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1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专访标准银行集团经济学家倪杰瑞: 南非经济疲弱给中企带来挑战,但金融业依然强劲稳定

郑青亭

    本报记者 郑青亭 北京报道

    南非是中国在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中国在非洲投资规模最大的国家。南非经济被阴云笼罩,将给中国企业带来什么影响?作为非洲最大的经济体,南非在制造业和金融业领域有哪些发展潜力?作为中国投资非洲的桥头堡,南非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扮演着什么角色?针对这些问题,标准银行集团经济学家倪杰瑞(Jeremy Stevens)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

    标准银行是非洲资产和收益规模最大的银行,业务范围涉及非洲20个国家及部分新兴市场,拥有遍布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超过1250家分支机构的网络。2008年,中国工商银行以55亿美元收购标准银行集团20%股权,成为当时非洲最大的股权交易。

    倪杰瑞透露,自2016年1月起,标准银行和工商银行已经在非洲合作完成了20亿美元的交易,涵盖安哥拉、南非、尼日利亚、莫桑比克和加纳,集中在油气、电力和基础设施以及主权贷款领域。

    南非经济疲弱给中企带来不利影响

    《21世纪》:根据世行最新公布的数据,2016年南非经济增速为0.5%,预计2017年经济增速为0.6%;2018年为1.1%。南非经济陷入停滞,有可能给中国企业造成什么影响?

    倪杰瑞:很明显,当前的形势让中国企业更难获得利润、产生收益、扩大产能和创造就业。当这些企业辛苦维持的时候,其他企业也不会想要扩大在南非的经营。此外,由于南非和地区其他经济体联系紧密,整个地区的经济发展都会受到影响,这是我们近年来已经观察到的。坦率地说,南非需要经济增长才能回到正轨上。

    《21世纪》:标普2017年4月将南非的主权信用评级降至垃圾级,展望为负面。理由是南非充满了“政治和政府机构的不确定性”。南非财政赤字规模不断扩大,是否存在债务违约的风险?

    倪杰瑞:我觉得,说南非降级是因为政治不稳定,可能有一些误解。降级是一个长期考虑后的决定,南非经济在后金融危机时代已经疲弱了相当长的时间。要维持投资级的最低要求是,增长必须要比人口增长高出一个百分点。南非已经多年没有达到这个要求了。评级机构想给南非一些时间来做出改变,但政策干预的速度和方向、政策实施的效果都不明显。我认为,这不同于政治不确定性。至于债务违约,最大的风险是一些国有企业不太有效率,他们的公司管理有问题。

    《21世纪》: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指数报告》显示,南非排名从2016年的第47位下滑至第61位。你怎么看南非竞争力排名的变化?有哪些风险是尤其值得注意的?

    倪杰瑞:在非洲大陆上,南非依然是领头羊。对我来说,最令人担心的部分是,私营企业正在失去自己的阵地,它们已有很多年艰难度日。因此,我们现在看到,政府机构、宏观经济环境、市场效率和金融市场都表现不佳,这意味着政府和私营机构都应该警醒地看到竞争力分数正在下滑。简单的回答是,南非需要在商业和政府之间创造更和谐的氛围,在教育和就业方面共同努力,并与中国等国家开展更多的合作,必须要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南非占中国对非FDI的绝大部分

    《21世纪》:截至2016年底,中国对南非投资存量超过130亿美元。在中国与非洲国家的经济合作中,南非处于什么地位?

    倪杰瑞:中国在南非的投资很符合对外国直接投资(FDI)的传统定义,也就是本地公司的股份被国外实体收购。这么看的话,南非是中国在非洲大陆FDI投资的主要目的地,并不会让人感到吃惊。实际上,工商银行斥资54.6亿美元买下标准银行20%股权的交易,依然占中国在南非投资的绝大部分。

    一般来说,由于非洲缺乏大量大规模的资产,大部分中国对非洲的资本输出都采用优惠贷款的形式,大约有100亿美元,主要来自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简称“开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简称“口行”)。但需要指出的是,贷款完全不同于FDI。中国对非洲的FDI接近300亿美元,而南非占其中的绝大部分,因为南非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最发达的经济体,拥有规模庞大的、有吸引力的企业数量最多。

    《21世纪》: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后,欧洲的商业银行对非洲的兴趣开始降温。在融资来源方面,你观察到非洲有什么变化?中国主导成立的新开发银行、中非合作基金、中非产能合作基金能否发挥关键作用?

    倪杰瑞:通过开行和口行的努力,中国已经成为非洲的最大资金来源地,向非洲政府和国有企业大约提供了超过1000亿美元贷款。这些资金被用于修建非洲的道路、桥梁和港口,为非洲大陆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在习近平主席在中非论坛上承诺要对非洲提供600亿美元资金支持后,相信这个趋势还将继续下去。另外,新开发银行今年在约翰内斯堡成立了非洲区域中心,这意味着非洲将在中国宏伟计划中发挥中心作用。这个区域中心承担着在非洲寻找可行的投资项目的任务。

    《21世纪》:2017年9月,国家开发银行与标准银行签署《促进非洲中小企业发展合作的谅解备忘录》。根据备忘录,国开行将向标准银行提供10亿美元授信。是否已经开始发放贷款?将重点支持哪些行业?这是首次与中国政策性银行合作吗?

    倪杰瑞:我们的债券团队正在与开行就这一协议展开谈判,并预计将在2018年第一季度完成磋商。商议关于如何使用这些资金、哪些行业是目标客户以及如何定义中小企业等。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与开行、口行和中信保合作,这些机构都是我们在非洲的重要合作伙伴。

    南非制造业竞争力流失,需要向中国取经

    《21世纪》:南非是非洲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也正努力成为非洲制造业的枢纽。但与很多非洲国家相比,南非的劳动力成本比较高。在与中国的产能合作中,你如何看待南非的机遇与挑战?在工业发展方面,哪些领域比较有潜力?

