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1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一带一路” 跨境采访报道·南非

本报记者 郑青亭 开普敦、比勒陀利亚、北京报道

编者按

    2017年渐行渐远,我们已然站在2018年的边上。从2017年4月21日起,21世纪经济报道启动“一带一路”大型跨境采访活动“丝路新征程——唤醒繁荣通途”,我们的记者奔赴20个沿线国家和地区,实地走访了中国企业在当地布局的港口、经贸合作区以及基建与交通枢纽……。在2018年的第一天,我们的记者将带你探访“彩虹之国”南非。这一天,也是中南建交20周年的纪念日。中国已经连续8年成为南非最大的贸易伙伴,而南非也连续7年成为中国在非洲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如今,海信、北汽、中车等一大批中国企业在南非落地生根,南非的花卉、水果、红酒也远销中国。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下一届会议将在中国举办,第十届金砖国家峰会将在南非举办。尽管经济阴云笼罩南非,“一带一路”倡议将助力中南经贸合作迎来新机遇。(赵海建)

    

导读

    进入21世纪以来,中非经贸关系稳定高速发展。双边贸易额在2014年达到2220亿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是2000年的21倍。此后,受大宗商品价格走低影响,中非贸易额出现下降,但2016年仍达到1492亿美元,中国连续第八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

    

    中南建交时间并不长,到2018年1月1日才迎来20周年纪念日。但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却取得了飞速发展。中国连续8年成为南非最大的贸易伙伴,南非连续7年成为中国在非洲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在2016年达到353亿美元,比1998年的15亿美元增加了22.5倍。

    “在南非与所有国家的双边关系中,南中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最具活力,也最为重要。”南非驻华大使姆西曼多次对中国媒体说道。麦肯锡在2017年6月发布的报告中也指出,南非是最重视发展对华关系的两个非洲国家之一(另一个是埃塞俄比亚),中南已经是“坚定的合作伙伴”。公开报道显示,自2013年以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两次访南,南非总统祖马四次来华,两国领导人在各种场合举行会面。

    密切的政治关系助推了两国的经贸合作。2014年12月,两国签署“5-10年合作战略规划2015-2024”,将海洋经济、经济特区、产能、基础设施建设、能源和人力资源开发确定为未来两国经贸合作的重点领域。2015年12月,在两国元首的见证下,双方签署26项双边协议,总价值达65亿美元(约合419亿人民币)。

    中南合作并不囿于双边关系的范畴。习近平称,要将中南关系打造成中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和发展中大国团结合作的典范。2010年,正是在中方的支持之下,南非作为整个非洲大陆的代表正式加入了金砖国家。2015年,南非以创始成员国的身份加入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南经贸合作正在扩展到更大的范围。南非驻华大使馆公使衔参赞查理斯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指出,“一带一路”倡议将完善非洲落后的基础设施,给整片非洲大地注入增长的活力。“中国企业在东非国家造桥铺路,在提升当地经济水平的同时,也给南非创造更大的市场活力。当前,南非主要的贸易伙伴是中国、美国和欧盟,但区域内的贸易水平还需得到提升。”

    2018年,中南将在多边外交中迎来新的合作机遇——中非合作论坛下一届会议将在中国举办,第十届金砖国家峰会将在南非举办。

    南非是吸引中国FDI最多的非洲国家

    “近年来,在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和南非经济低迷的大背景下,中国对南投资总体保持稳定,已成为南非最大的投资来源国。”中国驻南非大使林松添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6月底,中国在南累计投资近200亿美元,不仅有矿业、农业、制造业、基础设施、能源等传统领域,也涉及金融、通讯、海洋经济等领域,基本实现了领域全覆盖。

    在工业领域,海信集团和中非发展基金共同投资3000万美元在开普敦市设立产业园,可年产电视机和电冰箱各40万台;北汽南非汽车有限公司投资2.26亿美元在伊丽莎白港建立组装厂,年产量将达5万辆,创造约2500个直接就业机会;中车公司与南非国有运输集团签订了价值约9亿美元总计232台的内燃机车订单,是我国轨道交通装备整车出口领域的最大单笔订单。

    至于未来的投资机会,品牌南非中国区主管Tshepiso Malele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南非不仅矿产资源丰富,而且拥有多元的经济结构。在制造业领域,汽车制造、电子产品生产、农产品加工等新兴产业发展较快。在农业领域,南非的花卉、水果、红酒等畅销海外,牛肉从2017年起出口中国。他表示,这些领域都非常欢迎中国企业来投资,以更好地让两国市场对接。

    随着南非成为中国对非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两国金融合作也在不断升级。2007年,中国工商银行以55亿美元收购标准银行集团20%股权。如今,工行、建行、中行、国开行和中非发展基金已在南非开办业务或设立办事处。中国在南非建立了首家非洲人民币业务清算行,人民币已成为南非外汇储备币种,人民币离岸债券也已在南非发行。

    与此同时,南非也是对华进行大量投资的唯一非洲国家。截至2016年底,南非在华实际投资约6.6亿美元,主要投资包括:南非最大的健康保险公司Discovery买下平安健康险20%的股份;世界第二大啤酒酿制商南非米勒持有中国华润雪花啤酒公司49%的股份;南非传媒集团Naspers收购腾讯45.6%股份,目前仍持股33.93%。

