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1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北八道的前世今生: 从铁路物流到杠杆操纵市场

彭苏平

本报记者 彭苏平 上海报道

起底北八道

    日前,证监会开出史上金额最高的罚单。因涉嫌多账户、运用巨额杠杆资金操纵多只次新股股票,北八道集团及相关责任人被证监会处以没一罚五的顶格处罚,罚金高达56.7亿。那么北八道是一个怎样的企业?据了解,北八道的部分资金来源于场外配资,这究竟存在着怎样的一个利益链条?高额的处罚如何执行落地?本专题将展开调查分析。(杨志锦)

    

导读

    依靠上海的物业,林庆丰从银行、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处借得款项60余亿元人民币,这些银行均不在上海,而是散落在厦门、郑州等多个业务区域。

    

    一场春雨。“北八道集团大厦”蓦然伫立在上海外高桥保税区内,显眼而低调。

    它是周围楼层中较高的一座,但楼上的几个红色大字早在几天前便已撤下,它的房东正是刚刚被证监会开出56.7亿罚单的神秘集团。

    林庆丰,1962年出生于福建省三明市的一个渔村,早年在厦门开始进入物流领域,后进入河南、陕西、江西等地,其控制的北八道(厦门)物流集团有限公司一度是国内最大的民营铁路集装箱运营商。

    2013年开始,林庆丰及其女林玉婷开始进入上海。在这片经济与贸易的中心,他们先后设立多家公司,业务领域遍及物流、贸易、金融以及房地产。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林氏父女在上海至少拥有三处房地产及物业资产,其中一处便位于文首提到的外高桥保税区内。

    然而,北八道的物流业务并未在上海实质性展开,其名下多套商业地产、工业厂房均处于出租状态,甚至多账户操纵次新股的场所也不在寻常的办公地点,而是在林庆丰的私人“住宅”。尽管租金并不是很高,且很多楼层至今仍处于空置状态,但这些房地产物业对北八道却意义重大。

    发家于物流的林庆丰深谙土地的价值。在“后北八道”时期,他常年驻扎上海,远在千里外的物流运输已经很少经由他手。而地产和金融结合所形成的巨大杠杆效应则让他流连忘返。

    截至发稿,记者尚未了解到北八道进入市场进而操纵市场的详情,但通过各种方式取得的巨额借款或许在某种层面上给予了北八道和林庆丰足够的资金支持。根据证监会的通报,去年2月开始,北八道集团涉嫌运用多账户、巨额杠杆资金操纵多只次新股股票。

    而2017年起,林氏父女便开始“淡出”北八道的公司管理层。2017年5月26日,林玉婷、林庆丰分别将持有的北八道集团90%、10%股权无偿转让给林育志和林庆社,同年10月11日,后者又全部转让给上海源之沪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变更为林惠惠。同期,北八道集团的注册资本也由5亿元骤减94%至3000万元。

    类似的情况发生在北八道(厦门)物流集团上,林玉婷和北八道集团都将股份转让至一位名为“何雪”的自然人名下。本报记者了解到,何雪此前曾是七海物流(北八道位于河南的物流公司)的股东。

    此外,2017年北八道还与象屿股份合资成立厦门象道物流有限公司,而公司成立后刚1个月,北八道即把股权全部出让给厦门五店物流公司。与此同时,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发现,多家北八道集团旗下的物流公司纷纷易主甚至改名,一位河南七海物流的人士在电话中表示,公司已与北八道无关,隶属象道物流。

    起步于厦门货运

    在铁路运输行业,北八道及林庆丰以“路子野”著称。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林庆丰是个很“有个性”的人:他平日中不修边幅,见领导甚至常常穿着短裤、拖鞋,但同时他又十分“野”,曾经扬言要把与他有争议的一家公司“搞到破产”。

    林庆丰的事业始于上世纪90年代,彼时他已经在多家公司担任法人、股东或高管。1993年,林庆丰担任了厦门铁路车辆工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1996年,林庆丰又担任了厦门福铁车辆劳动服务总公司储运部法定代表人。

    尽管这两家公司均已经注销,不复存在,但林庆丰的铁路货运事业从那里起步。事实上,“北八道”的名称也由此而来,当年公司在厦门北站承包的正是第八股道的运输业务。

    2000年后,林庆丰先后担任了南京龙浦码头有限公司、湖北荣发物流有限公司以及上饶市国强集装箱货运有限公司的高管。而他真正发迹却在河南。

    隶属于北八道厦门的河南七海物流集团(下称“七海物流”)于2006年成立,林庆丰不仅购置了大量的集装箱,还建设了专门的物流货场。

    当时,国有大型集装箱运输企业——中铁集装箱刚刚挂牌三年,但是北八道的名气已经渐渐打响。不久后,2009年、2010年,北八道的铁路运输业务扩展至江西高安、陕西咸阳。

