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如何防止风险发生与传染,考验各国智慧

    美联储新主席杰伊·鲍威尔日前在第一次对国会作证期间,对美国经济前景做出明显乐观的评估,市场猜测,随着经济加速,美联储可能会加快提升利率的步伐。这一预期导致隔日道指大跌300点,美元重回90关口,10年期美债收益率突破2.90%。

    鲍威尔有在政府部门、研究机构以及金融机构工作的丰富阅历,尤其是长期在金融投资领域的工作经验,这让他对金融市场的认识比单纯的学者型美联储主席更加深入。尽管他或将延续上届主席耶伦的政策,但市场依然从他的言论中寻找到鹰派的痕迹。

    根据他此前的言论,他认为货币政策不能仅仅关注通货膨胀,也要关注资产价格。在去年6月的一次演讲中,他表示美联储加息和缩减资产负债表都有必要,并且提出应不断加息。在此次国会作证期间,他在回答相关提问时表示,“从广泛角度看金融稳定性的话,确实有些资产价格很高(high)”,美联储必须对金融失衡和通胀上行保持警惕。

    一方面,他认为当前的金融不稳定风险显示温和,因为家庭部门的杠杆率较低,银行体系和金融体系相当稳健,他不担心真正的系统性风险在升高。但是,上周五发布的2018年美联储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却显示,美国金融市场存在的风险迹象,包括对冲基金在逐步增加杠杆,特别是股票交易的保证金贷款;一系列跨资产类别的价格“高企”,并担心非金融机构的杠杆率上升等。

    这与中国去年的状况类似,金融体系内部的杠杆率与资产价格都比较过高,中国针对这种情况启动了金融去杠杆的工作,并将防范与化解金融风险作为攻坚战。一直以来,美联储主要关注就业与物价,而对金融资产价格采取观望的态度。考虑到鲍威尔此前强调货币政策也要关注金融资产价格的观点,以及美联储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中认为由于银行的资本流动性强劲,金融领域相关的脆弱性比较低,即使利率意外上升,强劲的资本也能帮助贷款机构消化证券价格下跌的打击。或许,鲍威尔在加息问题上更加强硬,为了抑制金融资产价格而加速加息,就像中国所做的一样,防范金融体系的风险累积。

    应当说,他透过一些零散信息但又可以用逻辑组织起来的做法,是在向市场含蓄地传达其可能的意图,从而在市场中产生预期并做出反应。这样就可以在不过于频繁加息的前提下,让市场自动降低杠杆并使得金融资产价格回落。长期以来,美联储在传递信息时信奉格林斯潘创造的“美联储语言”,即讲话语意暖昧、模棱两可,让市场去猜测意图却永远也没有答案。但是,这种做法在采取长期宽松货币政策之后,往往继续纵容市场的风险偏好,比如去年美联储的宽松政策推动美股继续大幅上涨,不断创下历史纪录。

    或许,鲍威尔看到了金融市场的泡沫风险,他传递出警惕金融市场风险的信息,意在让市场投资者收敛。与此同时,他还强调(因为特朗普税改)财政政策已经变得更加刺激,国际市场对美国产品的需求不断增长,而金融环境依然宽松。这些判断无疑强化其货币收缩的逻辑。

    在鲍威尔的国会证词稿公布之后,根据报道,联邦基金期货暗示美联储在3月会议上加息的概率为97%。此外联邦基金期货暗示交易员认为美联储在2018年加息三次的概率为57%。均强于预期,这也导致了市场作出了明显的反应。

    我们可以称之为美国版的金融去杠杆,美联储也要防范和化解美国的金融风险,通过预期引导市场降杠杆,去泡沫。而且他也表示,除了货币政策,美联储还有许多工具。中国在金融去杠杆的过程中使用了一些结构性政策与工具,并未通过提高基础利率的办法去杠杆。或许,鲍威尔在鹰派言论之下,可能在联邦基准利率方面依然保持温和的姿态,以保护美国经济复苏进程不被打断,与此同时,为了抑制资产价格上涨,使用结构性工具。

    为了应对次贷危机,长期量化宽松的政策导致目前的全球债务水平和杠杆率高于2008年,但各国由于在此期间发行了过多债务,导致政府和市场的杠杆率都处于高位,政府应对风险的能力已经大大降低。现在,包括中美在内的全球经济正处于一个转折点, 中国正处于经济转折阶段,而美国货币政策的变动则对经济增长构成威胁,中美两国之间也因为联系紧密而相互影响,从而让世界经济处于一个微妙平衡的时刻,如何防止风险的发生与传染,是对各国货币当局的一个重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