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企纷纷申请钢铝避税 美商务部:只有很少可豁免 - 21世纪经济报道
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1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美企纷纷申请钢铝避税 美商务部:只有很少可豁免

和佳;翟少辉

本报记者 和佳 翟少辉 北京、上海报道

导读

    “这次钢铝关税涉及的产品范围大,从以往情况来看,这种做法很罕见,至于会不会豁免,就要看这些行业对特朗普到底有多大影响力,是否有足够的游说能力。”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商务部经贸政策咨询委员会对外贸易专家屠新泉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称。

    

    美国进口钢铝关税将于3月23日起执行,美国进口商正在设法申请产品排除,但外媒消息称成功排除的机会可能很小。知情人士透露,美商务部官员并不希望排除很多产品,而是更倾向于增加美国钢铝工业的产能来满足国内需求。

    与此同时,近期白宫人事变动频繁。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称,白宫人事变动可能标志着对华强硬派比以前得势,中美贸易摩擦可能也会加剧。“贸易摩擦如果加剧,会否与政治、外交方面的动作结合起来,值得关注。”

    企业较难申请关税豁免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商务部官员正准备在本周末或下周初,针对寻求关税排除的相关行业公司发布一个详细计划。报道称,如果政府认为一种钢铝产品,在美国的生产无法满足数量和质量,并且这种材料可以在日本市场或其他美国盟友处获得,例如用于轮胎的优质钢材,理论上可进行排除。

    但知情人士称,即使申请了产品排除,也仍很可能在关税措施执行后为进口钢铝产品支付关税。因为美商务部官员并不希望排除很多产品,而是更倾向于增加美国钢铝工业的产能来满足国内需求。

    “这次钢铝关税涉及的产品范围大,从以往情况来看,这种做法很罕见,至于会不会豁免,就要看这些行业对特朗普到底有多大影响力,是否有足够的游说能力。”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商务部经贸政策咨询委员会对外贸易专家屠新泉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称。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磊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认为,根据美方公布的232措施总统令(proclamation)设置的排除规则,有三条规则路径:第一条是总统依职权,基于“政府磋商”达成的满意替代方案,将某国产品排除出征税范围,这是特朗普政府给自己留出了后续同各国谈判的空间;第二条是商务部基于“其他国家安全考虑”的排除;第三条是在数量、质量上难以满足美国国内需求而需要进口的产品,由美国企业作为主体向商务部申请排除。相对于第一条路径而言,后两条路径都更侧重于技术层面。

    “尽管提供了三条路径,但对企业来说,只有一条是有效的,也就是第三条。因为总统依职权排除和商务部基于国家安全考虑的排除,都很难适用于企业。并且,美国国内企业以国内短缺为由提出产品排除的条件较高,也需要中国出口企业充分地调动美国进口商的积极性,并给予全力支持。” 孙磊说。

    “对华强硬派”得势

    近日,白宫人事变动也在上演。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过推特宣布,将委派现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接任现国务卿蒂勒森的职务;14日,CNBC资深评论员库德洛与白宫发言人桑德斯也分别确认,前者将接替科恩出任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成为白宫首席经济顾问。

    CNBC表示,库德洛就任后的首要任务便是围绕钢铝关税决定与白宫展开磋商,这似乎是白宫接下来强硬战略的一部分。

    而库德洛也确实在为此“热身”。3月14日,在CNBC的访谈节目中,库德洛表示,起初他反对的是全面关税,但当意识到白宫将对加拿大、墨西哥以及其他有意愿与美国协商的“盟友”给予豁免时,其态度就发生了转变。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蒂勒森的离任,特别是蓬佩奥未来获得提名并得到国会参议院批准后的接任,基本上是强化了所谓“军人群体”在特朗普外交政策议程中的倾向,会呈现出很强的军事鹰派色彩。而科恩的位置如果由库德洛接任,虽然库德洛与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理念上存在一定区别,但目前看基本上也不会转变未来一段时间纳瓦罗等人的“本土主义”倾向主导特朗普经贸政策的趋势,换言之,可以说贸易鹰派也在经贸领域占据了上风。

    刁大明进一步指出,上述情形可能会促使特朗普政府在安全和经济领域上的对外政策更加强势。军事鹰派和贸易鹰派之间也存在着分歧,主要的问题其实就是对作为主要贸易伙伴的盟友的政策,军事鹰派出于对盟友关系的捍卫,反对贸易鹰派对盟友进行关税战、贸易战。

    “但他们之间目前看正在达成更多共识:一个是,对盟友采取豁免,这是纳瓦罗接受的,也是库德洛反复提及的,是满足军事鹰派需求的;另一个就是去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里提到的那句话‘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所以,贸易鹰派和军事鹰派极可能共同针对中、俄等国家施加压力,这个由特朗普团队内部重构而带来的可能性的确值得我们密切关注。” 刁大明说。

    (编辑:辛灵,如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联系xinlingfly200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