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1月2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2018SIHH:高级制表挑战性价比转型

许望

    本报记者 许望 综合报道

    1月15日,为期五天的2018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以下简称SIHH)拉开帷幕。在经历了2015到2016年的低迷后,高端钟表行业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有所复苏。

    过去两年,SIHH进行了颇多大刀阔斧的改革。2016年增设独立制表品牌展区Carré des Horlogers,并且稳步扩张吸纳更多品牌。2017年,SIHH选择打破传统,首次设立了公众开放日,揭开了这个邀请制钟表沙龙的神秘面纱。

    今年,SIHH打算更进一步。自1999年以来一直担任SIHH主席的Fabienne Lupo在展会期间公开表示:“SIHH是钟表业的达沃斯。”

    邀请制仍是核心竞争力

    正如达沃斯论坛一样,重量级的参展嘉宾和对全球行业趋势的引领一直是SIHH的标志性特征。Fabienne Lupo今年的明确表态,更是将SIHH引向了制表行业另一大盛会——巴塞尔钟表珠宝展(以下简称Baselworld)的对立面。

    作为行业发展的主引擎,Baselworld每年设立了超过2000个制表商、经销商展位,吸引超过10万名参观者。而2015年SIHH还只有16家品牌参展,今年则扩充至35家。自去年设立公众开放日开始,SIHH才首次拥有破万名参观者。

    但是在对高端品牌的吸引力方面,SIHH则远远甩开了竞争对手。2017年,来自开云集团的芝柏表和雅典表加入SIHH。今年,爱马仕也投靠SIHH阵营。这让SIHH在制表行业的影响力更加广泛和深远。

    Financial Times针对SIHH和Baselworld的参展体验采访了多位行业人士。雅典表CEO Patrick Pruniaux认为:“SIHH有更专业和挑剔的受众,因此品牌能够更有效地展示其高端的技艺和价值。”

    受邀参观SIHH的嘉宾同样喜爱这里的氛围。高端钟表经销品牌Rox Jewellers联合创始人Kyron Keogh表示,相比Baselworld,SIHH更加值得期待。“SIHH节奏更慢,安静而井然有序。Baselworld日程被排得太满,所有人都很匆忙,没有仔细的介绍和细致的鉴赏,巨大的规模成了每个人的负担。”

    伦敦经销品牌George Pragnell总经理Charlie Pragnell十五年来从未缺席过每年的两场权威表展,他的评价则更加中肯:“一直以来,SIHH的观展体验确实更让人享受,但Baselworld所拥有的活力和创新能力,对整个行业来说则更有意义。”

    Fabienne Lupo表示:“SIHH保持品质的核心竞争力仍然是邀请制、非开放式的沙龙展览。SIHH的目标不是向制表商提供展览空间。我们的价值不在于出售展馆和展区,而是提供品牌所需的展示舞台以及相关展览服务。”

    高性价比吸引年轻消费者

    制表行业的众多品牌并不讳言,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十年,是整个行业跌宕起伏,经历重要变革的十年。尤其是金融危机浪潮过去、经济逐渐复苏的过程中,新一代消费者的生活方式、消费习惯发生了急剧转变。制表行业在调整复苏中达成了共识:行业需要变革以适应年轻消费者。今年SIHH展会上,全球最富盛名的制表品牌们选择以高性价比的产品吸引更多年轻消费者。

    为达到高性价比,部分品牌选择提供功能更强大的“入门表款”。通过将部分原本仅在高端表款上提供的功能下放至中端款,吸引新一代的潜在消费者,并鼓励其继续深入了解品牌。

    本届SIHH上,名士表发布的旗舰表款Clifton Baumatic,以更加亲民的售价提供了品牌标志性的超长续航自动机芯,精巧的构造保证了长达五天的静置续航。

    作为一款售价2790美元的低价表款,Clifton Baumatic同时采用了硅擒纵技术,并获得了瑞士官方天文台认证(COSC)。同时拥有这些特质的表款往往售价上万美元。