    倪杰瑞:南非已经发展出非常多元的制造业基础,展现出了在国际竞争中的韧性和潜力。主导产业包括汽车、化工、纺织和制衣以及农业加工业。很多跨国企业已经在南非建立了生产基地,包括中国的家电企业海信和汽车制造商北汽等。

    粗略算一下,南非可能是非洲三分之一制成品的来源地,也是少数几个可以向其他非洲国家出口制成品的国家。制造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提高附加值、创造就业、出口创汇方面有很高的收益增值率。没有国家可以在没有强大制造业的情况下走上致富之路。

    然而,随着劳动力成本上涨的速度大幅高过生产率的增速,南非也正在全球制造业竞争中失去自己的阵地,这很让人担心。现在,南非需要做的是:在劳动力、政府和企业之间创造和谐的氛围;搭建更加有支持力的监管和政策环境;增加对教育、培训和技能发展的投资。在很多方面,来自中国的经验和合作将会有助于南非的发展。

    《21世纪》:几年前,中国企业有意参与南非的高铁项目,而且跟标准银行签署过备忘录,后来好像不了了之了。原因是什么?南非政府还在推高铁项目吗?在基础设施领域,中国企业在南非有什么机会?

    倪杰瑞:首先,连接约翰内斯堡国际机场、约翰内斯堡市中心和比勒陀利亚的豪登高铁(Gautrain)项目,已被证明是非常成功且可以盈利的。标准银行作为承销商和唯一贷款行,为这个项目提供了31亿兰特商业贷款。该项目有一个相当复杂的赞助支持机制,从地方政府的角度看,这样的项目总需要他们提供“补贴”。实际上,所需的补贴低于预期,因为实际收益超过了预期收益。因此,这个项目进展顺利。

    其他的项目,如约翰内斯堡-德班的高铁计划,已经提出了一段时间。如果真的要建,很可能也需要政府首先提供补助或赞助等补贴。这些计划都需要时间,当前的商业可行性还不具备。但是,新的商业化地铁列车服务项目是南非政府交通现代化项目和大规模基础设施发展计划的核心。

    《21世纪》:在非洲,PPP模式的接受度广吗?主要是哪些国家?中国企业参与多吗?

    倪杰瑞:这是一个很热的话题。我们正在看到从政府项目和贷款向PPP项目的转型。目前,电力行业走在最前面,可能是因为比较容易预测收益和未来的现金流。比如,中国的龙源电力三年前在南非伊丽莎白港投资了一个风力发电项目,使用的就是PPP模式。最近,肯尼亚开始在道路项目中尝试PPP,而中国水电等公司参与其中。因此,中国正在参与PPP项目,并推动这个趋势的发展。

    南非金融市场发达,全球排名第11位

    《21世纪》:尽管经济疲弱,但南非银行业仍然盈利。南非目前有34家银行运营,去年资产增长2.9%至4.9万亿兰特,资产净值增长11.5%至4080亿兰特。南非银行业的优势是什么?

    倪杰瑞:需要明确的是,南非的金融市场比包括中国在内的大部分新兴市场国家都要发达。根据国际竞争力报告,南非金融市场在国际上排第11位。南非金融市场的优势在于:股票市场的融资表现(在全球140个经济体中排第1位)、债券交易所的监管水平(第2位)、金融服务可及性(第6位)以及银行的稳健性(第8位)。现在,南非的银行资金充足,金融业保持强劲和稳定,不良贷款(NPL)大约在3%。

    《21世纪》:人民币国际化在非洲有什么机遇和挑战?在哪些国家会更容易接受人民币?

    倪杰瑞:我们知道,中国希望扩大人民币在海外的使用范围,增加与人民币的交易币种,提升跨境贸易和融资交易的人民币计价和结算。我们认为,会有越来越多的贸易和投资在人民币和其他币种之间直接交易。我们大力拥护非洲支持人民币国际化,我们也为此做了大量投入。人民币使用在过去几年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但起点比较低。我们目前最大的成功是在南非、津巴布韦、肯尼亚、尼日利亚、毛里求斯和莫桑比克。对我们来说,在非洲支持人民币国际化的最大困难是,中非企业对使用人民币结算缺乏了解,以及很难让中国公司开出人民币账单,因为他们更希望收取美元。由于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预期今年出现了扭转,现在,中国供应商开始减持美元,并开始开具人民币账单。

    《21世纪》:截至2015年,非洲10个国家的养老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已经达到3790亿美元,其中85%在南非。南非的养老基金是否已经成为基建项目融资的主要来源之一?

    倪杰瑞:在南非,资产管理规模超过了1万亿美元,其中41%是养老基金、33%是寿险公司、25%是共同投资公司。公众投资公司(PIC)是南非最大的退休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1400亿美元(18.6万亿兰特)。PIC是南非股票市场上最大的投资者之一,它的投资额占到约翰内斯堡股票交易所市值的12.5%。

    PIC已经建立了一个内部团队,在寻找投资项目、发放基础设施贷款、在私募市场投资方面有不俗的表现。它已经投资了几十个零售发展项目,比如豪登省的几个购物中心,以及与机场、铁路和社区基础设施相关的项目。2007年7月,PIC正式启动泛非洲基础设施发展基金(PAIDF),旨在对非洲的商业可行的基础设施项目进行投资。(编辑:赵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