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2月0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外资卖出+技术性调整: 日经225跌幅一度创28年来最大

姚瑶

    本报记者 姚瑶 上海报道

    全球股市今年1月份以来的接力上涨行情戛然而止。

    在隔夜盘美股大跌后,2月6日,日经225指数午盘一度下挫近7%(下跌超1500点),创1990年11月以来最大跌幅,该指数最终收跌4.73%,更广泛的TOPIX(东证股价指数)收跌4.4%。另外,韩国的KOSPI指数收跌1.54%。

    “这一次全球股市回调的源头来自美国,对于外围市场来说,外资参与程度越高的,影响会越大。” 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总监王昕杰2月6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外资卖出明显

    两个市场中,外国投资者占比不小,外国投资者的参与度可以从官方公布的数据中窥见一斑。相关分析指出,日韩两国股市近日的波动源起于外围市场,并非本土因素所致。

    据东京证券交易所公布的数据,外国机构投资者持有的日本上市公司股票保持在整体的3成左右。另外,外资在日股交易活跃。据东证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外国投资者在东证一部(相当于主板市场)截至2018年1月26日一周的总交易规模(金额)的占比高达7成以上,且外资在自1月9日起的三个交易周处于连续净卖出状态;外资在东证二部(相当于中小板市场)的总交易规模(金额)占比为4成左右,且外资在自1月4日起的三个交易周处于连续净卖出状态。

    另据韩国金融监督院1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底,外国投资者持有的韩国上市公司股票市值占整体的32.9%,达635.9万亿韩元。其中,美国投资者持有的韩国股票市值占外国投资者整体的4成以上,占比最高。

    相关分析指出,去年韩国股市上涨趋势明显,吸引了外资的持续流入。不过,外资的流入态势在近期出现了转变。

    据国际金融协会2月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流入新兴市场的证券市场的外资流从1月30日起开始转为净流出,自彼时起截至2月5日的一周,整体已流出40亿美元,为2016年美国大选以来最多。资金流出集中在股市,为34亿美元,债市相对而言少一些,其中以韩国、印度和泰国流出最多。

    情绪和技术面因素主导

    市场主流观点将近几日全球股市的集体大跌归因于投资者对美联储加息预期的转变,其触发的情绪和技术面变化主导了行情,并非由基本面恶化所致。

    据瑞银的报告,当前全球经济增长高于趋势水平,企业盈利仍稳健,基本面可谓扎实。实际上,就在股市下跌之时,新出炉的数据显示,1月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非制造业指数升至59.9,超过市场预期,新订单和就业分项指数也在增长,表明增长势头依然强劲。美国之外,日本1月的服务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升至3个月来最高水平,中国1月的财新服务业PMI也创下6年来新高。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市场的波动性一直很低,快两年时间没有出现明显回调的情况,可以说是单边交易的状态,伴随着波动率的骤升,还开始出现针对波动率的交易。我认为波动并非基本面的变化引发的,应该是情绪转变、技术面因素引发的下跌行情。”王昕杰也表达了类似观点。

    分析也将日韩股市的下跌指向技术性因素。富达国际基金经理余国维在2月6日发布观点中指出,目前日本的整体经济环境仍然稳健,至今公布的企业盈利普遍较好,因此本次跌市或由技术性因素所致,可能受到量化交易或算法交易的驱动。

    “短期内市场可能会保持高波动。2月5日的大跌可能会加重卖压,这是由于在长线投资者(如养老基金)开始再平衡并逢低吸纳之前,部分系统性策略将被迫减仓,其他投资者也面临追加保证金(Margin Call)的压力。” 瑞银财富管理全球首席投资总监Mark Haefele称。

    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2月6日发布的观点也称,亚洲和欧元区等外围市场,料在本周内延续弱势。

    不过,目前市场并未呈现出典型的避险行情,资金可能已在等待逢低入场的机会。“最近市场比较有趣的现象是,避险资产比如黄金、美债等并未明显上涨,美元也没有出现大涨,从今天的盘面来看的话,我将此解读为资金不急着进入避险资产,还在等待再次入场的时机。比如,我们看到这两个交易日,大量资金南下抄底港股,这反映了市场看好未来一段时间港股走势。”王昕杰说。

    (编辑:杨志锦,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yangzj@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