    也有品牌选择以材质取胜,一些原本仅提供贵金属材质的表款,今年新增不锈钢系列,以此来吸引那些更热衷制表工艺本身而不是贵金属的消费者。同时,采用不锈钢材质也迎合了当下时尚界的休闲风尚。

    作为东道主,源自日内瓦的制表品牌江诗丹顿推出了FIFTYSIX系列表款。这一系列拥有品牌标志性的视觉设计,以及从日历、三问到月相等一系列复杂功能。由于采用了不锈钢材质代替贵金属,定价调整至11700美元起,这是以往江诗丹顿入门系列款式价格的一半。江诗丹顿可借助这一策略接触到一批全新的消费群体,并更早地将他们转变为江诗丹顿的长期客户。

    无独有偶,卡地亚也为去年公布的Drive de Cartier Extra-Flat表款增添了售价5600美元的不锈钢表款(去年仅有白金和玫瑰金表款)。

    另一方面,SIHH自身也在努力吸引新的受众群体。今年SIHH延续了始自去年的公众开放日,并增设了一个小礼堂,供品牌和嘉宾举行活动、开展主题演讲和专家讨论。同时,SIHH为受邀参展的意见领袖和数字媒体提供了特别支持,方便他们利用互联网实时向更多受众传递一手信息。

    创新工艺打破边界

    在全年第一个权威表展上,各大品牌争相推出吸引眼球的创新工艺,毕竟这些工艺亮点很有可能引领接下来一整年的行业趋势。

    在机械制表行业,伯爵表向来以对表身厚度的极致追求闻名。然而在去年伯爵庆祝Altiplano系列腕表诞生60周年纪念之际,宝格丽发布的Octo Finissimo以5.15毫米抢走了世界最薄机械自动表的称号。不到一年时间,伯爵就在本届SIHH上以两款Altiplano夺回“世界最薄”的宝座。

    Altiplano Ultimate Automatic以4.33毫米的厚度打破了最薄自动上链腕表纪录。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则以更加惊人的2毫米打破最薄手动上链腕表纪录。

    同样向厚度发起挑战的还有来自爱彼的Royal Oak RD#2,作为一款提供万年历功能的铂金表,其厚度仅6.30毫米。

    在创意方面,卡地亚推出的Rotonde de Cartier表款则独树一格,表盘搭载的两种复杂功能——由Model A神秘钟演化而来的“神秘机芯”和由“彗星”座钟机芯演化而来的昼夜显示功能——配合逆跳分针和镂空机芯设计,让人眼前一亮。

    复刻经典 重塑定位

    经历了腕表市场长期的跌宕起伏,在今年的SIHH上,品牌试图通过推出经典表款的复刻系列回溯过往的辉煌,同时重塑自身定位。在短短五天的展会里,日内瓦浓缩了制表行业多年的亮点时刻。

    经典复刻的挑战在于,要向新一代消费者解释历史悠久的著名表款所具有的价值。无论是表款式样还是机芯结构,重复过往都不是明智的选择。这时候,复刻往往更需要勇气和胆量,以及高明的技巧。

    周年纪念是制表商怀旧复刻的好由头。今年是爱彼皇家橡树离岸(Royal Oak Offshore)系列问世25周年纪念。爱彼选择用彩色宝石的女表款式和更现代化的运动风格陀飞轮技术复刻经典。

    今年还是IWC创立150周年纪念,这家来自瑞士沙夫豪森的腕表品牌推出了多达27款纪念腕表,涵盖了其150年历史中几乎所有的核心产品系列,包括达文西系列、飞行员系列、波托菲诺系列和葡萄牙系列等。

    其中最为出挑的是“致敬波威柏”。这款显示方式独特的表来自IWC在19世纪80年代设计的怀表系列“Pallweber”。在致敬传统的独特机械数字显示背后,IWC加入了全新研发的自制机芯和华美的镂空设计。

    当然,复刻的趋向不仅体现在周年纪念的表款上。展会上,卡地亚桑托斯系列的设计源自1904年品牌推出的第一款腕表,而芝柏1975年推出的Laureato系列今年重获新生,成为品牌旗舰产品。(编辑 董明洁 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