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12月1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2018年全球货币环境料整体收紧 新兴市场短期承压

姚瑶

    本报记者 姚瑶 上海报道

    全球市场在上周经历了密集的主要央行议息会议。北京时间12月14日凌晨,美联储如约加息25个基点。12月14日晚间,欧央行宣布维持目前的利率与资产购买计划不变,此后,英国央行宣布维持利率不变。回顾2017年,货币政策的可预测性似乎变得越来越高。本周四(12月21日),市场将迎来本年度最后一个主要央行的议息决议,就是日本央行议息决议,目前已形成了该行将按兵不动的共识。

    展望2018年,可以确定的是大部分主要央行将在收紧的道路上继续前进,美联储在上周四的利率决议中预计2018年将加息3次,欧央行确认从明年1月起削减每月购债规模至300亿欧元,英国央行暗示明年或将再次加息。

    通胀是一大不确定因素

    “展望2018年,主要央行将收紧,全球货币环境将偏紧一些。我们预计美联储2018年会加息3次,对于欧央行来说,2018年会进一步减少资产购买规模,甚至有可能在明年下半年开始收紧;我们还预计日本央行明年可能会收紧货币政策。”野村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赵扬12月15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2018年摆在全球央行面前的一大难题是,在推进货币政策正常化时,如何控制节奏,如果正常化过快,料将打压经济增长,或引发全球资产价格动荡;另一方面,如果维持目前的宽松状态时间过长,可能会在金融系统中累积起导致下一场危机的风险,届时央行或没有“弹药”可以使用。有观点指出,明年货币政策的路径可能会变得不可预测。

    尽管全球经济出现了同步复苏,围绕货币政策收紧、退出量化宽松讨论的一大重点就是通胀水平仍然较低。美联储在12月政策声明中剔除了关于通胀疲软的措辞,但仍表示通胀未见好转。欧元区方面,欧央行最新的预测显示,该区域的通胀到2020年仍或将低于2%的目标;日本的通胀也仍迟迟未达2%的目标。

    “未来几年,在全球货币政策进入收紧的过程中,预计通胀水平将温和上行,所以收紧的步伐不必很快。”荷宝(Robeco)亚太区股票联席主管及中国首席投资总监缪子美12月13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但也有观点指出,目前的通胀情况令人费解,会使得明年的加息不确定性增强,德意志银行甚至将美国通胀在明年第二季度走强列为2018年的30大市场风险之首。

    短期美元流动性紧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2月15日发布的报告中指出,根据该组织的新模型估计显示,美国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在今后两年内可能会使流入新兴市场的证券投资减少约700亿美元,与之相比,2010年以来的年均流入量为2400亿美元。

    “未来几个月,预计美元走势会比较强。2018年的一大不确定性就是加息的节奏,另一个就是税改政策将引起一部分美元回流,料对全球市场将带来短期的美元流动性紧缩,这将影响到投资者对新兴市场资产的看法。我们认为中国央行已经对海外央行加息、缩表已经有一定的准备,美联储明年会有1-2次加息,将继续推进缩表,预计全球和中国的经济基本面会继续向好,冲击应该不大,如果出现短期的流动性紧缩,不排除中国央行会采取不同的政策工具比如SLF和MLF或者定向降准进行对冲。”缪子美说。

    对于新兴市场来说,在美联储等发达市场收紧政策之下,是否跟随、如何跟是非常关键的问题。上周在美联储加息25个基点后,中国人民银行开展的逆回购和MLF(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利率小幅上行5个基点。

    “因为中国处于金融去杠杆的过程中,整体的货币环境是偏紧的。现在的货币政策框架有两个支柱,除传统的货币政策外,还有宏观审慎政策,这个是收紧的。不过,在外部环境整体收紧下,货币政策料将维持稳定,表现为避免银行间市场钱荒的局面,避免出现流动性特别紧的局面,尤其是在金融去杠杆的过程当中,为避免系统性风险的诱发,会比较谨慎小心地管理流动性,央行在10月份已经宣布了一次定向降准,1月1日开始实施,这次定向降准的力度是挺大的,我们预测明年下半年还有一次降准,也是为了防止流动性过紧。”赵扬说。

    在张春看来,即便美联储明年加息步伐加快,与2015年相比对中国的影响也不会那么大。“中国的经济增长比两年前要稳定很多,目前看人民币汇率贬值的压力不大,预计人民币兑美元还会在6.6附近浮动。”他说。(编辑:赵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