    数据显示,成立之初,北八道高安物流公司的集装箱运输量不足一万箱,仅过了两年,便发展到2.6万箱。

    迅速扩张的背后,是巨额利益的驱动。2014年,《财经国家周刊》的一篇调查详细揭示了北八道的“野蛮”资本积累史:违规运输煤炭,并用“套箱”等方法偷逃铁路运费。

    这些粗狂大胆的运输方式让业内人士惊叹不已。

    据《中国铁路总公司关于修改部分货运规章的通知》,第14条明确规定,将“未经铁道部批准,散堆装货物不得使用通用集装箱装运”修改为“煤(品类代码01)、焦炭(品类代码03)和铁矿石(品类代码041)三个品类的货物,不得采用集装箱运输”。

    “这也就意味着,明令禁止集装箱运输运输煤炭、铁矿石、焦炭。”行业媒体“港口圈”评论,但是另一方面,铁路总公司也在近两年尝试铁路集装箱运煤的方式。

    例如,2016年,钦州首开“敞顶集装箱”煤炭直达专列;同年,上海铁路局也对外宣称,首次用开顶式干散货集装箱装运块煤取得成功。

    可以确定的是,密封集装箱运煤是不被鼓励的。林庆丰如何安然无恙地度过2016年前的一两年?尚无定论。

    高额借款

    广为知悉的是,林庆丰于2013年进入上海市场,从此开启了“厦门物流、上海金融”的“后北八道”时代。

    但可考的是,林庆丰至少在2012年便开始了上海“征程”,而与很多个人投资者一样,他来上海的第一件事便是买房。

    这是一个颇为明智的决定,尽管商业用地在这些年来并未获得媲美居民住宅的增长幅度,但它们给了林庆丰很多撬动市场的机会。

    “集团早年在咸阳、高安的投资都太大了,很难在短期内盈利。”知情人士表示,尽管业务量做得很大,但前期成本太高,营收很难覆盖。以陕西咸阳的项目为例,初期投资就高达5亿,并在短期内增加到6亿。

    据悉,2012年林庆丰在上海购置了第一个物业,为陆家嘴东路161号部分办公室,此后又购置了紫锦城,拥有2、3楼的部分办公室及4、5、6层楼;2013年,林庆丰在上海自贸区购置一批物业,据了解,尽管属性是工业厂房,但是总面积约有6.5万平方米。

    上述调查报道也提及了林庆丰的购房轨迹。2013年11月,北八道集团前身以9650万元的价格竞得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新发展有限公司自贸区工业仓储1万余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

    同年4月,北八道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在上海成立,这个初期注册资本仅有10万元的小公司,成了日后投资、控制几家公司的北八道集团。

    2014年10月,林庆丰曾经试图对他旗下的各资产进行整合,当时“北八道投资”更名为“北八道集团”。

    21世纪经济报道获得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林当时想成立一个“北八道集团”的企业法人联合体,母公司为北八道集团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为北八道(厦门)物流集团有限公司、北八道(上海)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北八道(上海)物流有限公司、北八道(咸阳)物流有限公司、四川富临运业集团成都集装箱有限公司。

    其中,北八道(上海)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房地产的出租等业务。但记者3月15日走访发现,上海自贸区内两幢楼层的出租率均非常低,而在此前,北八道集团的办公地址也显示在此地,但“北八道”的牌子已被撤下,三层以上楼层全部空置,且十分混乱;而另一幢楼“信泰融资”则没有北八道集团旗下企业入驻。

    这些物业、地产均成为林庆丰抵押贷款的保证。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仅依靠这些上海的物业,林庆丰从银行、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处借得款项60余亿元人民币,这些银行均不在上海,而是散落在厦门、郑州等多个业务区域。

    上述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北八道能够从银行处贷得比抵押房地产价值高出许多的款项,且为了规避审查,采取重复抵押、多次借贷的方式。

    尽管抵押物可能不止于房地产,但从这一系列档案中可以对北八道的贷款数量窥知一二。这些借款的流向尚不得而知,但无疑为北八道集团和林庆丰提供了足够的资金支持。

    事实上,近年来不仅通过银行借款,其还曾试图在民间进行大笔数额的借款。例如,北八道曾试图向浙江金华人朱某借款两亿元,后因纠纷而对簿公堂。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最高人民法院网站上查询,北八道紫锦城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因牵扯民间借贷的连带责任,于2017年3月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编辑:林虹 记者微信号:psp2624734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