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1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专访挪威驻广州总领事司铎莱: 北极能源与航道将开辟中挪合作空间

吴睿婕

本报记者 吴睿婕 广州报道

导读

    中国已经逐渐强大,并开始在世界舞台上承担更多的大国责任,致力于北极事务便是其中一个体现,中挪两国也正在为深入的合作进行规划。

    

    挪威外交大臣伊娜·埃里克森·瑟雷德1月底在北极前沿大会上表示,当中国成为北极理事会正式观察员国时,挪威对此鼎力支持,挪威期待中国积极参与全球航运、环境保护和渔业开发等北极事务。

    近日,就中挪如何在北极能源与航道方面进行合作、两国如何共同发展绿色经济、中企在挪威投资的前景、以及双方自贸协定谈判的进程等问题,挪威驻广州总领事司铎莱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

    “中国在北极事务中的积极性和责任感充分体现了大国形象。”司铎莱对记者说,“除北极事务外,中挪各领域的共同点和互补性兼备,在海洋渔业经济、航运发展、绿色产业等领域,双方共同面对着挑战和机遇,在现有合作的基础上,还需更重视学术研究方面的交流。”

    中挪可进行北极能源开发政策研究

    《21世纪》:目前中国对北极的了解以及研究也越来越深入,并于2013年成为北极理事会的观察员国。中挪两国在北极事务上会有哪些合作空间?

    司铎莱:作为北极国家,我们对北极事务已关注了许多年,如今,中国已经逐渐强大,并开始在世界舞台上承担更多的大国责任,致力于北极事务便是其中一个体现,中挪两国也正在为深入的合作进行规划。特别值得提出的是,在北极能源方面,我们应该进一步开拓合作空间。北极的自然环境十分敏感脆弱,任何一个想要开发北极能源的国家必须先对北极有一定的了解和尊重,并且要以可持续的方式进行开发。中国和挪威在这一点上早已达成共识,即便我们现在已经有了相对可靠的开发技术,也不会急着对北极的能源进行瓜分,而是会选择等待更加成熟技术的出现。我认为,在这一点上,中挪两国可以一同就北极能源可持续开发的政策进行研究。

    《21世纪》:被誉为“冰上丝绸之路”的北极航道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延伸,对挪威来说意味着什么?

    司铎莱:毫无疑问,北极航道让欧洲和亚洲之间的海洋运输更便利了,距离更短,所需时间更少,比如中国和挪威便因北极航道而缩短了不少距离。更重要的是,北极航道增加了挪威北部地区与其他国家和地区交流的机会,挪威北部是挪威尚待开发的地区之一,但该地区实际上有很好的发展前景,有着大量的商业机会和旅游业资源,北极航道将为该地区的经济发展带来新的动力。

    在发展绿色经济方面互相借鉴学习

    《21世纪》:去年挪威首相访华时,除谈到北极事务外,还特别提到了两国可以在海洋经济合作上有进一步的交流。你可以具体谈谈吗?

    司铎莱:中国和挪威都是世界闻名的海洋大国和渔业大国,我认为,在海洋运输领域的合作将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减少排放这一全球议题上,我们应更关注如何在海洋运输过程中减少污染排放、如何让海洋运输更清洁等问题。此外,海洋废物的管理也应引起重视。当沙滩上充满垃圾,海水变得浑浊,这些污染将对海里的生物资源造成巨大的影响,而且也都实实在在地影响了人们的生活,人们都期待着政府能够为此作出更多的努力。

    《21世纪》:不管是北极事务还是海洋经济,都免不了提到绿色、可持续发展。该产业也一直是挪威非常注重的领域,你认为,挪威可以为中国提供哪些借鉴?

