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0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全国人大代表、深圳大学校长李清泉: 粤港澳大湾区应在 高等教育上深入合作

杜弘禹;易德发

    ■ 杜弘禹  实习生 易德发 北京报道

    3月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京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强调,2018年要出台实施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全面推进内地同香港、澳门互利合作。

    这是粤港澳大湾区连续第二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自2017年被政府工作报告“点题”之后,粤港澳大湾区就一直被寄予推动粤港澳融合发展的厚望,尤其是实现三地更高水平协同创新发展。

    在全国人大代表、深圳大学校长李清泉看来,政府工作报告此番表述体现出国家对粤港澳大湾区的高度战略重视,而大湾区独特格局形成的壁垒与障碍,下一步也必须抓紧破解。

    李清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这就需要中央和国家层面强化顶层设计和统筹协调,聚焦于为促进大湾区内部融合交流提供政策与平台两层助力,一方面推动大湾区内部城市之间要素的顺畅流动,另一方面避免大湾区发展陷入各自为政的局面。

    顶层设计与协调是关键

    《21世纪》:你怎么看粤港澳大湾区未来协同发展?

    李清泉:未来几年,随着交通基础设施逐渐完善,如港珠澳大桥、深中通道和广深港高铁相继开通,交通将不再是大湾区发展掣肘,内部合作也将进一步深化。

    事实上,近年如香港科技大学在深圳设校区、华为在东莞松山湖设研发生产基地,都是未来大湾区内部合作可借鉴的例子。今后,如深圳,由于土地供应限制,一些企业还将逐渐加速外溢,辐射至惠州、东莞和佛山等周边城市,乃至深汕特别合作区。

    《21世纪》:这种大湾区内部的合作深化,将遵循什么样的逻辑规律?

    李清泉:首先,大湾区城市间各有专攻,各有优势,如香港的优势是高等教育和基础研究,深圳在科技产业上成熟,佛山、东莞等诸多珠三角城市则有着雄厚的制造业基础。

    其次,这种城市间的深化合作,必将是市场导向的行为结果。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完全脱离政府作用,政府应通过政策引导大湾区内部城市、企业更合理把握这一机遇,如对佛山、东莞等制造业城市而言,应通过加强政府引导,让香港、深圳的科技创新资源与当地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更快、更好的结合。

    《21世纪》:你怎么看待政策力量将在未来大湾区建设中起的作用?

    李清泉:对比旧金山、纽约和东京等国际一流湾区来看,粤港澳大湾区有其特殊性,一共覆盖11个城市,并且涉及“一国两制三关税区”,这使得其存在着行政壁垒和法律体系差异等机制体制问题。并且,这种局面在短时间内难以打破。

    所以,我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发展目标的实现,最为关键的一点还在于政府必须发挥好的引导和推动作用,通过及时介入协调,弥补纯粹市场主导的不足之处。其中,尤为重要的是国家层面要做出合理有效的顶层设计和协调,一方面推动大湾区内部城市之间要素的顺畅流动,另一方面也可避免大湾区陷入各自为政的局面。

    《21世纪》:那么,你认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需要什么样的顶层设计框架?

    李清泉:顶层设计应聚焦于为促进大湾区内部融合交流提供两层助力:政策与平台。政策层面上,比如香港科研人员到内地的便利化,以及科研经费的跨境使用,能让内地的科研经费在香港使用,这些都需要政策进行相应的支撑和管理。

    其次,平台作为政策的承接,则更为具体。比如,香港高校科研人员要到内地开展交流合作,必须要有相应平台能从中牵线搭桥、沟通信息,让彼此了解各自技术与需求。

    这两个层面缺一不可,并都需在顶层设计下作出安排部署。这两个层次构建完善后,未来大湾区内部科技资源共享流动或创新资源协同效应就能发挥出来。

    建立“湾区联合大学”

    《21世纪》:你这次提出创建“湾区联合大学”,就是希望打造一个平台?

    李清泉:我们建议在中央政府支持下,粤港澳三地政府和大学合作、社会参与创建一所新时代新型联合大学,作为区域高等教育合作平台与枢纽,以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突破高等教育交流合作的体制壁垒,推动大湾区高等教育协同发展与跨越式发展。

    这可以设置成一所以一定实体校园和运行机构为依托,跨区域、多校园、跨学科、综合性、国际化的联合大学,既不是一所传统大学,也不是虚拟大学,而是一所“虚实结合”的新时代新型大学,形成一个高度开放、包容的合作枢纽与共享平台。

    此外,可由粤港澳地方政府和社会资本共同设立“粤港澳大湾区高等教育协同发展与科技创新基金”,包括用于基础设施建设、重大教育与科技合作项目推进等,以及用于资助合作研究课题、教师互聘互访、学分互认、产学研合作等费用。

    《21世纪》:这一建议背后具体的现实考量是什么?

    李清泉:与其它世界级湾区相比,当前粤港澳大湾区在教育和科技领域的合作仍明显滞后,未能形成支撑“一带一路”倡议、推动湾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合力。

    这首先表现在地区高等教育发展不平衡,差距显著,目前香港的高等教育最发达,广州次之,澳门、深圳、珠海居中,而其他城市则相对薄弱。

    其次,粤港澳三地制度差异明显,三地没有形成协同发展机制,也缺乏有效的共享与合作平台,导致在教育和科技领域的实质性合作进展缓慢。

    此外,从整个大湾区来看,高等教育发展整体滞后于经济社会发展和技术创新步伐。也就是说,粤港澳大湾区当前还未能形成与世界级大湾区建设相匹配的高等教育协同创新体系,也未能支撑引领智能时代发展趋势的高科技研发体系建设。

    《21世纪》:你认为成立“湾区联合大学”能发挥什么作用?

    李清泉:我认为,如能成立“湾区联合大学”,将对整个粤港澳大湾区的高等教育深入合作和协同发展起到“牵一发动全局”的联动效应。

    从作为粤港澳学生交流平台来看,这有利于增进港澳青年的国家意识和爱国精神;从打破粤港澳高等教育合作的体制壁垒来看,则有利于实现大湾区高等教育跨越式发展,即通过充分利用三地各自政策和制度优势,调动多方力量,创新体制机制,实质性推动三地高等教育合作交流与资源整合,为创建新型世界一流大学探索新路。

    更为重要的是,如能将“湾区联合大学”打造成区域高等教育合作和科技合作枢纽,显然将增强粤港澳高等教育对国家战略和区域经济发展的支持力度。

    这包括以其为平台,可与国际一流实验室和大学合作创建若干联合实验室和协同创新中心,建立引领智能时代发展趋势的研发体系,围绕机器人与智能系统、智能制造、第三代半导体技术、生命科学等前沿领域开展协同创新研究。

    此外,以其为媒介,则可推动建立战略联盟和实体联合研发机构,实现大学、企业、市场、资本的有效对接和良性互动,创新科研成果市场化转化机制。这些都将有力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立完善的“产学研”一体化协同创新生态,为区域内经济社会发展和“一带一路”倡议提供强力支撑。 (编辑:陈洁,如有建议意见请联系:duhy@21jingji.com,chenjie@21jingji.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