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1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专访中国海外基础设施开发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周超: 首个海外基础设施开发平台落户南非 助力中企精准对接成熟项目

郑青亭

 本报记者 郑青亭 北京报道   

导读

    “我们已经完成了‘3+1’战略布局,即分别与刚果(布)、马达加斯加、科特迪瓦3国政府和东南部非洲共同体(COMESA)1个区域性组织签署有关开发协议。尤其在刚果(布),COIDIC实施了黑角经济特区前期开发工作,以经济特区开发为龙头,系统开发电力、港口、水务等配套基础设施。”

    

    随着“一带一路”互联互通项目在非洲逐步落地,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对投资非洲产生了兴趣。为了帮助企业精准对接可融资成熟项目,我国首个海外基础设施开发平台——中国海外基础设施开发投资有限公司(COIDIC)应运而生。

    “一般认为,缺乏资金是非洲基础设施发展滞后的主要原因,但在我们看来,更关键的原因是缺乏成熟的具备融资条件的项目。”中非发展基金副总裁、中国海外基础设施开发投资公司董事长周超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说道。

    为此,他指出,COIDIC将统筹考虑我国和所在国的共同利益诉求,以具备财务可持续性为导向,成体系、成规模地进行项目的孵化和培育,不但解决非洲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可融资项目供应不足的困境,也将为我国企业在海外基础设施的投资和建设提供长期稳定的项目来源。

    COIDIC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子公司中非发展基金发起设立,于2016年9月正式开业。公司创始股东包括:中非发展基金有限公司、中国葛洲坝集团海外投资公司、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电信国际有限公司、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有限责任公司、中国恩菲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河北建投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等7家单位。

    “基础设施行业一直是中非基金重点发展的领域,COIDIC本身就是中非基金创新模式、开发海外基础设施项目的重要尝试。”周超说。中非基金成立于2007年6月,是我国首个对非股权投资基金,总规模100亿美元。

    COIDIC设计股本总规模5亿美元,是全球资金规模最大的专业从事海外基础设施前期开发的企业。公司将采用开发-转让的国际通行模式,在项目进入融资关闭阶段时实现退出,并获得项目增值收益,以实现自身的财务平衡和可持续发展。

    公司设双总部,即北京总部和非洲总部。非洲总部于2017年4月在南非约翰内斯堡挂牌成立。

    聚焦三大领域,已在非洲完成“3+1”布局

    《21世纪》:公司将聚焦哪些行业?筛选项目的标准是什么?

    周超:公司将主要聚焦电力和能源、交通基础设施、ICT及城市公用基础设施。这三大领域既是非洲发展最紧要的瓶颈领域,也是商业化可实现度较高的领域,还与各股东主业息息相关,能较好发挥股东的专业优势。

    至于项目选择标准,COIDIC在运作方式上与其他市场化机构一样,主要遵循项目“战略必要性、财务可平衡性、机构发展的可持续性”三大原则,同时兼顾项目对非洲当地经济拉动作用和社会效益,促进中非经贸合作。在具体操作中,会从项目的经济性、市场需求、项目融资、项目退出等维度筛选。

    《21世纪》:公司有哪些突出优势?

    周超:一是强大的股东优势。七家股东单位在政府资源、资金、专业技术、海外机构布局上各具优势,并在核心业务领域上形成互补,可以为COIDIC业务发展提供强大的系统性支持,这是国际上其他同类机构所不具备的优势。

    二是突出的资金优势。COIDIC设计资金总规模5亿美元,从资本金规模上已经位列全球最大基础设施专业开发机构,也是目前我国资金规模最大的海外基础设施专项开发资金。这种规模优势使得COIDIC抗风险能力大大提高,可涉足的业务领域也极大扩充,能够介入到复杂且费用高昂的区域性跨境互联互通项目的开发,从而极大提升自身的竞争实力。

    《21世纪》:自2017年4月非洲总部在南非挂牌成立以来,公司业务取得了哪些进展?

    周超:基于COIDIC的内生优势,我们创造性地提出“国别系统开发”战略。具体讲,就是从一个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中寻找项目机会,并与政府就相关项目的开发签署一揽子协议,落实COIDIC在项目开发上的有关权益。

    截至目前,我们已经完成了“3+1”战略布局,即分别与刚果(布)、马达加斯加、科特迪瓦3国政府和东南部非洲共同体(COMESA)1个区域性组织签署有关开发协议。尤其在刚果(布),COIDIC实施了黑角经济特区前期开发工作,以经济特区开发为龙头,系统开发电力、港口、水务等配套基础设施。我们的工作受到中刚两国政府高度认可,该项目被确立为中非产能合作的旗舰项目。

    此外,我们还先后与Black Rhino、非洲50基金、Eranove等国际知名项目开发商签署联合开发协议,积极推尼日利亚燃气电站等项目、赞比亚-莫桑比克输变电线路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并取得长足进展。

    《21世纪》:5亿美元全部到位了吗?公司将如何联合股东单位开拓非洲基建市场?

    周超:截至目前,首期资金2.3亿美元已到位。COIDIC将充分发挥各股东单位市场布局网络、投融资专长、设计规划和施工建设等优势,助推业务发展。我们也积极欢迎与其他基础设施行业企业,以及非洲当地企业、国际公司探讨合作,希望发挥各方优势,实现多方共赢。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巨大的非洲乃至“一带一路”市场,仅靠COIDIC自身是很难覆盖到如此广袤的地域,即使是其中的重点国别。而我们的股东,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完成了在非洲、“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布局。只有依托股东网络,我们事业才能够实现事半功倍的效果。

    非洲成熟的基础设施项目供应严重不足

    《21世纪》:非洲对基础设施的需求有多大?需求难以满足的瓶颈是什么?

