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晓鸽心中的慈善、情怀与商业 - 21世纪经济报道
新闻内容
2018年01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熊晓鸽心中的慈善、情怀与商业

申俊涵

    本报记者 申俊涵 武汉、北京报道

    12月28日上午,天空中飘着蒙蒙细雨。水雾缭绕下,武汉大学的建筑和山丘若隐若现。由于天气寒冷抑或考试周临近的原因,路上的行人并不多。但在珞珈山旁行政楼的一间会议室里,却格外热闹地在进行一场捐赠仪式。

    “今年是高考恢复40周年,如果没有査全性教授1977年8月6日在北京饭店关于科学与教育座谈会上的历史性建议,高考不会那么快恢复。我也不可能走到今天,没准会一直在工厂上班,说不定早已下岗了。”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说这番话时,身着蓝衬衫、黑西装,脸上保持笑容,但架着眼镜的“娃娃脸”上,那天又多了几分回顾历史的深情。

    熊是高考恢复后的第一届考生,先后在湖南大学、中国社科院求学,并于1986年赴美留学。1991年12月熊晓鸽回国,次年开始创办IDG资本,后来成为腾讯、百度、搜狐等互联网企业的早期投资方。

    熊晓鸽始终对自己获得的机会心存感激,所以在12月27日专程赶到武汉大学查全性教授家中,拜访了92岁高龄的查教授,并向他深深鞠了一躬。第二天,IDG资本在武汉大学宣布设立“查全性教授1977奖教金”,总出资1977万元,奖励武汉大学本科任职老师。

    做慈善:自己觉得重要就去做

    据了解,此次奖教金的设立在湖北省副省长曹广晶的引荐下,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促成。奖教金的全部金额来自IDG资本合伙人的个人捐赠,而非机构的管理资金,熊晓鸽本人也并非首次设立奖教金。

    早在1995年,熊晓鸽为了纪念从未上过学的早逝母亲,就在他的母校湖南大学捐赠100万元,设立熊晓鸽奖学金,这是新中国留学生中第一个回国设立的奖学金。此后他还另出资,在湖南大学设立了“熊晓鸽奖教金”,用于激励教师为社会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他还多次出资改善湖南大学的办学条件,包括出资更新“熊晓鸽健身房”的健身器材,以及捐赠建设“湖南大学游泳馆”。截至2017年他所设立的奖学金、奖教金,受益师生超过1000人。

    熊晓鸽的慈善举动不止于此,他还是中国三所脑科学研究院设立的重要牵线人。2000年,熊晓鸽的“伯乐”、IDG董事长麦戈文为母校麻省理工学院捐赠3.5亿美元,成立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后来,麦戈文希望在亚洲也建脑科学研究院,日本是他最开始考虑的国家之一。

    后在熊晓鸽的游说和引荐下,麦戈文最终和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签署合作协议,共同建设IDG/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当时的计划是连续十年,每年向3所研究院各捐赠100万美元,今年已是计划实施的第六年。

    当问及六年的脑科学研究是否已产生看得见的商业利益,熊晓鸽摇摇头。“这跟生意没关系,就是完全做研究,支持他们的学术讨论和交流。公益慈善对我来说,无关宏旨,仅存己念。自己觉得重要,我就会去做。”

    1977年的高考恢复,对熊晓鸽来说同样是特殊意义的重要事件。所以才有了此次的“查全性教授1977奖教金”,并且,他曾与上海电影集团合作投资拍摄了电影《高考1977》。熊晓鸽在当年电影上映时称,这是一笔与金钱、回报无关的投资。

    “这部电影没有赚钱,我当时也没有考虑商业方面的利益,拍这类电影也用的是个人的钱。”他说。熊晓鸽还透露,《高考1977》的续集目前正在筹备中,一直在找人策划剧本。电影的名字也和77、78级有关,包含1978年入学学子的大学生活,后来对社会的贡献等内容。

    在熊晓鸽个人投资的电影中,也有其它完全靠情怀,而不考虑商业回报的项目。“今年上映的纪录片《天梯》,就是我和网龙董事长刘德建一起策划投资的。”他一脸自豪地说。但熊晓鸽立马又严肃地强调,“完全玩情怀或者做公益慈善,一定是用自己个人的钱。我们不会拿LP的钱去做,人家把钱投给你都是期待更高的回报。”

    做投资:情怀与商业结合也能赚钱

    人们往往觉得做慈善很有情怀,谈情怀往往是在做赔钱的事。但熊晓鸽却认为,情怀和商业也可以很好的结合。“比如从情怀上说,我们喜欢旅游然后IDG资本投资了乌镇、古北水镇等,我们喜欢艺术然后IDG资本投资了传奇影业等,这些投资都赚了很多钱。”熊晓鸽说。

    其实除了投资文化旅游,IDG资本在收购IDG集团、收购法甲里昂等项目时,也多少表现了商业利益和情怀相结合的一面。

    熊晓鸽谈起收购IDG集团的一些细节:在麦戈文去世后,继承人聘请高盛为中介,通过招标的方式寻求IDG集团的收购方。当时有30多家公司参与投标,最终在2017年3月,IDG资本与中国泛海联手完成对IDG的全面收购。其中,IDG资本成为IDG 全球投资业务的控股股东,中国泛海成为IDG传统业务的控股股东。

    “首先IDG集团本身是个好公司有着很好的业务,但对其它收购方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对现有团队的业务不熟悉,对被投企业更不知道如何管理。IDG集团的投资业务最早是我帮助麦先生做起来的,我们对各国投资管理团队都很熟悉。”熊晓鸽说。

    他表示,除了商业上的考虑,收购IDG集团也是在践行自己对麦戈文先生的承诺。据了解,2014年3月16日麦戈文先生去世的前三天,熊晓鸽在双方最后相处的22分钟里对他说,麦先生这一生创造了两个传奇:一是,覆盖媒体出版、市场研究、展览、风投的IDG;二是,在麻省理工学院设立的脑科学研究院,自己一定会让这两个传奇继续发扬。

    如今完成收购刚9个月,熊晓鸽透露,当时用于收购的银行贷款已经还清,IDG集团2017年业务发展顺利,2017年的业绩也非常好。

    “现在我们在美国、印度、越南、韩国、中国都有投资团队,比较起来中国业务还是做得最成功、规模最大的。麦戈文先生原来主要做出版、研究、展览,风险投资并不是他的专长。我们一起合作很长时间,他也很信任我们,我们也学到了很多东西。”熊晓鸽说。原来IDG刚创立时只做VC,2005年后IDG资本除了继续做风投,还陆续设立了PE基金、并购基金、产业基金等。(编辑 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