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春节因素扰动 制造业PMI降至近20个月低位

夏旭田;刘洋

本报记者 夏旭田 实习生 刘洋 北京报道

春节“扰动”PMI指数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2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3%,比上月回落1个百分点,制造业总体延续扩张态势,增速有所放缓。由于2018年春节在2月份中旬,年前年后停产放假、销售放缓对PMI的冲击会集中反映在2月份,其中生产指数下降拉低综合指数PMI 0.7个百分点,是导致PMI指数回落的主要原因。另外,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4.4%,比上月回落0.9个百分点,但高于去年同期0.2个百分点,非制造业总体仍保持较高的景气水平。春节期间是建筑业生产淡季,叠加房地产市场降温的影响,建筑业PMI高位回落拉低了非制造业PMI。业内人士预计,到3月份之后制造业和非制造业PMI都将有所上升。

    

导读

    中国物流信息中心分析预测处处长陈中涛表示,生产指数下降,下拉综合指数PMI 0.7个百分点,是导致PMI指数回落的主要原因。

    

    国家统计局与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2月2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2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3%,比上月回落1.0个百分点,创下了2016年8月以来的新低。受此影响,2月中国综合PMI产出指数为52.9%,相比上月回落了1.7个百分点。

    制造业PMI的13个分项指标中,除了原材料库存指数、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较1月有所上升外,其余11个指数全线回落;其中,生产指数和新订单指数为50.7%和51.0%,分别比上月回落2.8和1.6个百分点。

    受访专家一致认为,2月PMI指数回落的主要原因在于春节的影响。

    生产、订单等多项指数回落

    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指出,从历史数据看,春节所在月份的PMI大多会出现一些调整,2月份该指数的回落属于正常波动。他表示,春节前后是制造业的传统生产淡季,企业普遍停工减产,市场活跃度减弱,这会使得生产活动减缓,需求增速放慢。

    中国社科院工经所工业运行研究室张航燕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今年春节在2月16日,年前年后的影响整体都集中在了2月,因而数据下滑得要更为明显。

    中国物流信息中心分析预测处处长陈中涛表示,生产指数下降,下拉综合指数PMI 0.7个百分点,是导致PMI指数回落的主要原因。

    张航燕表示,春节影响生产的一个主要体现就是企业的用工,在其调研中,部分单位春节假期长达20多天,这会大大影响企业的排产。2月份从业人员指数为48.1%,比上月下降了0.2个百分点。

    赵庆河表示,由于企业员工返乡过节,制造业用工量减少,调查结果显示有18.3%的企业反映劳动力供应不足,高于1月和去年同期水平。

    中国PMI分析小组秘书处负责人、中采咨询总经理于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劳动力供应不足要分两个方面看:其一是季节性的减少,由于春节期间工人要回家过年;其二是就业转移带来的减少,即原来从事制造业,尤其是低端制造业的劳动人口正在转向服务业和其他新兴产业。

    从长期看,全国的制造业雇员情况呈现一个收缩的趋势,近几年制造业本身也正在推动大规模的机器换人,“所以,近期来从业人员指数一直低于50%的荣枯线,而且一直处于波动下行的趋势。这反映了中国经济结构正在进行的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三大订单指数已经连续两个月下降,2月新订单、新出口订单、在手订单指数分别为51%、49%、44.9%,三个指数分别下降了1.6、0.5、0.5个百分点。

    在制造业PMI指数中,新订单指数的权重高达30%,这一指数在2月的大幅下降超出了张航燕的预期。“在此前的调研中,确实不少企业表示近期下行压力较大,新订单处于放缓的状态,但没想到2月会下降这么多。”

    交行金研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指出,1月和2月三大订单指数全部连续下降,主要原因是受到冬季生产淡季的影响,内外需求都有所减弱,其中新出口订单指数连续2个月低于荣枯线,2月BDI指数和原油运输指数均有下降,最近的出口经理人指数明显下滑,预示出口状况可能受到一定影响。

    分企业规模看,大型企业PMI为52.2%,比上月回落0.4个百分点;中、小型企业PMI分别为49.0%和44.8%,分别比上月下降1.1和3.7个百分点。其中,中型企业PMI近4个月首次低于荣枯线;小型企业PMI则是2016年3月以来最低值,3.7个百分点的降幅更是小型企业2012年6月以来最大的单月降幅。

    刘学智表示,本月PMI下行幅度超过预期,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型企业PMI降幅显著大于往年,显示企业经营年初有回落压力,需引起关注。

    张航燕表示,去年以来,不同规模企业的PMI分化非常明显,大型企业的经营状况比中小企业要好,一方面,在经济不确定性因素较多背景下,中小企业抗风险的能力不如大型企业;另一方面,在信贷收紧的情况下,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依然明显。据悉,2018年1月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利率依然高达15.31%。

    原材料价格涨势明显减缓

    另一种分化体现在不同行业之间。据陈中涛介绍,2月消费品行业由于节日效应提前释放,回落较为明显,其PMI指数较上月回落2.2个百分点。基础原材料行业回落幅度也相对较大,回落幅度超过1个百分点。装备制造业、高技术产业受春节因素影响较小,指数不降反升。

    赵庆河表示,高技术制造业在继续加快发展:2月高技术制造业PMI为54.0%,分别高于上月和制造业总体0.8和3.7个百分点。同时,装备制造业扩张加速。装备制造业PMI为51.0%,分别高于上月和制造业总体1.0和0.7个百分点。

    基础原材料行业PMI回落的原因则在于价格的下降。由于春节前后供需减弱,2月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为53.4%,比上月大幅回落了6.3个百分点。

    陈中涛表示,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已经连续两个月下降,本月降幅明显扩大,降至去年下半年以来的最低点。从企业调查来看,反映原材料价格上涨的企业数量明显下降,比重降至36.7%,较上月下降4.6个百分点。张航燕则表示,原材料购进价格的下降是其在前期大幅上涨后的正常回落。

    与此同时,2月出厂价格指数报收49.2%,比上月下降2.6个百分点,这是2017年7月以来该指数首次降至荣枯线以下。

    张航燕表示,出厂价格的疲软说明下游行业在需求端出现了放缓。 “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原材料购进价格的增速是高于出厂价格的,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会对企业造成利润挤压,现在这种情况正在好转。”

    陈中涛亦指出,企业出厂价格指数相应回落,但同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的差距明显缩小,缩小至4.2个百分点,为去年下半年以来的最低值,反映出制造业企业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趋于缓解。

    刘学智表示,由于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和出厂价格指数降幅都较大。PPI中新涨价因素已经明显回落,PPI涨幅整体下降的可能性较大。

    但春节过后,随着需求逐渐回暖,部分工业初级产品和中间产品价格往往会出现一轮迅速的上涨。于颖表示,制造业的购进价格,尤其是原材料类的购进价格在春节后往往会出现季节性的涨价,今年恐怕也并不例外,因此她并不认为未来的PPI会持续下行。

    实际上,企业对未来发展的预期正在继续向好。本月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为58.2%,比上月上升1.4个百分点。

    陈中涛表示,多数企业在春节期间做了充分休整,随着春节结束,生产活动恢复有望加快。

    刘学智表示,季节性因素是年初PMI指数下降的主因,2月下行幅度超过预期。但年初PMI下降并不代表全年经济趋势性走势,还得要看季节性因素减弱之后的反弹力度。预计到3月份之后制造业和非制造业PMI都将有所上升。(编辑:包芳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