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1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专访中国驻南非大使林松添: 南非赞同“一带一路”倡议,中南合作堪称中非合作典范

郑青亭

    本报记者 郑青亭 比勒陀利亚报道

    2018年,中国和南非关系将迎来一系列重要契机:中非合作论坛下一届会议将在中国举办,金砖峰会将在南非举办。此外,2018年还是中南建交20周年。

    近日,中国驻南非大使林松添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指出,中南是全面战略伙伴,在联合国、二十国集团、金砖国家、中非合作论坛等国际组织和多边机制中保持密切协调和配合,堪称中国同非洲国家、发展中大国团结合作的典范。

    林松添指出,南方赞同“一带一路”倡议,期待同我国深化“五通”合作。中南两国对接“一带一路”建设利益契合点多,互补性强。双方可进一步发挥彼此相对优势,着力推进旅游、农业、工业、海洋经济、基础设施、教育与人力资源、卫生医药和科技等领域互利合作。

    在2017年8月赴南非履职前,林松添曾担任中国驻赞比亚使馆参赞、驻利比里亚大使和驻马拉维大使、外交部外事管理司司长、外交部非洲司司长。

    南非经济低迷,但有望逐步回升

    《21世纪》:2017年8月24日,你在媒体智库见面会上表示,中方愿支持南非政府强化软硬两方面能力,助力南非成为非洲国家的领头雁和引领非洲工业化的火车头。能否说明一下,南非在这方面有什么突出优势?

    林松添:南非在非洲事务以及引领非洲工业化方面具有独特的区位优势和良好的发展条件和基础。政治上,南非是非洲综合实力首强,是金砖国家、二十国集团和联合国等多边组织的重要成员,在非洲和非盟事务中发挥着“领头羊”作用。经济上,南非资源禀赋优越,基础设施完善,市场规范,法制健全,金融体系发达,有较强的工业基础,是中非深化互利合作条件最成熟的国家。目前,南非基础设施、金融、制造业、通讯等领域发展已走在非洲前列,对非洲发展具有较强的辐射和带动作用。

    南非作为中非合作论坛共同主席国,是中非友好互利合作的主要参与方和引领者。当前,中南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具备政治互信、经济互补、人民友好三大优势。从各方面条件看,南非完全具备成为非洲领头雁和引领非洲工业化火车头的条件、潜能和实力。中南友好互利合作潜力巨大,前景广阔。

    《21世纪》:南非在2017年第二季度走出经济衰退,但据南非储备银行预测,2017年的增长也只有0.5%。如何看待南非2018年的经济前景?

    林松添:近年来,受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低以及内部不确定因素影响,南非经济形势确实比较低迷。南经济2017年第二季度走出了技术性衰退,但复苏乏力,失业、贫困、不平等结构性痼疾仍很突出。2017年12月执政党非国大举行党领导人选举,2019年南将举行总统大选。南吸引外资的政策不够清晰、强劲,加上政治不确定性和社会治安持续不好,影响了外资对南投资信心。

    但也要看到,南非经济发展潜力巨大。为扭转经济颓势,非国大政府以落实“国家发展规划”为主线,在海洋经济、教育、卫生、农业、土地改革和农村发展等领域实施“帕基萨”计划,集中资源和力量加快发展,同时加大对经济特区、重点产业和解决青年就业等领域发展扶持力度,启动投资南非一站式服务平台,加大招商引资力度。2017年年底,执政党非国大选出新领导层后将重点打拼经济牌,为赢得总统大选加分。同时,世界经济复苏回暖以及大宗商品价格部分回升,也将对南经济形成拉动作用。总的看,南非经济今后有望逐步回升。

    中国已成为南非最大的投资来源国

    《21世纪》:目前,有多少中国企业在南非投资?累计投资多少?给南非经济带来了怎样的影响?近年来,南非经济持续低迷,中国对南非投资有哪些突出变化?

