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0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全国政协委员、国研中心副主任王一鸣: 经济指标好于预期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五方面条件

王尔德

    

■ 王尔德 北京报道

    3月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8年要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统筹推进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各项工作。

    就如何认识2017年的国民经济运行结果以及2018年的经济走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国研中心副主任王一鸣。

    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好于预期

    《21世纪》:如何评价2017年国民经济运行结果?

    王一鸣:2017年,我国经济趋稳向好的态势更加巩固,经济增长的质量、结构、效益更加匹配,转向高质量发展迈出积极步伐。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好于预期。经济增速保持在合理区间,全年增长6.9%,比上年提高0.2个百分点,这是自2011年以来的首次回升。就业保持平稳态势,城镇新增就业人数1351万。物价保持总体稳定,CPI上涨1.6%,涨幅比上年回落0.4个百分点,PPI上涨6.3%,结束了自2012年以来连续5年下降的态势。国际收支继续改善,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由负转正。

    二是结构调整不断深化。消费对经济增长的主导作用增强,2017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8.8%,比资本形成高26.7个百分点。服务业占比提高,服务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51.6%,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58.8%。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由负转正,为9.1%,比上年提高18.7个百分点。

    三是发展动能加快转换。大飞机、“复兴号”、“华龙一号”、量子通信等新技术迅速崛起,工业机器人、新能源汽车、集成电路产量分别增长68.1%、51.1%和18.2%,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3.4%和11.3%,增速分别高于规模以上工业6.8和4.7个百分点,高铁网络、电子商务、移动支付、共享经济等迅速崛起,引领世界潮流。

    四是质量和效益明显改善。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动下,企业对中高速增长的市场环境适应性增强,盈利能力和利润状况明显改善。2017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21%,比2016年加快12.5个百分点。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7.3%,高于经济增速0.4个百分点。财政收入增速由降转升,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7.4%,税收收入增长10.7%,分别比上年加快2.9个和6.3个百分点,扭转了近年来逐年放缓的态势。

    《21世纪》:如何预期2018年的经济走势?

    王一鸣:经济增长中长期取决于潜在增长水平,短期增速在潜在增长率上下波动,受需求条件变化影响。预期2018年,消费将保持相对稳定,出口受去年基数提高影响难有提升,投资受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回调影响将有所下降,综合起来看,经济增速面临小幅回调压力但仍将保持在合理区间。同时,随着经济增长的韧性增强,经济工作的重心应从“稳增长”为主转向“高质量发展”为主。

    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要“开前门”“堵后门”

    《21世纪》:如何评价目前地方债的风险?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健全规范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你有哪些建议?

    王一鸣:近两年,一些地方举债规模较大,特别是在显性债务受到债务上限约束的情况下,通过违规担保、明股实债等举债,增大了隐性债务规模,风险隐患增多。

    去年5月以来,中央出台了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坚决制止地方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融资的文件,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整顿“名股实债”和违法违规担保行为,制止以政府投资基金、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政府购买服务等名义变相举债,并督促指导地方有效防范债务风险,取得明显成效。

    健全规范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要遵循举债同偿债能力相匹配的经济规律,按照“开前门”“堵后门”的原则,开好合法合规举债的“前门”,合理确定分地区地方政府债务限额,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的法制化管理。严格按照企业项目实际,而不是按照政府信用评估融资风险。推进债务信息公开和债务风险的动态监管。严堵违法违规举债的“后门”,绝不允许在法定限额外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债。

    《21世纪》:如何理解政府工作报告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要松紧适度?

    王一鸣:2018年货币政策保持中性,要松紧适度,既要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控制杠杆率增速,又要灵活运用多种工具,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满足流动性需求。适当发挥货币信贷政策的结构引导作用,加大对国民经济重点领域、薄弱环节和社会事业等方面的支持力度,进一步优化信贷结构。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完善金融监管体系,抑制金融体系顺周期波动和风险跨市场传染,维护金融体系稳定,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推动高质量发展具有五方面条件

    《21世纪》: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大力推动高质量发展,我国推动高质量发展具备哪些条件?

    王一鸣:首先,经济结构出现重大变革,为高质量发展创造有利条件。2013-2017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年均为56.2%,高于资本形成12.4个百分点,消费成为经济增长主要驱动力。与需求结构变化相适应,供给结构调整优化,2013-2017年,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年均为52.8%,高于第二产业10.2个百分点。消费贡献上升、服务业占比提高,增强了经济运行的稳定性,改善了高质量发展的基础条件。

    其次,中等收入群体不断扩大,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强大市场驱动力。我国已形成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体,进而推动国内市场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居民对商品和服务的品质、质量要求明显提升,千禧一代、互联网一代更加追求个性化消费,旅游、养老、教育、医疗等服务需求快速增长,由此形成的消费结构向高端化、个性化、服务化转型升级,增强了高质量发展的市场驱动力。

    第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为高质量发展开辟了有效途径。钢铁、煤炭去产能超额完成年度目标任务,房地产库存明显减少,企业杠杆率稳中有降,减税降费成效显现,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等短板加快补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仅有效扭转了供需形势,改善了市场预期,使持续54个月负增长的工业品价格由负转正,工业企业利润明显改善,而且有效增强市场功能,优化了存量资源配置。我国全要素生产率增速自2015年由降转升,扭转了金融危机后的下行态势,反映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提高资源配置效率的重要作用。

    第四,科技创新和技术扩散进入活跃期,为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撑。我国在科技领域从跟跑为主转向跟跑、并跑和领跑并存。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2017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我国创新指数世界排名升至第22位,比2013年提升了13位,成为前25名中唯一的非高收入经济体。推动创新技术产业化,使我国移动支付、电子商务、平台经济、共享单车、新能源汽车等跻身世界前列,增强了高质量发展的技术基础。

    第五,全面深化改革持续推进,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制度保障。改革全面发力、多点突破、纵深推进,主要领域改革主体框架基本确立。“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成为全社会共识。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将进一步激发全社会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心,推进重大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加强产权特别是知识产权保护,扩大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对外开放。改革开放不断深化,将有效改善高质量发展的制度环境。

    (编辑:张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