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葵花资本夏仕兵: 偏爱实业投资,增速跨境资管 - 21世纪经济报道
新闻内容
2018年01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金葵花资本夏仕兵: 偏爱实业投资,增速跨境资管

申俊涵

    本报记者 申俊涵 北京报道

导读

    在行业选择上,金葵花资本主要围绕先进制造、人工智能、消费升级、医疗大健康等六大板块进行投资。

    “2017年金融监管强调去杠杆,降低系统性风险。金葵花资本响应政策的要求,主要在做股权类基金的投资。我们以Pre-IPO基金为主、并购基金为辅做投资,2018年也将延续这样的思路,并将在新能源汽车、无人驾驶等领域进行更多布局。”近日,金葵花资本董事长夏仕兵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

    据了解,金葵花资本成立于2014年7月,业务覆盖私募股权投资、风险投资、并购投资、证券投资、母基金等板块。经过三年发展,金葵花资本的总资产管理规模已达百亿人民币。

    2017年在IPO审核提速的背景下,许多PE机构都迎来了项目退出的大年。但随着减持新规的出台以及近期发审委对IPO审核态度的趋严,让IPO市场又增添几分变数。夏仕兵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虽然IPO对政策的依赖程度高,但金葵花资本认为政策鼓励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支持企业在资本市场融资也是促进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一种方式。

    “至于大股东减持方面的新规,是为了让大股东把企业发展放在第一位,而不是融资之后的套现,这也有利于资本市场和实体企业的发展。对PE机构来说,减持新规可能会为项目退出带来些不确定性,我们在基金设计方面,也会根据政策要求配置相应的基金封闭周期。”他说。

    不后悔“错过风口”

    据了解,在行业领域的选择上,金葵花资本主要围绕先进制造、人工智能、消费升级、医疗大健康等六大板块进行投资。由于夏仕兵本人是实业出身,他对先进制造业格外看好。

    “先进制造业属于实体产业,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60%以上的上市公司都是制造业方面的企业。”夏仕兵说。虽然实体企业的估值成长不会像互联网企业那么快,但互联网企业面临竞争淘汰掉的企业也更多,实体企业的投资风险相对要小一些。

    夏仕兵透露,金葵花资本也曾有机会参与高估值互联网项目的投资,但最终还是放弃了。“我们是做实业起家的,对看不懂的项目心里没底。从风控的角度来说,投先进制造的项目成功率更高。或许有人在互联网企业赚了很多钱,我们错过了风口,但并不后悔。”他说。

    具体来说,金葵花资本投资了生产5G通讯设备、高端制造阀门等方面的企业。“按照国家的发展规划,2018年将是5G元年,很多企业都在做5G方面的布局。我们从2015年开始就在关注5G领域的投资,投资了一家做5G基站通讯设备的硬件项目。”夏仕兵说。

    5G通讯带来的是万亿级的市场需求,基站是其中最基础的设施。与4G时代的基站不同,5G时代的基站向小型化、多元化方向发展,面临的是很大的刚需市场。所以金葵花资本投资了那家做5G硬件设备的企业,该企业也是华为、中兴等公司的5G基站配套服务商。

    夏仕兵表示,在投资之后,金葵花资本可以帮助企业在财务和管理上进行规范,使之更符合上市标准。同时,充裕的资金便于企业扩大再生产,释放更多的利润,这样企业在上市时的市盈率也会更高。

    由于医疗大健康是人们生活的刚性需求,金葵花资本在该领域也进行了布局。夏仕兵表示,金葵花资本倾向于投资医疗设备、医疗检测和材料方面的项目。这些是医院的医疗服务中必不可少的东西,需求量同时也很大。

    金葵花资本对于医院的投资很少涉及,夏仕兵透露,金葵花资本的并购基金曾为了是否投一家专科医院开了不下10次会,最终还是放弃了那次投资。“医院是重资产,投资回报的收益率时间很长,而且国家在医院投资方面管得很严格。”他说。

    本土化策略开展跨境投资

    跨境资产管理是金葵花资本2017年正在布局的新业务板块,它主要围绕“一带一路”沿线挖掘海外的投资机会。

    夏仕兵表示,金葵花资本做海外投资的原因:一是,为了满足国内客户有多元化资产配置的需求;二是,国外资本市场的项目估值相对来说更符合企业的价值,国内项目的估值有些虚高。中国初创企业的创新虽然走在世界前列,但在原创技术方面跟国外项目比还是有差别。所以金葵花资本基本上投的是国外原创的、具有较强技术壁垒、估值又不是很高的项目,以寻求更高的升值空间。

    由于以色列在医疗、高科技、人工智能、农业方面的创新具有领先性,金葵花资本成立了以色列创投私募基金用于投资海外项目,目前管理规模已有2亿多。为了对以色列项目进行更合理的筛选和精细化的投后管理,金葵花资本在以色列当地选择了三位合伙人。

    夏仕兵介绍称,当地的合伙人一方面有管理国家主权基金、家族基金的经验,有自己的判断力和对项目的把控力。另一方面,以色列当地的民族观很强,有以色列背景的合伙人更容易找到好项目。并且他们由于生活在当地,能够对项目有长期的跟踪,保证所投项目的高质量。反过来说,国内很多机构去以色列投资是通过FA找项目,但FA可能对项目当期的情况很熟悉,对项目的成长过程不一定有很多了解。

    金葵花资本对本土化的重视,让机构也获得了不错的回报。据了解,金葵花资本2017年2月投资的一个以色列项目,在2017年8月就实现了退出,获得年化200%的收益。基金投资的其它以色列项目中,也有很多完成了新一轮融资。

    除了以色列,金葵花资本在欧美国家也进行了海外投资布局。夏仕兵表示,欧洲的原创力虽然没有中国活跃,但欧洲社会相对稳定、政策风险小,而且有很成熟的企业管理规则,欧洲人做事也比较严谨。比如德国在医疗、制造业方面,存在一定的优势。但德国制造业的成本又非常高,金葵花资本希望通过投资把德国的先进技术引进到中国国内。

    谈起中资在欧美投项目的竞争优势,夏仕兵表示,虽然欧美的私募市场发展了很多年,但是中国的市场很大。许多项目的转化需要到中国市场,中国人对新技术的接受能力和包容性也很强。

    “中国的巨大市场对海外合作方具有吸引力,我们计划通过国内合作伙伴把海外先进技术引入到中国落地。比如金葵花资本投资的一个智能家居方面的项目,在传感器处理方面比国内项目更有优势,我们正在考虑该项目的引进和孵化。”夏仕兵说。(编辑 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