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7年12月2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 2018年我国GDP增速预测为6.5%左右

刘巷
更多精彩,
请扫二维码

本报记者 刘巷 深圳报道

    一抹中国红,惊艳全世界。

    2017年,中国经济总量有望超过80万亿元,持续稳中向好。

    这一年,雄安新区横空出世,中国北斗走向世界,中国高铁现身非洲。

    这一年,中国新四大发明“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和网购”正改变着你我的生活。

    这一年,在世界经济艰难寻求复苏时,中国经济为全球经济稳定复苏做出了重要贡献,已成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的“压舱石”和“助推器”。

    这一年,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中共十九大召开。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经济已经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国经济发展的战略目标是要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基础上,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不断增强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十九大报告提出了“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新要求,为资本市场确定了本源定位。

    十九大报告还指出,中高端消费、创新引领、绿色低碳、共享经济、现代供应链、人力资本服务等领域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新动能的根本源泉,在于整个国家创新力的塑造和提升。而这些都是资本流动应该思考的方向。

    这一年,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以共商、共建、共享的“三共”原则得到越来越多的国家的支持和响应。 “一带一路”倡议强化了发展中国家与世界市场之间的联结纽带,促进了全球产业链和科技生产力的均衡化,同时引导了全球资金向实体经济流动。

    回首过去,展望未来。亚洲经济将如何走向?新时代的中国经济如何走向?资本各主体如何迎接服务实体经济的使命职责?如何激发企业家精神,不忘创业初心,砥砺前行,获取经济新动能实现转型升级?中国企业如何把握“一带一路”带来的机遇,重新解构和理解“国际化”?

    2017年12月16日,由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指导、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深圳市国际交流合作基金会联合主办的“2017亚洲产业与资本峰会”在深圳召开,广聚亚太地区和中国相关政府部门、监管层领导、专家学者,以及上市公司高管、资本方领袖高管站在新的历史时点上,展开主题为“新时代·新动能·新机遇”的观点交锋。

    

    

    2017年12月16日,由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指导、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深圳市国际交流合作基金会联合主办的“2017亚洲产业与资本峰会”在深圳召开。会上,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指出:“2018年,我国的GDP增速预测在6.5%左右。”

    在他看来,中国经济稳中向好,未来经济增长速度还会呈缓慢下降趋势,但结构在优化,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

    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一直在下降,但从2016年开始逐渐进入稳定发展的趋势。数据显示,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前三季度,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稳在6.7%—6.9%水平上。

    在祝宝良看来,中国经济增长稳定的原因主要包括以下五个方面。第一,2015年以来的宏观调控稳定了基础建设投资和房地产投资。第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减少了产能,控制了产量,工业品价格回升,使得工业企业利润率大幅度上升,企业效益好转。第三,中国经济在转型方面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双创”和“放管服”等措施有利于新兴行业的发展,新产品、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第四,世界经济明显好转,带动了出口的增长。第五,自2016年6月份开始企业有一轮库存的增长,对GDP起到一定的拉动作用。

    那么,未来中国经济走势如何?“2018年,我国GDP增长速度预测在6.5%左右”。祝宝良指出,长期看,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会呈缓慢下降趋势。“估计我国潜在GDP增长速度每年降低0.1—0.2左右。增长速度虽然缓慢下降,但这个增长的数字还是非常高的。”

    祝宝良进一步指出,经济增长速度的下降是中国生产要素变化的结果,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目前中国的经济结构正在调整,服务、消费、高新技术行业的比重都在上升。

    经济发展面临三个突出问题

    虽然中国经济步入稳健增长阶段,但在经济增长的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没有完全解决。

    祝宝良认为,目前中国经济发展的突出问题主要有三个:一是产业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尽管目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有了成效,但是传统行业产能过剩的问题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他指出,真正建立起现代企业制度的实质性国企改革严重滞后,即使有一些改革也在搞花架子,一大批僵尸企业没有退出来。

    二是房地产问题没有解决。一方面,房价继续上涨老百姓有意见,价格涨到一定高度总是会下跌,泡沫总要破的;另一方面,房价跌有可能提前刺破泡沫,也会给经济增长带来问题。因此,需要建立长效机制和对策来解决。

    三是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地方政府隐形债务或或有债务增长较快。同时,地方政府通过国有企业的融资平台举债,问题比较严重。

    “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成为未来三年重要的事情”,祝宝良表示。

    宏观调控政策要稳中求进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

    祝宝良坦言:“要促进经济增长,又不能出风险,还要让经济结构、生产方式转过来,这个任务是非常艰巨的。”从长远来看,要同时实现“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三大目标,需要建立现代化的经济体系。

    那么何为现代化经济体系呢?祝宝良认为:“第一是动力变革。第二是产业体系,这个产业体系是要把人力资本、现代金融、科技和实体经济结合起来的一个体系。同时还要有一个好的经济制度,微观经济要有活力,宏观调控要有度。这样的经济体制、产业体系,再加上动力体系,就构成了现代化经济体系了。”

    “我们面临的重要挑战是看改革能不能在正确的道路上不断前进。改革落实到位了,我们防风险、调结构的任务就容易完成了。”祝宝良表示。

    祝宝良认为未来宏观调控政策要继续稳中求进,既要稳增长,还要防风险,还要激发更多新动能。要实施积极的财税政策。“这个积极有两种含义,一是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给民营企业降成本。二是要保障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基建投资最好以政府融资的方式解决。”

    (编辑:梁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