    林松添:南非是中国在非洲投资规模最大的国家,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6月底,中国在南累计投资近200亿美元。这给南非发展带来了巨大经济红利:一是助推了南当地产业发展。中资企业在南积极实施技术和技能转移,帮助南非培养技术人才,实现了汽车、水泥、家电等产业转移。例如,华为在南累计投资超过10亿美元,有力助推了南通信基础设施升级,提升了通信便利化,降低了通信成本。二是创造了就业。目前,中国在南投资的大中型企业为当地创造了8万余个就业岗位。其中,海信中方员工35人,为当地创造了2700个就业岗位。工商银行在南中方员工仅13人,却为当地创造了1.08万个就业岗位。三是服务了当地社会。积极履行社会责任,投身社会公益事业,为南社区发展、减贫等作出了重要贡献。

    近年来,在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和南非经济低迷的大背景下,中国对南投资总体保持稳定,已成为南非最大的投资来源国。

    一是投资领域更加广泛,不仅有矿业、农业、制造业、基础设施、能源等传统领域,也涉及金融、通讯、海洋经济等领域,基本实现了领域全覆盖。

    二是中国先进制造企业纷纷在南大规模投资建厂。中国家电品牌海信已成为南非家喻户晓的名牌,其电视和冰箱产品在南市场综合占有率分别位居行业第一和第二位,每年在南当地生产电视和冰箱各40万台。中车公司与南非国有运输集团签订了价值约9亿美元总计232台的内燃机车订单,是我国轨道交通装备整车出口领域的最大单笔订单。冀东水泥厂创新融资模式,引进世界顶尖技术,已成为当地最先进的水泥制造商。北汽、首汽已在南投资发展汽车产业集群。

    三是民生和环保领域投资方兴未艾。中国国电龙源公司总投资约50亿兰特的两个风电项目已于2017年11月竣工,这是我企业首次在非洲投资、建设、运营为一体的风电项目,具有里程碑意义。北京同仁堂在南投资设立5家中药药店和诊所,成为中医药走进非洲的重要里程碑。

    库哈是迄今为止非洲最具备条件的经济特区

    《21世纪》:你在2017年9月访问了东开普省并考察了库哈发展公司,并称赞库哈经济特区“是迄今为止非洲大陆最具备条件的经济特区”。为什么这么说?请介绍一下中国企业在库哈经济特区的投资情况。

    林松添:库哈工业开发区建设于1999年,是南非建设最早、发展很成熟的工业开发区,面积达1.2万公顷,区内基础设施配套建设基本完成,具有几大优势:一是地理位置十分优越,沿印度洋海岸而建,紧邻曼德拉湾都市区,工作生活均非常便利。二是交通基础设施很发达,距离伊丽莎白机场仅25公里,南非2号国道傍园而行,园内已有16-18米的深水港在运营。相距18公里外还有曼德拉湾市另一港口伊丽莎白港,共同组成姐妹港,并通过铁路与南其他省市相连。

    三是产业片区多样,设有汽车、金属、化工、能源、制药、物流、商业服务、海洋经济、农产品加工等多个产业区,形成了产业集群区相互搭配的格局。四是拥有一支能为投资者提供服务的良好团队。此外,园区吸引外资政策还较灵活,可允许投资企业建设园中园。

    中国一汽集团在库哈投资8000万美元的汽车组装厂已投入运营。北汽正在建设汽车产业集群。这是中国企业来非洲投资兴业的好去处,宜产宜居。我们期待和支持更多的中国企业到库哈投资兴业,实现合作共赢,共同发展。

    《21世纪》:目前,北京汽车集团正在库哈经济特区投资建厂,这是南非过去40年来在汽车产业获得最大一笔投资。这个项目进展如何?在被欧美占据的南非汽车市场上,中国企业如何能占据一席之地?

    林松添:北汽和南非工业发展公司拟共同投资50亿人民币(约8亿美元)在库哈建设汽车产业集群。项目一期将于2018年上半年投产,2022年规划目标产能为4万-5万台,2025年规划目标产能为8万-10万台。2018年北汽南非工厂投产后,将成为南非及非洲一次性投资规模最大的汽车工厂,达产后整车及零部件工业增加值约186亿元,带动南非出口贸易金额约为62亿元。

    南非汽车产量在非洲地区位列第一,占比高达83%。汽车工业已成为南非制造业最大且重要的一环,其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5%左右,占制造业产出的30%和出口产品价值的10%。全球主要汽车生产商如奔驰、宝马、福特、大众、通用、戴姆勒-克莱斯勒、丰田、尼桑、菲亚特等都在南非建立了汽车生产基地,每年生产的汽车总量达到50-70万辆。

