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1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宝齐莱总裁Sascha Moeri: 踩稳一支不随波逐流的舞曲

董明洁

    本报记者 董明洁 上海报道

    2017年的冬天,对整个奢侈品行业而言,是一个带着复苏希望的、不那么寒彻的季节。这个冬天,宝齐莱以明亮的金色为主调,在上海南京西路1045号开启了它的全球第一间全新形象精品店,呼应了这丝暖意。这家源自瑞士琉森、始创于1888年的独立制表品牌,时至今日,依然是少数家族式经营的瑞士制表厂,并由创始人家族第三代传人Jörg G. Bucherer掌舵。而行政总裁Sascha Moeri,也已效力品牌7年之久。当天,他与宝齐莱全球形象大使李冰冰一起,为新店剪彩庆祝,并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披露他如何带领一个家族品牌,在行业和市场的沉浮中,踩稳自己的节奏,赢得成长。

    《21世纪》:当你成为宝齐莱的行政总裁,你给它的目标是什么?宝齐莱的口号一直是“不随波逐流”,请举例说明你对此的理解?

    Sascha Moeri:我在瑞士西北部的汝拉山脚下长大,那里是瑞士制表业的发源地。这使我从小就对钟表具有浓厚的兴趣,也让我自然而然地进入了这个行业。在经过多年的行业历练后,我于2010年加入宝齐莱。自成为宝齐莱的行政总裁至今,我的目标十分明确——那就是巩固它的行业地位,开拓国际市场,并且为公司创造更高利润。如今可以骄傲地说我们所取得的成就超出预期——比如我们的产量从原来的年产6500块腕表已经递增到了25000块。宝齐莱的口号“不随波逐流”与它源远流长的历史密不可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将固步自封,停止创新。举例来说,我们的宝齐莱A1000自制机芯不仅是品牌首创,更是第一块拥有外缘式上链摆铊机芯的腕表表盘。

    《21世纪》:眼下瑞士的独立家族制表品牌越来越少,而宝齐莱正是其中一员。请阐释家族品牌的哪些优势使宝齐莱能够更好地做到“不随波逐流”?

    Sascha Moeri:作为一个独立品牌,在发展的过程中,我们离不开来自品牌拥有人Jörg G. Bucherer先生以及我们的兄弟公司宝嘉尔集团(Bucherer)零售网络的巨大支持。而保持独立自始至终是我们的立命之本,我们通过数年研发和创新来确保这一独立性。其实除了独立以外,我认为宝齐莱另一成功的要素是我们多元化的产品和价位——我们也是行业内少数能提供广泛的产品的品牌。总而言之,我们立足于传统、独立性以及技术方面的突破创新。

    《21世纪》:请阐释宝齐莱在致力于自产机芯开发方面的重要意义?

    Sascha Moeri:在机芯技术领域的突破和创新确保我们在钟表行业占有强而稳定的一席之地,同时也有利于我们长远的发展。自主研发及自行生产机芯的能力,使我们得以独善其身;另一方面,我们并不想要闭门造车,我们的工作间里配备了最先进的设备,我们拥有自己的生产力,同时也以推动瑞士制表行业发展为豪。

    《21世纪》:与其他品牌不同,宝齐莱依托了欧洲最大的钟表零售商宝嘉尔集团(Bucherer Group),拥有强大的销售网络。另一方面,近年来宝齐莱在开设精品店方面也有自己的布局,请问您的分销理念和全球主要市场策略?

    Sascha Moeri:在长期合作的经销商帮助下,我们已在许多重点国家和市场开拓出了强大的销售网络。我们的分销理念基于一个宗旨: 我们不会到没有经销商的市场开设自家精品店。此外,我们也不会为推高某一市场的销售额而特别设计腕表。当然,我们会留意一些国际潮流趋势,例如柏拉维(PATRAVI)腕表系列中的一些较为运动风的款式在美国非常受欢迎,相反亚洲市场则更青睐优雅斯文的设计。对于宝齐莱而言,亚洲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市场,我们在这里成功加强了销售网络。而在中东地区,我们则通过与当地拥有强大销售力的零售商如Rivoli等的合作,来巩固市场地位。我们在2017年开设了三家精品店,分别位于莫斯科、琉森以及上海。

    《21世纪》:奢侈品行业正在缓慢复苏,请问你带领宝齐莱跨越过去几年行业低潮的主要策略?

    Sascha Moeri:过去20年的主要发展趋势是机械表越来越受欢迎。也许对于整个钟表行业而言,存在影响销售的潜在威胁,但对我们来说,目前的市场需求使我们处于十分有利的地位。我们深谙卓越技艺与历史传承这些特质赋予钟表独特价值,我们也深谙消费者需要品牌不断推陈出新,在性能和款式上,来获得惊喜和购买动力。因此,我们坚持保持传统制表技艺的最高水平,同时持续追求创新是二者不可缺一的基石。

    《21世纪》:宝齐莱柏拉维深潜魔鬼鱼基金会限量版非常与众不同。请问此项公益合作的细节及意义所在?宝齐莱还有没有其他别具特色的公益项目?

    Sascha Moeri:此次限量推出的188块手表,每一块的表背都会有独一无二的魔鬼鱼腹部花纹图案,类似于人类指纹。此外,每块手表的拥有者还可以在魔鬼鱼基金会(MantaTrust)的官网上为腕表上的魔鬼鱼命名。魔鬼鱼基金会近年来在20多个国家为魔鬼鱼付出了很多心血,我们希望能为这项有意义的事持续做出贡献,因此决定从售出的每一块柏拉维深潜魔鬼鱼基金会限量版腕表中捐出一笔金额,将其投入到每次为期两周的魔鬼鱼考察项目中,以及用以建立考察后的数据库。这些都是多年来从事该领域的科学家一直以来所企盼的。实际上,我们在几年前就与Manta Trust开启过合作,在我们所有柏拉维ScubaTecs潜水表表壳背面都刻有两条魔鬼鱼的图案。我们与魔鬼鱼基金会的第一次合作项目还包括认养和追踪两条生活在马尔代夫的魔鬼鱼,我们把他们命名为Carl和Friedrich,向我们的创始人 Carl Friedrich Bucherer致敬。

    公益方面,我们还参与了Only Watch的拍卖,这是一个两年一次为裘馨氏肌肉失养症的研究募集善款的活动,为此我们特别设计并捐献了全球仅一只的Only Watch 2017腕表。(编辑 董明洁 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