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1月2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横琴升级进行时:“世纪工程”开启“大桥时代”

戴春晨

    

    本报记者 戴春晨 珠海横琴报道

编者按    

    横琴原是一个边陲海岛,大时代把它推到了舞台中央。

    2009年起,处在珠江西岸中心地带的横琴,在多项国家战略的推动下,成为珠三角耀眼的明星。横琴新区开发8年来,一方面承接澳门产业和资本扩散,另一方面,借助澳门这一“窗口”走向广阔的海外市场,经济获得飞跃发展。

    而伴随着“世纪工程”港珠澳大桥通车在即,珠海历史性地站在了粤港澳大湾区的中心连接点,横琴新区亦将迎来“大桥经济”和“湾区时代”的美好时光。

    在南接澳门、东联香港的“大桥时代”,横琴将如何书写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本期国家经济地理将梳理横琴新区发展的主要脉络,并探讨其未来发展的路径选择。(吴红缨)

    导读

    横琴新区管委会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7年的8年间,横琴新区地区生产总值翻了55倍,年均增长77%;固定资产投资翻了18倍,年均增长51%;吸收利用外资翻了760倍,年均增长158%;一般公共预算翻了125倍,年均增长99%。

    几乎每个工作日,许多像周运贤一样的澳门青年从对岸的家中出发,来到横琴。物理距离上的接近,加上横琴口岸的24小时通关,澳门青年跨境上班已十分便捷。

    三十岁出头的周运贤,祖籍广东梅州,早些年在美国读大学,随后技术移民到了澳门,从事互联网行业。2015年9月,周运贤带着跨境电商项目“跨境说”来到横琴,进驻澳门青年创业谷。

    横琴是中国离澳门最近的地方。这个原本是“蕉林绿野”的边陲海岛,为承接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化而于2009年宣布开发,横琴新区于同年设立。之后的2014年,横琴新区晋升广东自贸试验区片区。而眼下的2018年,“世纪工程”港珠澳大桥通车在即,横琴从连接澳门时代,进入南接澳门、东联香港的“大桥时代”。

    横琴提出的目标是,经过5-10年奋斗,打造成特色突出,功能带动明显的“大桥经济区”,建设成为粤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发展成为珠海城市新中心 。

    8年GDP翻55倍

    横琴与澳门之间河道最窄处,直线距离仅仅有187米。

    漫步在横琴岛宝兴路的河岸边,人们能够望见对岸澳门鳞次栉比的建筑群,甚至可以清楚看到葡京大酒店的金色外墙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而横琴则以富有设计感的商业建筑,从全球汇聚而来的游客和创业者的繁荣景象,与对岸相互呼应。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院长申明浩分析,横琴岛紧紧挨着澳门,意味着贴近国际市场的商业机遇;而从地图上看,横琴岛又处在珠江口的西面的核心地带,这意味着以连接澳门的横琴为中心能够辐射珠江西岸的广阔腹地。

    然而,将时间回拨到没那么久远的七八年前,繁荣的横琴岛却是另一幅景象。彼时的横琴岛,居住人口只有寥寥数千人,以粗放的种植业和渔业为生,全岛仅有一家农村信用社,一片“蕉林绿野、农庄寥落”。

    在过去的很长时间里,横琴岛并没有收获多少“与澳门为邻”的红利。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同在珠江西岸的顺德、南海、中山等地,依托香港、澳门的市场资讯和技术输入,民营经济开始名噪全国;而横琴岛所在的珠海市,也因经济特区的设立走在改革开放的前沿。但彼时的横琴岛,人口稀少,产业单一,还没有孕育出商业规则的土壤,而且并不在珠海经济特区的范围之内,因而难以在“村村点火”的民营经济浪潮中转变。

    中央政策的推动,使得2009年成为横琴蜕变新生的“元年”,横琴“与澳门为邻”的区位优势终于开始爆发。

    2009年1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在澳门代表中央提出开发横琴岛。2009年6月,中央批准澳门大学在横琴岛上建设新校区,建成的新校区比澳门的老校区大20倍。2009年12月,横琴新区挂牌成立,实行比经济特区更加特殊的政策,横琴开发全面启动。

    横琴岛的开发,其实是中央送给澳门的一份厚礼。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以旅游博彩业为支柱的澳门经济遭遇冲击。澳门博彩业一家独大的危机暴露出来,“多元”发展成为长远之计。开发毗邻澳门、面积相当于三个澳门的横琴岛,被中央寄望于为澳门的经济适度多元化提供新空间。