    周超:脱贫和实现初步工业化是非洲大部分国家目前发展的重要目标,而落后的基础设施则成为实现上述目标的关键瓶颈。据世界银行估计,要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非洲每年用于基础设施的资金应达到1000亿美元,但每年的实际投资还不到这个规模的一半。一般认为,缺乏资金是非洲基础设施发展滞后的主要原因,但在我们看来,更关键的原因是缺乏成熟的具备融资条件的项目。

    在非洲以及其他发展中地区,成熟的基础设施项目供应严重不足。究其原因,主要是专注项目前期开发的机构和资金严重不足。项目前期开发风险巨大,一般企业难以承受。研究表明,基础设施前期费用可达总投资的5%-10%;同时,在非洲把一个项目从规划阶段孵化到融资关闭的阶段需要3-6年。项目开发的风险表现为,在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时间开展前期规划和可行性研究后,有可能因技术、经济方面不可行,或者无法签署必要的法律协议,或者无法落实融资等问题,导致项目不能进入开工建设而被迫终止或搁置。基础设施早期开发所蕴含的风险决定了一般企业很难成体系、成规模的介入该领域。

    目前,在非洲专注项目前期开发业务的成规模的机构仅十多家,分别由政府或区域多边组织类机构、多边开发银行附属机构及私营机构发起设立,机构规模普遍偏小且涉及开发阶段不完整,每年投入非洲前期开发的总资金远远满足不了需求。正因如此,国际及非洲多边组织在非洲规划了庞大的基础设施发展计划,但由于缺乏项目前期开发的投入,这些规划大多很难落地。

    《21世纪》:哪些非洲国家对于基础设施项目比较能接受PPP模式?

    周超:为加快非洲各国经济的发展,近年来,非洲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领域的呼声日益高涨,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已成为共识。随着非洲工业化的推进,为降低财政负担,大多数非洲国家政府逐步开放电力、交通、市政等基础设施领域投资,允许私人投资者进入,BT、BOT、BOOT等多种融资模式,以及公私合营(PPP)模式等将被广泛运用。根据德勤统计,非洲重大公私合营项目个数从2013年的14个增长为2014年的26个,占非洲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数量的比重从4.3%提升至10.1%。中国工程承包企业抓住机遇广泛深入地参与PPP项目,从劳务输出为主转向劳务输出与资本输出、技术和标准输出和运营管理相结合,将是加快海外发展、实现提质升级的必由之路。

    从“EPC+F”向投建营一体化转型

    《21世纪》:当前,中国企业在非洲的基础设施投资面临哪些挑战和风险?

    周超:这不仅有客观方面的挑战:一是非洲大部分国家基础设施落后,工业基础薄弱、产业配套不足,针对前期投入大、周期长的基础设施领域,单个企业投资往往面临较高风险。二是非洲金融环境尤其是投融资领域发展不成熟,某些习惯于各类援助的国家对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融资模式仍不了解。三是当地对基础设施领域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易受政局变动影响,导致政策不连续或跟进不足。

    同时,还有主观方面的挑战:一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经验不足。包括海外投资和管理经验,缺少既懂技术或商务,又懂语言的复合型人才。二是当前我国“走出去”企业主要以EPC方式在建设施工阶段参与海外工程项目,在整个实施链条的两端却很少参与,长期处于海外基础设施项目价值链低端,随着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工程承包利润逐步降低。三是中国企业对投资国的法律、税收、制度体系、文化理念存在理解差异,对国际规则等了解不深入,也不利于开展投资业务。

    《21世纪》:如何预测非洲未来对基础设施投资需求的变化?中国企业在非洲基建市场的份额会有怎样的变化?

    周超:非洲发展潜力巨大,非洲长期发展看好的趋势没有改变。近年来,非洲国家普遍期待加快工业化进程,谋求自主可持续发展。随着非洲工业化和区域互联互通的推进,区域航空、公路、铁路、港口、电力、电信等的领域发展需求迫切,资金缺口大,需要大量吸引外资。在电力领域,非洲2016年电力总装机容量约1.46亿千瓦,为我国的10.7%,大部分国家极度缺电,有27个撒南非洲国家超过70%的人口无电可用,部分国家供电结构不合理,缺乏基荷电站。

    在交通领域,非洲公路密度约为6.84公里/百平方公里,仅为亚洲的1/3;铁路的平均密度为35.5公里/万平方公里,约为欧洲铁路密度的6%;区域航空仅占全球市场份额的3%;港口过去十年的集装箱吞吐量仅占世界总量的0.6%-0.85%。同时,非洲交通物流行业水平也居世界低位,亟待发展。我们测算,未来5年,非洲各国积极推进基础设施和产业能力建设,投融资需求预计可达1.4万亿美元。

    基础设施领域是中非经贸合作的重要领域。过去中国企业主要通过“EPC+F”的形式参与非洲基础设施建设,非洲是我国海外工程承包的第二大市场。未来,我们预计我国企业将越来越多地通过投建营一体化的新模式介入非洲市场。这既是应对非洲国家债务负担沉重、主权负债投资不可持续情况下的被动选择,更是我国传统工程承包企业实现业务转型升级、应对国际竞争的主动选择,中非基础设施投资合作有广阔的前景和空间,在这一转型升级的过程中,我们有理由相信,COIDIC将发挥非常关键和不可替代的作用。(编辑:赵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