    北汽南非工厂项目建设将进一步完善南非的汽车全产业链,有效带动南非经济社会发展。未来,依托成本和技术优势,北汽南非产业基地将建设成立足南非、辐射非洲、面向世界的涉及汽车研发、汽车制造、汽车金融、汽车服务、汽车租赁、二手车业务、新能源业务的综合性产业基地,其未来发展前景可期。

    人民币走进非洲尚处起步阶段,南非有巨大潜力

    《21世纪》:大家一直说,南非是外国投资者投资非洲的“桥头堡”、“跳板”。从数量上看,南非是中国对非投资的主要国家之一。但有多少中国企业通过南非把触角伸向其他的非洲国家?南非在吸引外资方面的突出优势有哪些?

    林松添:南非区位突出,禀赋优越,社会包容,市场规范,法制健全,经济实力和发展条件非洲最好,同时致力于学习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经验,已设有10个经济特区,特区内公司所得税率由28%减为15%,南政府相关部门入驻特区,为企业提供一站式服务。目前,南政府正在进一步积极改进投资软硬环境,热切期待更多来自中国投资。

    基于南非良好的区位优势和投资环境,出于企业业务立足南非、辐射非洲的考虑,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不少大中型企业将非洲区域中心或总部设在南非,面向非洲开展业务。中国主要金融机构都在南非设有面向非洲的总部。

    我不久前到海信南非工厂参观考察,其目前投资已超产,产销两旺,产品供不应求,电视和冰箱在南市场综合占有率达到26%与22.4%,分别位居行业第一和第二位,充分展现了先进的企业管理水平,厂内700名当地员工都视厂为家,有困难和问题不找工会,而找老板,没有劳资矛盾和问题。海信不仅在南非成为行业的领先者,还积极开拓非洲市场,向其它非洲国家出口额占销售总额达10%,成为中国企业立足南非、走向非洲的典范。

    《21世纪》:非洲首家人民币清算银行落户南非,这对人民币国际化发展有怎样的意义?人民币当前在南非的接受程度如何?当前的挑战有哪些?未来有什么潜力?

    林松添:2015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与南非储备银行签署了规模为300亿人民币/540亿兰特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同年7月,两家央行签署合作备忘录,授权中国银行约翰内斯堡分行担任南非人民币业务清算行,这也是非洲首家人民币清算行。人民币走进非洲进一步完善人民币国际化布局,不仅有利于中非企业和金融机构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交易,进一步促进双边贸易、投资便利化,也成为了中非金融合作的新增长点,并为中非“十大合作计划”落地提供有力资金支持。

    近年来,中国银行约堡分行在南非和非洲国家积极开展人民币业务,目前已在非洲建立起包括清算、存贷款、结算、投资、现钞、网银以及全球统一授信、银行贷款、跨境直接投资等在内的人民币全系列产品,业务覆盖约20个非洲国家,1600余个客户,年人民币支付清算金额超过600亿元。

    总的看,人民币走进非洲总体尚处于起步阶段,非洲对人民币的了解还不多,接受程度有待提升。南非是非洲经济、贸易、金融、物流和资金流中心,金融体系发达,监管法律完备。中南在贸易人民币结算、人民币直投和发行人民币债券等方面具有巨大合作潜力,同时也可以发挥辐射带动非洲使用人民币的重要作用。

    南非已成为金砖与非洲合作发展的重要桥梁

    《21世纪》:金砖银行首个区域中心2017年8月在约翰内斯堡成立。首个区域中心为何落在金砖国家中经济体量最小的国家?你是否访问过这个区域中心?对它有什么期待?

    林松添: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成立,就是要走出不同于传统多边金融机构的新路,支持发展中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成立非洲区域中心,就是要更好支持世界上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非洲大陆发展,并推动金砖国家与非洲的合作共赢。非洲区域中心是新开发银行在上海总部以外设立的首个区域中心,也体现出了新开发银行对非洲地区发展前景的信心。

    南非虽然在体量上看是金砖国家里个头最小的,却在金砖合作机制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2010年南非加入金砖,从BRIC到BRICS,标志着金砖走进非洲这块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大陆,金砖合作的代表性和内涵更加完善。南非已成为金砖与非洲合作发展的重要桥梁,为推进金砖团结合作与机制建设做出了积极、重要贡献。同时,南非金融体系发达,软硬件条件成熟,有利于非洲区域中心的运作。