    司铎莱:我们一直致力于通过技术进步和新能源的开发利用以减少对煤炭和石油等能源的依赖,在社会的各个方面都嵌入了绿色发展的观念,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在公共交通领域。我们正大力发展电动交通工具,在挪威首都奥斯陆,我们已经进口了中国制造的比亚迪电动汽车,几年后,挪威将把所有的公共汽车换成电动车。显然,我们已经不是一个建议提供者,而是正在和中国互相借鉴,这是一个双向学习的良性趋势。去年我们的首相访华时便已经对中国绿色发展的速度感到惊讶,我认为,中国的绿色发展有着强劲趋势,但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企业之间的合作或投资,还应注重两国高校学术上的共同研究,这不仅仅针对于绿色产业,还有许多其他我们有共同利益,或可以优势互补的领域。去年,挪威研究理事会和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NSFC)已同意为双方的合作研究项目提供基金支持,我相信在接下来的几年,我们很快会看到突破。

    《21世纪》:你提到,挪威引进了比亚迪的电动汽车,中国的企业在挪威开始打开市场,挪威有哪些优势能够吸引中国企业的投资?

    司铎莱:许多中国企业正积极寻求全球化,在世界各国各城市投资设厂,相对于其它欧洲国家来说,挪威电力成本很低,这对于一些对电力需求很大的中国制造企业来说有很大的吸引力,企业可以减少成本,从而提高效率。此外,对于科创企业来讲,挪威有着很好的创新环境,因此小型初创企业同样也可以寻找到感兴趣的投资机会。挪威为高新技术产业提供了很有活力的营商环境,在挪威的首都奥斯陆,我们还设有专门的高新技术产业和创新研究的区域。另一方面,挪威的法律制度非常完善,司法体系运作高效,投资环境安全可靠,社会廉洁度高,气候宜人,这些因素都使挪威成为投资者青睐的目的地。

    挪威对中国鱼类出口有望持续增长

    《21世纪》:2017年上半年,中挪双边贸易总额约47亿美元,同比有所下降。而根据中国与挪威渔业部门公布的“2025计划”,2025年挪威对华仅是海产品出口额就要提高至100亿元人民币。在你看来,应如何提高中挪双边贸易水平? 双方的自贸协定谈判也已重启,目前成果如何?

    司铎莱:我认为,了解彼此的优势很重要,这也是为什么中挪各代表团互访的次数正逐渐增加。不管是在政府层面还是企业层面,中挪两国正不断增强沟通,互相了解对方市场的机会和潜能。据我了解,我们至少现在是在自贸协定第九轮谈判第三次会议的准备阶段了。谈判不是一蹴而就的,因为两国都有自己想要捍卫的立场。我相信我们最终会达成一致,签订一个双方都满意的自贸协定。我们最有优势的产品就是鱼类, 2017年挪威对中国鱼类产品的出口增加了25%以上,在未来几年我们也很可能会延续这样的增长趋势。我们的三文鱼对中国出口量曾经非常大,然而现在又回到了起点,2017年底,三文鱼的出口量已略有增加。当我在广州的超市和人们交谈时,我听到很多人说希望有更多的挪威三文鱼,这让我对三文鱼的出口更有信心,我们也在加强对挪威产品的推广工作。

    《21世纪》:2017年,中国赴挪威游客猛增,2017年前三个月,在挪威过夜的中国游客同比增长超过了90%。在你看来,应如何保持这样的增长势头?

    司铎莱:我已经在外交部门工作快30年了,每次提到挪威旅游业,我总是说,我们的旅游产品浑然天成,几乎不需要任何的加工和包装。当然,即使这样,在中国,我们还要以中国人喜欢的方式来推广挪威的旅游产品。目前,我们的工作重点是将挪威打造成为一个全年的旅游胜地,让挪威的旅游业整一年都保持旺盛。冬季是我们的旅游旺季,中国游客对挪威的自然风光十分感兴趣,挪威有着美丽的海岸线,充满冒险趣味的冰川,但冬天的天气比较极端,实际上,我们每年持续三到四个月的夏季气候十分宜人,游客除了欣赏自然景观外,还可以感受我们的人文景观,挪威既有古代维京时期的遗迹,也有具有现代特色的建筑,还有大量的博物馆和艺术馆等等,它们都将成为游客的上佳选择,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样的信息传递出去。(编辑:赵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