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2月0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传奇”万里挑一 IPO造富不易

李维

    李维

    不过在造富神话的背后,拟IPO投资也面临极大风险。

    例如雅戈尔对金田铜业长达十年的投资,因数次IPO失败至今颗粒无收;而近期IPO审核通过率的不断走低,也将对通过IPO路径实现财富变现的模式形成考验。

    IPO的造富神话并非属于所有市场参与者。

    如果说养元饮品职工持股的造富神话是10多年坚持的苦尽甘来,那么雅戈尔(600177.SH)等投资者先进行突击入股,而后被迫苦等达十年的金田铜业(834178.OC)至今仍然颗粒无收,则代表了一级市场长期投资者的另一种“尴尬”。

    雅戈尔对金田铜业Pre-IPO的投资可谓不菲。

    11年前的2007年8月,雅戈尔携手两家机构以代持方式参与金田铜业增资前的42万股原始股。而就在次年3月申报IPO前夕,雅戈尔再以1.33亿元价格从楼国君等52名自然人股东手中受让包括上述代持股份在内的3700万股金田铜业,折合交易价格3.6元/股。

    然而,申报前夕的突击入股,一度被媒体质疑;而金田铜业的上市计划,也因行业政策变化导致亏损不满足上市条件,以及2008年9月IPO审核的窗口暂停而出现搁浅。

    四年后的春天,不甘失败的金田铜业第二次向A股市场发起冲刺,但恰逢年底首发窗口长达近一年的叫停,加之公司2013年-2014年业绩增长难以维系,进而让金田铜业的第二次IPO宣告失败。

    “IPO有时的确要考虑市场环境和政策时点效应,(金田铜业)两次同时遭遇了行业周期和窗口叫停,也是非常罕见的的。”2月初,北京一家上市公司董秘与21世纪资本研究院讨论金田铜业案例时表示。

    由此,一场10年前的IPO闯关失败,让雅戈尔的突击投资变成了被动的长期持有。2015年年底,两次闯关失败的金田铜业选择退居新三板市场“疗伤”。

    财报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金田铜业净利润分别为1.70亿元、2.87亿元和2.96亿元,每股收益为0.14元、0.24元和0.24元。

    如今,逐渐满足财务标准的金田铜业正在计划卷土重来,去年12月1日,金田铜业再度签订辅导协议试图第三次扣门IPO。

    假使以等期等额方式推算,雅戈尔2017年每股收益约为0.48元,而当年雅戈尔入股金田铜业的估值约为7.5倍;而按照同行业近1月的52倍滚动市盈率计算,雅戈尔押注超过10年的收益未能超过6.93倍。

    同时,金田铜业本身也存在着受到行业因素影响的风险。“从过去两次失败原因能够看出,公司业绩受到行业影响是比较严重的,这一情形能否通过本届大发审委有关持续盈利能力的审核,仍然值得观望。”上述投行保代表示。

    事实上,在IPO的这条造富之路上,日趋从严的发审会的确正在成为阻力更大的“拦路虎”。据21世纪资本研究院统计,自去年10月18日大发审委执剑后,IPO过会率已降至46.81%,而2018年以来的过会率更是降至31.03%。

    “当前IPO审核周期缩短了,不少被否企业或终止审查企业大概率还会解决自身问题后重新报会,”2月5日,北京一家拟IPO的PE机构投资经理坦言,“但这对投资方而言,拉长投资周期也意味着提高机会成本,降低了潜在的高收益。”(编辑:罗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