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1月2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亿阳信通风险警示后的17个交易日

姜诗蔷

本报记者 姜诗蔷 北京报道

聚焦A股“逾界者”

    包括“炮制慧球科技奇葩公告”的鲜言案、涉及境外运作的雅百特财务造假案等在内,A股市场,信披违规、减持违规、市场操纵、内幕交易、虚假信息编造传播等花样百出,但是监管环境已然不同。(李新江)

    

    

    连续跌停15天后,1月18日,ST信通(600289.SH)的跌幅终于有所收敛。

    这一天,ST信通尾盘突然拉升至5.54元每股,上涨2.98%。虽然此后又出现了新的一波下跌,最终收报5.21元,跌幅2.98%。

    这似乎已经是一个好结果。

    1月19日,ST信通继续收跌,当日跌幅2.88%。

    从2017年12月27日ST信通复牌,至1月19日期间,其股价累计跌幅达到了56.34%,市值也较2017年内最高点84.05亿骤减至31.93亿,缩水了62.01%。

    “目前的股价水平,剔除掉‘壳’价格,已经所剩无几”。这是1月19日,申万宏源一位投行人士受访时的评价。

    自2017年9月26日因重大资产重组停牌,随后的三个月中,ST信通先后出现了涉及诉讼、银行账户被冻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等一连串危机。似乎逐步由一个去年上半年净利同比增长的优等生,发展成现在股价腰斩的狼狈模样。

    风暴15天

    复牌前一日,2017年12月26日,ST信通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戴上“ST”帽子。

    2017年12月27日,ST信通复牌的首个交易日毫无悬念跌停。

    2017年12月29日,ST信通登上龙虎榜。当日净卖出16万元,卖出前五位出现知名游资国信证券深圳泰然九路营业部的身影,但大跌当前依然有营业部抄底入场,当日国金证券成都双元街营业部、申万宏源证券宁夏分公司就分别买入了10万元、8万元。

    故事显然还没有结束。1月4日、1月9日、1月12日和1月17日,ST信通均因连续三个交易日内,跌幅偏离值累计达到15%登上龙虎榜,这4日的数据均为净卖出,累计共卖出927万元。

    出逃的机构并不在少数。

    1月17日,有机构席位当日卖出153万,是卖出席位的第三位。如果以9月25日停牌时的收盘价11.59元计算,该机构浮亏了177万。

    虽然撤离的机构不在少数,但风暴中的ST信通仍然不乏看好者“火中取栗”。

    譬如有机构席位在1月4日当天买入了4.36万元。

    “这个买盘意味深长,如果通过了投资决策流程,意味着交易员已经开始断断续续加仓,可能加仓数量并不会太小。”1月19日,北京某基金经理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坦言。事实上,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一般基金公司对ST股票的投资都有禁令。

    如果以1月19日收盘价5.06元计算,其11个交易日仅浮亏了1.77万元,似乎无足轻重。

    尴尬的机构局

    “没有听说大股东有增持公司股票的计划。”1月19日,ST信通一位证券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在最近的交易日,频繁有“大股东增持”的信息在股吧等平台,被一些投资人频繁抛出。

    焦急解套的不只是在“股吧”发帖的普通投资人。2017年三季报数据显示,其前十大流通股东中,证金公司和中央汇金分列第三位和第四位,持股占流通股比例分别为1.63%和1.37%。

    而从基金持仓情况来看,2017年二季度末,国投瑞银新价值混合基金、南方策略优化混合基金、前海开源嘉鑫混合基金等多只主动管理型基金持有ST信通。其中仅有前海开源嘉鑫混合基金披露2017年四季报,季末持有ST信通1100股,与2017年二季度的数据相比已经减仓,当时的持股总数为1.04万股。

    实际上,ST信通带给机构投资人的“难堪”不止是在A股市场。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ST信通的这场变动起源控股股东亿阳集团的一场债务危机。因与大同证券发生债权本金5700万的债权转让纠纷,2017年9月21日,亿阳集团持有的亿阳信通全部2.08亿股的股票被法院宣布司法冻结三年。

