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扩张”预期落空引连跌 中国铝业重组“破发”

董鹏

本报记者 董鹏 成都报道

导读

    对于上市公司原股东而言,由于中国铝业此次计划增发21.17亿股,将导致公司总股本从149亿股增加至170.2亿股,原股东股份相应稀释。这或许也是机构选择撤离的原因之一。更为重要的是,停牌前与复牌后,铝行业的环境出现重大改变。

    

    直到2月28日收盘,中国铝业(601600.SH)跌停价位上还堆积了491万手的封单,这已经是公司26日复牌以来迎来的第三个“一字”跌停。至此,中国铝业已经跌破了6元/股的增发价格。

    事情起因或源于公司复牌前发布的购买资产方案。公司计划向华融瑞通等8家交易对手方增发21.17亿股,用于购买包头铝业、中铝山东等4家公司的股权。

    “此前买方的投资逻辑,是对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公司会趁机对外整合扩张,以及业绩翻转存在预期,但是最终确定的标的则是原有的子公司股权,这就造成了预期差。”西藏隆源投资总监蒋竞松2月28日指出,同时无论是铝行业,还是二级市场环境均有所改变,最终造成此次异动。

    从行业来看,上市公司停牌时铝价尚处高位,SHFE铝主力合约结算价为16100元/吨,至26日复牌时已经跌至14290元/吨。

    “关键是高库存需要时间来消化,等到铝价反弹最起码要到4月中旬以后,暂时还不知道铝价会否进一步下挫。”百川资讯电解铝行业分析师刘灵安28日介绍称,不过若从中长期来看,行业景气度将大概率提升。

    机构撤离明显

    “像中国铝业这种公司,一般都是买方机构配置比较多,所以当股价连续下跌时就容易出现踩踏。28日尾盘封单仍然很多,预计周四打开跌停并不容易。”蒋竞松表示。

    Wind数据也显示,2017年三季度,便有社保基金111组合、112组合新进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同时持股基金数量达55家之多。

    中国铝业复牌后的成交数据,也印证了主要是机构在撤离。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6日、27日机构席位分别卖出6518万元、4866万元,而同期上市公司成交额仅有10636万元、7982万元,机构席位成交占比至少在60%以上。

    港交所数据也显示,2月23日,港股中国铝业(02600.HK)遭到邓普顿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减持了1746.2万股。

    为何释放了股权收购消息后,中国铝业反而会遭到机构的集中抛售?

    “中铝复牌的时机不好,春节后市场风格出现转换迹象,积累了很高涨幅的蓝筹股都在调整。”成都一位职业投资者2月28日评价称。

    这并非个例。2017年白马股代表之一的老板电器(002508.SZ)27日、28日便出现连续跌停的走势。

    同时,由于中国铝业停牌前连续上涨,使得增发价格大幅低于停牌前8.09元/股的收盘价。换言之,若复牌后股价维持在8.09元,华融瑞通等8家交易对手方将立刻获得34.8%的账面浮盈。

    而对于上市公司原股东而言,由于中国铝业此次计划增发21.17亿股,将导致公司总股本从149亿股增加至170.2亿股,原股东股份相应稀释。这或许也是前述机构选择撤离的原因之一。

    更为重要的是,停牌前与复牌后,铝行业的环境出现重大改变。

    除了前述电解铝期货价格大幅回落外,氧化铝价格也未能幸免。生意社行情数据显示,2月28日山东地区氧化铝市场价2830元/吨,而在2017年10月中旬时这一价格则在3770元/吨附近。

    此次收购标的之一的中铝山东,主营产品便正是氧化铝。对于氧化铝、电解铝的跌价,同期港股更是早有反应,并从2017年9月11日的6.12港元跌到了27日的4.7港元。

    不过,经过三天连续跌停。目前,中国铝业A/H股溢价率已经大幅缩窄,同时港股已经于28日率先反弹。

    行业启动前夕?

    中国铝业的此次收购,不过是对2017年“债转股”的延续。

    彼时,华融瑞通、中国人寿等8家机构,参与了包头铝业等4家公司“债转股”增资,并由此获得了相应股权。

    如今中国铝业再次启动收购,无非是将被稀释的股份收回,并对包头铝业、中铝山东、中州铝业、中铝矿业子公司重新实现100%控股。

    与其他周期性企业类似,虽然2016年原材料价格企稳回升,但是曾经长达5年的熊市所带来的高负债,显然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解决的。

    “截至2017年9月30日,公司有息负债接近1043亿元,年财务费用超过50亿元,一定程度拖累了上市公司的经营表现。”中国铝业在交易方案中指出。

    据中国铝业测算,本次交易完成后,并以上市公司2017年三季度底数据计算,公司负债率将下降6.63个百分点,至65.59%。粗看幅度不大,但是对于钢铁、煤炭和有色这类周期行业而言,已经十分可观。

    不难看出,公司一方面希望通过“债转股”来降低杠杆,另一方面也不想因此失去100%控股。

    与二级市场投资的道理一样,每当行业周期来临前夕,敏锐的产业资本都会提前“加仓”。中国铝业如此急于收回包头铝业等公司股权,或许便是出于对未来的乐观判断。

    “虽然短期内还看不到价格上涨的驱动因素,但是若眼光放长来看,铝行业很可能会从供应过剩向供需平衡,再到供应偏紧的方向演变。”刘灵安表示。

    从供应端来看,2017年采暖季河南、山东等主要产地受到限产,加上部分违规产能处于停产状态。

    “2018年的限产政策还不是很明确,但是继续保持对违规产能的清理,并且难以复产相对确定,这使得供应端有所减弱。”刘灵安指出,变量因素来自于已经淘汰的产能指标,需要在2018年完成转让,这可能加快新增产能上马的速度。

    反观需求端,刘灵安则持特别乐观的态度,“2017年下游很多小型加工厂停产,而大型企业则处于扩张状态,同时铝材料终端应用领域不断拓展,相关技术已经越发成熟。”

    在他看来,目前行业最大的问题在于前期积累的高库存,而经过未来两个月的消化,4、5月份旺季来临时,铝价运行则有望迎来转机。

    此外,铝作为国际定价商品,同LME铝价格联动密切,并与铜、锌等基本金属保持高度相关走势,而如今有色正是业内最为看好的板块之一。

    (编辑:罗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