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1月2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分享的伟大:工匠精神在人间

王东宾

    王东宾

    现代文化市场,续集是抽动“经典”陀螺的那条鞭子。惟此,方能唤回人们随机游走于信息海洋的宝贵的注意力。《匠人精神Ⅱ》则是一条出乎作者和读者意料之外的“鞭子”:乍看多余,因“工匠精神”依旧是热门话题,并未淡出人们的视野;再看惊奇,因经其抽动而旋开了“工匠精神”的叠叠意蕴,尽管全书更像一名老者轻声细语式的娓娓道来。

    如果说《匠人精神》更多展示的是“匠人之术”——进阶“工匠”的30条“军规”,《匠人精神Ⅱ》字里行间潜藏的则是“匠人之道”,秋山利辉以其生命成长历程来诠释一名工匠何以“为天命而活”。在作者的平淡叙事中,“21世纪新工匠”的新意内涵隐然生发。这种“新工匠”具有双重特质:抱朴守拙与开放协作。秋山利辉强调人品重于技术,有一流的心性,必有一流的技术。所谓“一流的心性”,即摒除机巧之心,返朴归真,涵养质朴心性。故《匠人精神Ⅱ》不厌其烦叙说的就是“难得糊涂”,“越是笨拙的人越能成为一流人才”。在秋山利辉看来,“笨”更意味着“勤恳、踏实和专心致志”,意味着“即使愚钝也要干得漂亮”。秉承“抱朴守拙”与“精益求精”,必成能工巧匠。

    摒除旧工匠封闭、保守、隐秘的观念,秉持感恩之心、开放协作之胸怀同样是“新工匠”的必备特质。《匠人精神Ⅱ》中进一步阐释30条军规(如 “打招呼”、“联络、报告、协商”等规则)的旨要在于打通团队协作的信息交流障碍,并通过集体生活来强化团队交流。团队协作的内涵还包括通过“传帮带”把隐性知识传承给新人,年长学徒必须承担起指导年轻学徒的责任。最关键之处在于,学徒经过八年艰苦学习磨练成为有价值的新工匠时,秋山利辉却要求他们必须离开会社,到更广阔的天地接受更严格的挑战。所以,本质上秋山木工会社是一个开源开放系统,这也是秋山利辉能够源源不断培养“通行全球的工匠人才”的奥秘所在。

    梁正中在《匠人精神》的推荐序中介绍,董秀玉苦心孤诣促成大陆版本发行意在于振兴几乎失传的“匠人精神”。令人略感欣慰的是,近年来“工匠精神”在我国业已成为一个热门词汇。 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再次强调“工匠精神”,提出要“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一旦把思考视角拉到中国情境中,就很容易发现“工匠精神”更加社会化的表达与展开方式。在这种展开方式下,“工匠精神”不仅仅简单体现于手表、家具、精密仪器等高大上的产品制造领域,以及高铁、大飞机、珠港澳跨海大桥等需要大规模协作的前沿高端领域,更体现于平凡普通的产品服务与工作岗位中。每年的劳模表彰大会都会涌现出许多感人至深的故事,我们的劳模既有技术人员、科研人员等专业人才,也有掏粪工人、车间工人等普通工人,还有企业家等。而且,不仅有个人劳模,还有集体劳动奖章。因此,“工匠精神”是对工作的平等和劳动的尊严的真正认同,是一种“六亿神州尽舜尧”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自我价值发现机制。而只有“工匠精神”、“劳模精神”与“企业家精神”三者有机结合,才能更充分理解“工匠精神”的现代性及其经济与社会内涵,进而激发我们的想象力和制度创新活力。

    这一点在人们很容易迷失在信息海洋、创新普遍依赖于开放协作的知识经济时代尤为重要。哈佛大学法学院昂格尔教授倡导建立一种包容性知识经济,针对的是全球普遍存在的“孤岛”式创新问题,其思想与政策议程整体进入OECD2017年知识经济报告的第四章。昂格尔教授于今年10月下旬在中央党校、清华大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机构先后进行四场学术讲演,讲授其“包容性知识经济”思想体系。其中,个体层面而言,他提出的一个关键概念是“分享的伟大”(shared greatness) ,每个人既应全方面发展自我,追求卓越创新,精益求精,还应关心他人、服务社会,如此才能成就“只死一次”的大人格。结合昂格尔教授的思想,有助于充分理解秋山利辉“为天命而活”的深刻内涵,以及氤氲于《匠人精神Ⅱ》之中的“匠人之道”。如果说开源精神、劳模精神、企业家精神可作为工匠精神在技术、社会、市场等层面的哲学理念表达的话,“分享的伟大”实为工匠精神实践伦理原则的不二选择。

    昂格尔教授在《未来的宗教》中对于“经典”做了这样的界定:经典之为经典,“不仅是记录并发展了新的观念,也提供了精神影响与世俗布道的基础”。本文希望《匠人精神》成为经典的初心正在于:希冀人人能以“分享的伟大”之胸襟愿力与实践伦理织就自己手中旋动经典的那条鞭子。(编辑 董明洁 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