    由于亿阳集团多只债券的募集说明书中提及,该期债券违约的情形包括,“发行人及合并范围内子公司任何一笔债券违约;或没有清偿到期应付的任何金融机构贷款、承兑汇票等其他债务融资等”,因此相关债券触及了交叉违约条款。

    由此,债务风波开始蔓延。

    根据记者查阅公开信息,亿阳集团有6只债券存续,其中包括“16亿阳01”、“16亿阳03”、“16亿阳04”、“16亿阳05”4只公募债和“16亿阳06”、“16亿阳07”2只私募债,债券余额共计40亿元。

    2017年11月8日,中山证券曾组织召开了4只债券的持有人会议。

    本报记者亲历了“16亿阳03”的持有人会议,该场会议仅用时1小时就宣告结束,其中,亿阳集团董事、副总裁肖阳作为发行人代表参会,但其在会上仅作了约3分钟的情况说明。而到场的20多位持有人基本都是机构投资者,涵盖了西安、成都、北京、天津多个地区。

    “当时考虑到这家公司经营还可以,而且旗下也有控股一家上市公司,股东方面也比较重量级,就配置了一点他们的债。”1月19日,一位在“16亿阳03”暴跌前、价格还是90元以上时买入的私募机构持有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另外一位在“16亿阳03”暴跌后买入的私募机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时是因为我的投资模型覆盖了这只债券所以程序自动进行了买入操作。”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中山证券已经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经营隐现危机

    2017年12月8日,亿阳集团正式公告已与华融华侨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展开深度合作,实现公司整体重组,成为解决集团层面债务危机的重要一环。

    华融华侨是中国华融旗下企业。

    记者从持有人处获得的一份中山证券关于发行人的情况说明文件显示,“至1月14日,亿阳集团在协调资源、盘点资产,与第二大债权人华融共同推进重组,不过其方案尚未定稿。”

    1月29日,“16亿阳01”即将迎来兑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其回售结果,所有持有人全部选择行使回售选择权,共20.9万手、2.09亿元。

    亿阳集团债务危机发酵的当口,ST信通的前景更为波折。

    巧合的是,ST信通亦在推进重组,但并不顺利。

    2017年12月13日,ST信通宣告终止重组。稍早些的2017年11月24日,ST信通刚刚公布了收购标的是星舟科技(870750.OC)100%股权,并称已于11月23日签署了《并购框架协议》。

    而且这已经是ST信通2017年内重组事项的第二次败北。ST信通前次重组的标的资产是九成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与星舟科技相似,二者的业务均涉及到智慧城市方面,这也是ST信通近年努力拓展的业务方向。

    消息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ST信通重组失败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有关。

    因为其对亿阳集团的关联担保属于关联交易,但未按规定履行信披义务,被黑龙江监管局采取责令改正措施。2017年12月6日,证监会对ST信通发出立案调查通知书。

    “公司接到法院传票和银行账户被冻结的通知感到很惊讶,我们并不知道有为亿阳集团担保的情况。领导说黑龙江证监局对公司只起到监管作用,并不能说这个担保文件就在法律上成立,法院还没有判决,所以不能判定是否生效。”前述ST信通证券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更坏的消息则是上市公司资产也被冻结。根据公开数据,截至2017年12月30日,ST信通被法院申请冻结的资金总额已经达到34.8亿元,占其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比例为107%,实际冻结8.62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比例为26.83%。

    由于银行账户冻结,ST信通对外公告,其招投标等日常生产经营已经受到不利影响。

    不过日前,ST信通发布公告与中国移动陕西公司签订软件开发服务框架合同,并指出对公司业绩的积极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消息显示,在终止重组的投资者说明会上,ST信通对其发展前景依然信心十足,“公司的软件研发能力、项目交付能力及服务响应态度得到用户的高度认可”,并指出“力争在集团层面化解债务危机,降低上市公司承担或有负债的风险。”

    但目前多位律师已经开始筹划投资者索赔工作。

    1月19日,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许峰律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猜测大概率还是与相关的信息披露有关,比如控股股东被冻结的信息、公司担保有没有及时披露,都有可能,不过现在还是要等证监会的最终调查结果。”(编辑:李新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