    对于横琴岛的开发,另外两个年份与2009年一样有意义——第一个年份是2014年,广东自贸试验区横琴新区片区在这一年挂牌成立,“赋权”横琴探索对标港澳和国际先进的经贸准则;而第二个年份则是正在行进的2018年,市场预计港珠澳大桥在这一年正式通车,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进一步推进,横琴新区将迎来“大桥经济”和“湾区时代”的美好时光。

    而过去8年的经济实践,已经显示出横琴新区“+澳门”的成效。横琴新区管委会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7年的8年间,横琴新区地区生产总值翻了55倍,年均增长77%;固定资产投资翻了18倍,年均增长51%;吸收利用外资翻了760倍,年均增长158%;一般公共预算翻了125倍,年均增长99%。

    “澳门+”效应

    越来越多像周运贤一样的澳门青年,来到横琴的澳门青年创业谷,追逐他们的财富梦想。

    顾名思义,横琴的澳门青年创业谷是横琴针对澳门青年创业的孵化器。拥有澳门籍青年或澳门高校毕业生成员的创业团队,进驻该孵化器均能享受到从场地减免到奖补、通关便利等一系列“政策包”。到目前为止,孵化器内月80%的创业项目来自澳门。以澳门青年创业谷为示范,横琴新区的孵化器面积超15万平方米,孵化器内企业已达231家。

    澳门青年带来的创新创业项目,是横琴经济八年蜕变的成功秘诀之一。而在横琴青年创业之外,来自澳门的企业、高端人才以及澳门汇聚的全球资本,也正纷纷涌入横琴岛寻找创造财富的机会。

    横琴新区管委会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横琴新区已落地澳门投资用地项目28个。

    申明浩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以旅游博彩业为主的澳门经济,产业结构单一,兼有土地面积狭小的限制,产业扩展的空间有限,面积较大、开发较少的横琴岛为澳门经济多元化发展提供承接空间;对横琴新区而言,国际化自由港先进产业、高端人才和优质资本的输入,将推动横琴实现跨越式发展。

    申明浩进一步分析,澳门的旅游业、商贸业、专业服务乃至教育行业,均能在横琴寻找到发展空间。而由于横琴岛面积更大,又背靠珠江西岸和内地市场,澳门的现代服务业,能够开拓出更加多元的新业态。

    “跨境说”就是澳门服务开拓新业态的案例。这家澳门基因的技术公司,商业模式是为亚马逊等跨境电商平台“导流”,营销方式包括线下展示和“网红”买手直播导购。跨境电商和“网红”直播,恰好是近些年中国内地互联网行业热点。

    “跨境说”首席运营官吕燕表示,内地市场对互联网的敏感度更高,创业团队落户横琴,有助于及时跟踪互联网的市场资讯;另外一方面,内地市场增长潜力巨大,创业团队借助横琴“跳板”进入内地市场,更容易赢得成长的空间。

    伴随着经贸合作的升温,横琴新区与澳门的合作已不是简单的“+澳门”,而是意味更加深长的“澳门+”效应。“澳门+”效应不但表现为澳门优势和横琴优势的深度融合,更表现横琴借助澳门“窗口”走向广阔的海外市场。

    这一海外市场主要是西语系、葡语系的拉美国家。

    据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教授林江分析,由于历史渊源,澳门与众多西语系、葡语系的国家保持着长期的经贸往来关系,并拥有一大批西语系、葡语系的语言人才和经贸人才。在承接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化的同时,横琴新区还被赋予与澳门共建中拉经贸合作平台的功能。

    澳门经贸人士告诉记者,像澳门城市大学这样的高校与任何一个拉美国家都有联系,即使是广东这样的外贸大省都无法做到。

    借助澳门之便,“跨境说”正在向内地消费者推介拉美国家的优质农产品。而横琴岛中拉经贸合作的故事,正逐渐走入佳境。2017年12月,横琴新区的重磅项目——中拉经贸合作园正式开园。该园区总投资25亿元、总建筑面积24.4万平方米,开园时首批15个合作项目签约入园。按照设想,该园区将打造“三中心、三平台”,即中拉休闲旅游文化交流推广中心、中拉企业法律服务中心、中拉政策研究与创新中心,中拉商品国际交易平台、中拉跨境电商合作平台、中拉金融合作服务平台。

