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1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居民控杠杆急进 监管与银行严查 消费贷款底层资产

辛继召

    本报记者 辛继召 深圳报道

    自2017年以来,消费类信用贷款一直处于严管之下,但这次情况与之前有所不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一方面,部分银行要求客户提供消费贷的对应消费单据或发票,否则要求借款人提前还款;另一方面,有地方监管已经开始要求实质性穿透银行信贷底层资产,协调当地多家银行联动,监测消费贷跨行流向,这一情况为此前少见。

    虽然总额上升,但部分发达地区银行人士反馈今年以来消费类贷款规模已有所下降。

    机构人士反馈称,中国居民杠杆率问题在于上升比较快,但是还没有达到太高而产生风险的程度,上升较快则不利于消费的提升。“监管机构非常关注居民杠杆快速提升。原因不是认为杠杆太高,而是因为升得太快。”

    今年两会期间,银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目前,各地区房地产信贷压力测试情况存在一定差异,但总体来说,风险可控,“银监会仍将高度重视房地产市场风险,不能任其滋生泡沫”。

    穿透严查消费贷

    “去年以来监管查得比较严,消费贷业务比较难做,我们今年的消费贷款规模下降比较多。”某大行深圳分行零售负责人表示,他未透露具体数据变化,但表示自2017年以来,监管加强了对消费信贷的调查,对贷款人资质、贷款用途进行重点监管。

    华南某股份行高管表示,当前对消费类贷款的监管重点是流入楼市、以贷还贷等问题。

    银监会在2018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表示,努力抑制居民杠杆率,重点是控制居民杠杆率的过快增长,打击挪用消费贷款、违规透支信用卡等行为,严控个人贷款违规流入股市和房市。

    对于如何严查消费贷,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一方面,部分银行要求客户提供消费贷的对应消费单据或发票,否则要求借款人提前还款;另一方面,有地方监管已经开始要求实质性穿透银行信贷底层资产,监测消费贷跨行流向。

    自去年9月开始,就有银行给消费贷申请人发短信,称“为持续追踪资金使用情况,现需您上传资金的相关消费凭证”。监管穿透调查消费贷的情况为此前鲜见,显示此次严查消费贷的力度之强。

    穿透过程具体为,借款人若在A银行申请一笔消费类贷款,即使注明贷款用途并非买房,若将该贷款转账打款到地产公司或中介账户,则银行很容易查出贷款是否被用于购房;但将该笔贷款转账至B银行甚至进行多层转账,不同银行间由于数据互不联通,此前实际上无法确定贷款具体流向。本次严查消费类贷款流向楼市,有的地方监管机构已对不同银行进行协调,力图穿透两层甚至多层,通过对信贷资产资产流向的调查,查清消费贷是否被最终用于买房。

    重罚流入楼市或股市

    严查消费贷之下,监管重手处罚银行违规将消费贷流入楼市等情况。有大行分行人士称,“去年以来一直是监管大年,基本上是‘每查必罚’。”

    根据银监会等的罚单,仅从2018年公布情况来看,因“个人消费贷款违规购房”被处罚的包括:招商银行嘉兴分行被罚25万元,天津滨海江淮村镇银行被罚20万元,中国银行嘉兴市分行被罚30万元;中原银行郑州分行因个人综合消费贷款被挪用于“购房首付”,违规向借款人发放虚假按揭贷款等原因,被罚90万元。湖北消费金融公司因贷前调查、贷时审查不到位,导致贷款资金被挪用,被罚40万元。

    除了违规流入楼市之外,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票市场也是不少银行业机构“吃罚单”的原因。因“个人消费贷款违规流入股市”等原因被处罚的就包括:泉州银行厦门分行被罚款25万元,邮储银行厦门分行被罚30万元。九江银行新余分行“利用本人消费贷款买卖信托产品”被罚5万元。

    若从2017年来看,根据一份第三方统计,银监系统一共开出109张涉及房地产的罚单,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违规向房地产企业发放贷款的行为,共有55张;第二类是违规向个人发放住房按揭贷款的行为,共有44张;第三类是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的行为,共有12张。其中,有近10单原因是“首付款资金来源审查不严格”。

    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这一案由中,能看出具体违规行为的,都是以消费贷金额支付了房屋首付款。对这一违法行为的处罚以及上述对首付款资金来源审查不严格的处罚,都是楼市“去杠杆”要求,在罚单层面的一种体现。

    警惕居民杠杆率过快上升

    一边是严查消费贷,一边是部分银行力推消费贷。

    从数据看,多位机构人士和分析师警示了居民杠杆率上升过快的风险。“1-2月,住户部门呈现长期贷款下降而短期贷款上升的局面,住户长期贷款较去年下降近1000亿,似乎指向地产销售减速;但住户短期贷款较去年大增2200亿,暗示仍有不少消费贷等用于居民购房。”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预计地产调控政策仍会保持严厉,避免居民过度加杠杆,但因城施策或更明显。

    “消费类信用贷款是高收益资产,通过大数据风控和互联网模式获客,这不是之前扫楼发信用卡可以相提并论的,信用贷现在还在风口上,为了占领未来市场阵地,各家银行都是不遗余力。”某华东城商行高管表示。

    但过快的居民杠杆率提升,将带来一定风险。

    某华南股份行人士表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的最大原因就是家庭负债过高,所以银行会对负债的情况进行非常强的监控。美国2017年每个家庭平均总负债约14万美元,约合100万元人民币,这已经低于中国。美国个人贷款与GDP占比是70%左右,中国从2016年30%一直上升到40%。上升比较快,但是还没有达到太高而产生风险的程度。

    “从微观层面看,房价上升太快,居民换房之后,现金流紧张,实际上对消费产生挤出。”有城商行人士表示。

    “监管机构非常关注居民杠杆快速提升。原因不是认为杠杆太高,而是因为升的太快。”有华南股份行高管表示,居民杠杆率健康得提升,有利于推动消费,拉动GDP。但在过快提升当中,资金会不会进入股市,会不会进入房市,这是需要关注的。

    (编辑:闫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