    西方对华指责没有根据

    进入21世纪以来,中非经贸关系稳定高速发展。双边贸易额在2014年达到2220亿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是2000年的21倍。此后,受大宗商品价格走低影响,中非贸易额出现下降,但2016年仍达到1492亿美元,中国连续第八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

    中非关系日渐密切也引起了某些西方国家的不适和焦虑,各种对于中国的无端指责甚嚣尘上。对于这些论调,查理斯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如果看一下麦肯锡最近的报告就会发现,中国当前对非投资主要集中在制造业,而不是能源资源,而且大量的投资来自于私营企业,而不是国有企业。”

    麦肯锡调研团队以非洲8个主要经济体(这8国GDP共占撒哈拉以南非洲总GDP的三分之二)为样本,发现在非洲投资兴业的中国企业已超过1万家,相当于此前预测数字的4倍。在这1万家企业当中,约90%是规模不一、业务多元化的私营企业,其中又有三分之一为制造业企业。

    “中国是非洲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彻底改变了非洲的发展命运。中国在非洲从事基础设施建设,破解了我们的交通物流困境。中国帮助非洲建设工业园,改变了我们传统的商业方式。”查理斯指出,以南非为例,中国企业不仅创造了就业,还引入了先进的技术。

    林松添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中资企业给南非发展带来了巨大经济红利:一是积极实施技术和技能转移,帮助南非培养技术人才,实现了汽车、水泥、家电等产业转移,助推当地产业发展;二是创造工作机会,中国大中型企业已为当地创造了8万余个就业岗位。

    南非经济未来“看涨”

    近年来,南非经济增速一直低于撒哈拉以南非洲。2016年,南非经济仅增长0.3%,按照世界银行的预测,2017年预计增长0.6%。南非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17年二季度失业率达27.7%,为2003年9月以来最高水平。其中,青年失业问题尤为突出,15-24岁的青年人失业率接近56%。

    对于南非经济的前景,林松添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近年来,受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低以及内部不确定因素影响,南非经济形势确实比较低迷。同时,南吸引外资的政策不够清晰、强劲,加上政治不确定性和社会治安持续不好,影响了外资对南投资信心。

    但林松添强调,南非经济发展潜力巨大,南非经济今后有望逐步回升。“执政党非国大选出新领导层后将重点打拼经济牌,为赢得总统大选加分。同时,世界经济复苏回暖以及大宗商品价格部分回升,也将对南经济形成拉动作用。”

    12月18日,南非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新主席人选揭晓,副总统拉马福萨以微弱优势胜出。自1994年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结束以来,非国大一直是执政党。这意味着拉马福萨有望在2019年大选后成为该国下一任总统。

    当日,拉马福萨获胜的消息一经发布,南非兰特兑美元的涨幅超过4%,一度涨至12.5525,创下两年来最大单日涨幅纪录,说明投资者对拉马福萨的当选有很高期待。根据20多位经济学家的预估,明年南非经济增长将升至1.2%。

    “在2019年的总统大选后,无论谁掌权,都不会改变对中国投资的态度。”查理斯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因为南非的执政党和反对党都意识到,与中国积极开拓各领域合作符合本国的国家利益,给企业和民众都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南非要学中国发展轨道交通

    南非拥有非洲最完善的交通运输系统。以铁路系统为例,南非铁路与津巴布韦、莫桑比克、博茨瓦纳、赞比亚、马拉维等国相连,总里程3.41万公里,世界排名第11位,占非洲铁路总里程的35%。南非还有一条高速客运铁路,即豪登高铁,全长80公里,运行时速160公里。但见识过中国轨道建设的成就后,南非不满足了。

    2010年4月,南非交通部长恩德贝莱在访华后表示,已将中国经验纳入《2050国家交通总体规划》,并宣布拟在约翰内斯堡和德班之间修建一条高速铁路,将12小时的公路行程缩短至3小时。同年8月,中国中铁与标准银行就高铁项目意向合作签署谅解备忘录。中国中铁董事长李长进表示,高铁计划总长在400到500公里之间,工程总值约300亿美元。

    但几年过去了,这个高铁项目迟迟没有进展。查理斯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应道,现在的问题在于筹建资金。“如果是按政府项目实施,中国企业需要从国开行融资,这就要南非政府做主权担保。但我们目前无法为这么大的项目做担保。”国际金融危机以后,南非经济持续低迷,自2014年起增速不足2%。

    标准银行集团经济学家倪杰瑞(Jeremy Stevens)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高铁项目需要政府在建设期提供资金支持,但该项目还不具备充足的商业可行性,这可能是南非政府没有启动项目的原因。“我们会在中长期而不是近期启动这个项目。”查理斯说。

    此外,南非政府还希望中方能够参与该国区域性的发展项目建设。2016年9月,中国交建与南非铁路客运局签署《南非莫洛托走廊铁路项目合作备忘录》。该铁路项目全长128公里,合同额约25亿美元。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中国交建获悉,该项目还没有落地。(编辑:赵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