    这“三中心、三平台”设计的休闲旅游、法律服务、跨境电商等行业,也正是“澳门服务”的看家本事。

    对港合作新局

    如果说中拉经贸合作是横琴“澳门优势”的延展,那么“横琴+香港”则是粤港澳大湾区格局下的另一条赛道。从政策层面到市场层面,横琴与香港进一步的经贸合作,将成为2018年乃至更久远的未来的重要看点。这一转变的直接原因,是“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近在眼前的通车。

    公开报道显示,历经8年建设的港珠澳大桥在2017年年底已具备通车条件。随后港珠澳大桥工程车辆收费标准的听证公示,2018年元旦港珠澳大桥的全线点灯,都在表明正式通车的日子近在眼前。

    横琴岛即将收获的交通“福利”显而易见:港珠澳大桥通车后,珠海市将成为唯一与香港、澳门均路桥相连的城市,而横琴新区则处在连接港澳的最前沿。届时,从横琴新区驱车到香港机场,仅需时45分钟,而不必往北绕行虎门大桥。

    尽管横琴与香港的经贸合作早已存在,但港珠澳大桥带来物理距离大幅度缩短被认为有里程碑意义。在现有的交通格局中,珠三角与港澳的对接各有侧重。对接香港以珠江东岸的深圳为主,尤以前海深港特别合作区最为前沿;而珠海的横琴新区,是对接澳门的前沿,但对接香港却处在第三、第四梯度的位置。

    有市场观点认为,港珠澳大桥开通后,横琴将处在对接香港的第二梯度。

    在广东亚太创新经济研究院理事长李志坚看来,澳门经济体量较小,对珠江西岸的带动有限,形成珠三角经济东强西弱的格局。港珠澳大桥通车后,将推动香港和珠三角东岸的优质要素流入横琴,流入珠江西岸,从而推动珠三角经济均衡发展。

    广东省委党校经济教研部副主任许德友表示,从现有的粤港澳合作格局上,横琴与港澳的合作,仍会以澳门为主,“横琴+澳门”在前而“横琴+香港”在后。但是,横琴与香港的合作必然随着“大桥时代”的到来而深化。

    林江进一步分析,近些年,广东与香港、广东与澳门之间的合作非常紧密,但香港和澳门两个自由港之间的经贸往来却不多,以旅游为主。随着港珠澳大桥的通车,将有更多香港要素流入澳门,双方合作更加紧密,而必经之地横琴将在此获利。

    2003年开始,内地分别与香港、澳门签署了 《内地与香港(澳门)关于建立更紧密合作伙伴关系的协议》(即CEPA协议)以及多份补充协议。广东作为毗邻港澳的前沿,执行内地最开放的CEPA政策,粤港澳合作由此更进一步。值得注意的是,香港与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之间的“港澳 CEPA”也于2017年11月签署,为双方密切合作奠定政策基础。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末,在横琴注册的港澳企业达1976家,其中澳资企业1118家,香港企业858家。这样的基础让市场对横琴新区“兼连港澳”的时代充满期待。

    珠海市政府正在为“大桥时代”的到来做准备。2017年12月,珠海市委、市政府印发的《横琴、保税区、洪湾片区一体化改革发展实施方案》。根据该方案,珠海保税区、洪湾片区和十字门北片区约26平方公里的区域与横琴一体化发展,建立珠海的城市新中心,推动横琴与周边区域共同打造以港珠澳大桥延长线为纽带的“大桥经济区”。在全面提升对港合作方面,此外横琴将积极承接香港服务业拓展,规划启动建设“珠港澳物流合作园”等。

    值得注意的是,珠海市委、市政府的构想不仅在承接香港服务业的“西拓”,还将横琴进一步的扩展发展考虑进去。根据前述方案,一体化改革发展区域,将充分利用横琴和保税区的政策聚合优势,鼓励区域内的企业在横琴注册,享受政策优惠,成为自贸片区的辐射区域。

    李志坚对此分析,此举将有助于横琴自贸片区复制推广至更大的范围,进一步推动珠海的产城融合。珠海原有的港口资源、航空航天产业、高端装备制造业,将进一步和自贸试验区的制度优势联合在一起,发生新的化学反应。(编辑 吴红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