200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