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12月1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祁玉民欲打造第二个华晨宝马: 借与雷诺合资解套金杯、华颂

纪伟

本报记者 纪伟 沈阳报道

导读

    与雷诺合资谈判中的第一个问题是,合资公司要不要引入金杯和华颂品牌,当初华晨计划将这两个自主品牌放在合资公司里,但法方不要,希望只引入雷诺品牌。

    

    12月15日,一个谈判历时一年半的合作最终达成协议,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与雷诺集团双方正式签署合同组建合资公司。新的合资公司名称为华晨雷诺金杯汽车有限公司,计划以金杯、雷诺、华颂三个品牌生产销售轻型商用车。

    单看车企实力,一个是在欧洲商用车领域排名第一的跨国车企,一个是长期在商用车领域处于亏损的本土车企,两者的合作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强强联合”,但从时间上来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促成新合资公司的建立,可以看出双方各自需求的“急迫”。

    此番华晨与雷诺成立新合资公司与以往的“合资换技术”不同,更多的是将华晨自主品牌金杯和华颂放进这个平台,从而获得技术并取得发展。

    当天,雷诺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戈恩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认为,中国不仅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也是汽车行业的风向标。过去四年雷诺集团在中国持续投资,业务不断扩大,在乘用车、商用车和电动车领域建立了合资企业。新合资公司将引进部分雷诺日产联盟的技术和平台,推出满足中国消费者需求的产品。”

    不难看出,扩大在华战略布局是雷诺选择华晨主要目的之一,要知道雷诺在华已组建两家合资公司,且都是与东风集团合作,本意是在商用车领域与东风继续组建第三个合资公司,但具体合作内容双方并没有达成一致。

    华晨汽车集团董事长祁玉民表示:“近几年,华晨金杯的发展确实出现了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让金杯和华颂这两个品牌能够‘多快好省’地发展是我一直考虑的问题,而成立新合资公司并极力将金杯放在这个平台去发展,目的是让金杯尽快地扭亏为盈。”

    说服雷诺接纳金杯

    在中国品牌商用车前11月累计销量前十五名企业集团中,华晨仅位列11位,距离第一名东风集团还有很大差距,提升空间仍很大。

    对此,祁玉民表示:“汽车产业正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中国汽车的负增长一定会来临。今年11月份已经出现负增长,和外界预测的不同,中国市场的增速不会从中速变成低速、再变微增长,一定会出现负增长,尤其是轿车。但轻型商用车已经会持续保持增长,在中国仍会有上升的空间。”

    公开数据显示,11月轿车销量122.2万辆,同比下降4.8%,1-11月轿车累计销量1064.8万辆,同比下降2.3%。而与之相比,11月商用车销量36.8万辆,同比增长7.3%,1-11商用车累计销量达到375.4万辆,同比增长14.8%。

    但合作达成并不容易。祁玉民提到,其实在签约之前还是交织着各自的利益,因为国际合作就是一个利益的博弈和平衡,第一个问题就是要不要引入金杯和华颂品牌,当初华晨计划将这两个自主品牌放在合资公司里,但法方不要,希望只引入雷诺品牌;第二个问题是法方能否提供新能源技术;第三个问题是新车型的如何引进;第四个问题是金杯与华颂能不能共享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配套体系。

    华晨必须要解决金杯和华颂的技术和盈利问题,所以上述四个问题很关键。事实上,华晨曾在2003年就与丰田签署技术合作协议,通过获取丰田商用车技术切入轻型商用车市场,并推出海狮等车型,然而伴随消费升级,华晨与丰田技术合作迟迟未有新进展,使得华晨错失切入高端商用车的机会。

    祁玉民表示:“华晨与丰田一直是合作关系,但丰田方面对双方深入合作意向也不是特别高,此次合资很可能会使得华晨自主品牌在未来既有雷诺技术、又有丰田技术,进一步提升市场竞争力。”

    金杯汽车去年的年报显示,净利润亏损达到了七年以来的最高值,金杯汽车实现营业收入48.02亿元,同比增长3.52%,净利润为-2.08亿元,同比下降683.03%。若扣除政府的财政补贴,该公司巨亏4.24亿元,连续25年未分红。

    鉴于上述问题,华晨中国此前曾发布公告称,华晨作价1元向雷诺出售沈阳华晨金杯汽车有限公司的49%股权。未来双方将进一步投入15亿元人民币,实现轻客业务的扭亏为盈。

    本次交易在业内引发诸多争议,焦点是1元钱的交易价格。“在十几年前金杯有十几亿的历史债务,为了消灭历史债务只有两条路,一个是用利润来消除债务,一个是通过改革消债。显然我们采取了第二种方式。” 祁玉民说。

    合资能否换技术?

    据了解,为组建合资公司,雷诺集团将购买沈阳华晨金杯汽车有限公司49%的股权,同时沈阳华晨金杯汽车有限公司将进行重组。

    “过去是得发动机者得天下,但未来是得平台者得天下。参照以往三十多年的合资都是一种模式,合资企业经营外国品牌,中方获取利润,以此来反哺自主品牌的发展,但现在,我们创造了一种新模式,在合资企业同时经营外国品牌和自主品牌,这样将更加有利于自主品牌‘多快好省’地发展。”祁玉民表示。

    从合资占比来看,双方仍未打破1994年发布的《汽车产业政策》设置的外方持股比例不能超过50%的上限,但在经营方式却有较大的调整。

    目前由于汽车合资企业中外双方占比持平或者相差无几,而中方又依赖外方的技术转让,所以中方的话语权普遍较弱。华晨金杯以及华颂能获取雷诺多少技术,雷诺方面又愿意转让多少技术,都存在很大疑问,新合资公司三大品牌如何协同发展是个难题。

    祁玉民表示:“虽然华晨与雷诺股比是51∶49,但为了审批快一点,经营权方面还是50∶50,具体体现在九个董事决策的时候不得少于六个人,当达到六个人的时候一定是法方三位,中方三个,这就实现经营话语权的平衡。”

    在乘用车领域,华晨的合资有过成功的案例,那就是组建华晨宝马,但能否将成功的经验嫁接到商用车领域,还需要等待市场的考验。

    祁玉民坦言:“将新合资公司打造成第二个华晨宝马是我的梦想,当然我们与宝马合作的是高级乘用车,与雷诺合作的是轻型商用车,市场不一样,方式方法也不一样,但目标是一样的,就是要在沈阳布局两个世界级的合资公司,一个是乘用车、一个是商用车,创造两个成功的案例,这是我的目标。”

    (编辑:周开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