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12月1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重点城市借力足球带动体育产业 发达地区有望诞生中超新贵

李果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 李果

导读

    目前大部分直辖市、副省级城市已推出地方版的“足球改革发展实施方案”。各个地方政府均提出明确的财政支持方案,进一步建设青训体系、重视发展校园足球。GDP排名高的地方政府,更有财力支持地方足球运动的开展,一些经济发达的城市有望诞生新中超球队。

    

    自2015年《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公布以来,各个地方政府陆续出台了“足球改革发展实施方案”,对如何推动足球运动开展,促进城市足球的发展作出进一步部署。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对重点城市出台的“足球改革发展实施方案”进行了梳理,得出如下结论:

    第一,“十三五”时期,中国足球将迎来新一轮发展期,地方政府、市场化资本将成为主要推手;

    第二,校园足球、青训体系等中国足球的基础培育体系将获得更多重视;

    第三,多个城市将“足球”运动列为体育发展的重要目标,足球运动将推动体育产业占GDP增加值比重以及就业岗位数量的进一步提高。

    足球改革资金四大来源

    据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统计,目前大部分直辖市、副省级城市已推出地方版的“足球改革发展实施方案”,对如何推动足球运动开展,促进城市足球的发展作出进一步部署。

    在共性方面,首先是各个地方政府均提出明确的财政支持方案。

    从各城市的“方案”来看,足球发展改革的资金来源主要包括四个方面:加强政府财政投入;成立足球发展基金会,开展募捐、资助;加大体育彩票公益金支持足球发展的力度;加强足球产业开发,加大市场开发力度。

    云南省的“足球改革发展实施方案”明确表示,将“每年从省级体育彩票公益金中安排3000万元,作为足球改革发展的资金保障”。

    第二,更加重视校园足球和青训体系的培育。

    上海、广州等地能长期保持在中国足球领域的领先地位,与重视青训体系、重视发展校园足球有密切关系。

    拥有3支甲级及以上球队的上海市,包揽了今年全运会足球项目4枚金牌。在荣誉背后,是上海市数年持续培育青训体系,重视足球基础培育工作的努力。目前,上海已有35家具备资质的足球青训俱乐部,在国内处于领先位置。

    广州的校园足球则是国内城市的另一个范本。目前,广州市的校园足球队伍已经达到了5000支,吸引了5万名青少年学生参加各级各类校园足球竞赛活动,足球教师人数也从2014年的430人增加至目前的729人。

    除广州市教育局编写了统一的足球教材外,不少学校都自主开发各具特色的足球校本教材。目前,广州54%的学校在体育课中设置了足球教学内容,53%的学校使用足球教材,每周足球课时达到1.8小时。

    从目前各个地方政府出台的“方案”看,进一步建设青训体系、重视发展校园足球,成为共识。

    各个城市均拟定了2020-2025年期间足球特色学校的培育数量,以200所为“基点”,一些有实力的城市提出了400-500所的目标。

    除了在数量上的突破外,体制机制上的建立健全成为另一个重点。天津市的“方案”中明确提出,“健全教育系统按学段接轨体育系统青少年足球和职业足球训练、竞赛、人才培养及人才输送机制。完善保险机制,提升校园足球安全保障水平,解除学生、家长和学校的后顾之忧。”

    各地由于足球基础不同,因此在足球细分目标上的差异较大。但总体看来,各地在制定规划时,都结合了地方实际,有针对性、分步骤的进行了足球规划。

    拥有1支中超球队的重庆市,明确提出用10年时间,将重庆市打造成为西部足球强市的目标。

    根据重庆“足球发展改革实施方案”,足球产业产值在全市体育产业产值中的比重到2020年要达到20%,规模超过100亿元;到2025年提高到30%,规模达到300亿元,带动足球从业人员达到20余万人。

    老牌的足球强市大连,在其“方案”中更明确了中超的具体目标,即在“十三五”期间,“男足俱乐部实现冲超目标,并稳定在中超前六名”。

    在11月公布的《济南市足球改革发展实施方案》中,提出了创建“足球名城”的目标。上述《方案》称,“通过城市业余足球联赛、全民健身日五人制足球争霸赛等平台,打造济南市品牌足球赛事,作为传承足球文化、推广足球运动的靓丽名片,提升济南足球运动的影响力。”

    发达城市或孕育新中超球队

    中超联赛作为中国足球顶级联赛,其参赛球队的构成,也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所属城市的足球“热度”。

    以2017年赛季为例,16支球队分别来自13座城市或地区,即上海、广州、天津、河北、山东、长春、贵州、北京、重庆、江苏、河南、延边、辽宁。其中,广州、上海、天津三市以及吉林省均拥有两支中超球队。

    如果结合GDP观察,在GDP总量列前十位的城市中,没有中超球队的是成都、武汉、苏州和杭州。考虑到江苏省已经拥有一支中超球队,因此以省为统计范围,在GDP超两万亿元的14省(直辖市)中,四川、湖北、湖南、浙江、福建、安徽无中超球队。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认为,在各地陆续出台“足球发展改革实施方案”的背景下,GDP排名高的地方政府,更有财力支持地方足球运动的开展。具备一定足球发展基础,而且经济发达的城市,有望在最近几年培育出进入中超行列的足球俱乐部。

    以成都和武汉为例,尽管两座城市目前均无中超球队,但在这一目标的制定上却有较大差异。

    成都对于本地球队进入中超并无时间规划,但对拥有高水平中超足球俱乐部的时间进行了限定,即“2030年前”。

    “高水平中超足球俱乐部”意味着隶属该城市的球队应常年排名中超前列,并具备进入亚洲冠军杯赛的能力。

    根据成都的“足球发展改革实施方案”,其各个阶段目标较为务实。如到2020年的“近期目标”,被设定为“提升足球人口”,即2020年实现全市经常参与足球运动人口达到100万人。在这一基础上,成都提出了2025年“扩大优秀足球人才规模”的目标。

    武汉在足球发展上的目标则较为明确——2020年前,“男、女职业足球俱乐部冲击中国足球超级联赛成功”;而2025年和2030年,武汉男女职业足球俱乐部要在中超中“争先进位”、“位居前列”。

    与成都相比,武汉目标的优势主要体现在拥有具备一定实力的中甲足球俱乐部,在最近5年的足球市场化改革背景下,武汉足球保持了稳定的发展态势。

    成都足球在中国职业联赛初期拥有“黄金球市”美誉,但随着足球职业化和市场化的推进,成都足球在最近几年处于低迷期。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地方大型企业增强对足球市场的认可度,通过市场化机制培育职业化的足球俱乐部,是成都足球复兴的关键。

    (编辑:李博,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liguo@21jingji.com,libo@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