    2017年8月17日,新开发银行非洲区域中心在约翰内斯堡正式启动,包括我在内的金砖国家和其他多个国家驻南使节受邀出席。南非总统祖马携南非国家金砖协调机制成员单位的近十名部长、副部长出席了启动仪式,充分体现了南非对中心的高度重视和期待。卡马特行长在启动仪式上宣布,新开发银行将在18个月内为南非批准15亿美元贷款,并将与南非积极探讨本币放贷,减轻偿贷国因汇率波动增加的债务压力,得到南社会各界高度评价。相信随着新开发银行非洲区域中心的正式运营,金砖国家将进一步带动国际社会加强对非合作,为非洲实现自主可持续发展创造更多的机遇。

    《21世纪》:在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上,南非总统祖马希望借力“一带一路”加快南非工业化进程。非洲被视为是中国产能合作的重要目的地,但与其他非洲国家相比,南非的劳动力成本很高,且已经具有较高的工业化水平。中国和南非的工业合作有哪些机遇?

    林松添:目前,南非制造业增加值仅占GDP12%左右,南工业化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较为突出。中国具有资金、技术、装备、人才和成功发展经验等优势以及丰富的工业优质产能。中南发展战略高度契合,合作发展互有需要,互有优势,面临梯次对接的历史性机遇。

    未来,中南将发挥相对比较优势和南非在非洲的领先优势,加强产业对接,着力深化产业产能合作,鼓励更多中国企业赴南投资兴业,充分利用南非现成的工业园区、经济特区,共建中南科技园、机车产业园、能源冶金工业特区以及健康产业园、文化产业园等,实现对南产业转移和投资。双方还将加强在基础设施规划、设计、建设、运营、维护等方面互利合作,支持中国企业积极参与南铁路、公路、区域航空、港口、电力、电信等基础设施建设。

    南非是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对接非洲的领头雁

    《21世纪》: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国和南非的经贸合作取得了哪些进展?还有哪些潜力等待挖掘?

    林松添:南非是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对接非洲的领头雁和桥头堡,在 “五通”建设中已经走在了前列。

    一是政策沟通。中南是全面战略伙伴,同为发展中大国和新兴市场国家,两国元首的政治引领强劲,各领域各层次人员密切交流,在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气候变化等重大国际事务和热点问题上立场相通、观点相近,在联合国、二十国集团、金砖国家、中非合作论坛等国际组织和多边机制中保持密切协调和配合,为改革与完善全球治理体系、维护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合作,也为促进非洲团结、经济一体化和中非共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堪称中国同非洲国家、发展中大国团结合作的典范。

    二是设施联通。两国航空直航和海运通道众多,双方合作已走在非洲前列。中国制造的机车已大规模走进南非,华为、中兴等中国通讯企业积极参与南通讯基础设施建设,一批重要双边基础设施合作项目正在积极推进。

    三是贸易畅通。中国已连续8年成为南非最大的贸易伙伴,南非则连续7年成为中国在非最大贸易伙伴。近年来,中南双边贸易额约占中非贸易总额的1/3或1/4。今年1至7月,双边贸易额同比增长32.9%。

    四是资金融通。南非已成为中国对非直接投资最大的国家,两国金融合作成果丰硕,成效显著。工行、建行、中行、国开行和中非发展基金已在南非开办业务或设立办事处。中国在南非建立了首家非洲人民币业务清算行,人民币已经成为南非外汇储备币种。约堡股市同伦敦、纽约股市同步,人民币离岸债券已在南非发行。

    五是民心相通。中南建立了中非间首个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在中非关系史上首次成功互办了国家年,汉语教学已纳入南非国民教育体系。南非也是非洲大陆吸引中国游客最多、建立友好省市最多、接收中国侨民和留学生最多、设立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最多的国家。

    南方赞同“一带一路”倡议,期待同我深化“五通”合作。中南两国对接“一带一路”建设利益契合点多,互补性强。双方可进一步发挥彼此相对优势,着力推进旅游、农业、工业、海洋经济、基础设施、教育与人力资源、卫生医药和科技等领域互利合作。

    (编辑:赵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