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1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铁面发审委“温柔”B面:40企业终止审核、发行人告别“卡位”

谷枫

    本报记者 谷枫 北京报道

    春节后的发审会变得温柔了起来,一共安排的3次发审会上,7家企业悉数过会。在2018年初IPO发审通过率持续创新低的背景下,中介机构和 拟 IPO企业终于可以舒缓一下紧张许久的神经。

    但大发审委从严审核后的一系列监管措施终于在2018年前三月见到了效果,IPO堰塞湖的压力进一步减轻。

    根据证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15日,终止IPO企业的数量为40家,这也创下近3年以来的新高。与此同时,预先披露企业的数量同比出现大幅下滑,这也意味着新增报会企业在减少。

    数据变化之下反馈的正是IPO 生态的嬗变。

    三板企业成终止主力

    根据证监会3月9日公布的最新一期 IPO在审企业名单显示,目前上交所排队的企业有196家,深交所中小板和创业板排队的企业分别有61家和139家。也就是说,处于正常进度的企业有396家,这也是IPO堰塞湖问题出现后为数不多排队企业数量低于400家的情形。

    另外,沪深交易所中止审核的企业数量合计为19家。可以看出,证监会持续推动IPO发审常态化之下,IPO堰塞湖压力明显缓解。

    终止IPO企业数量的上升也是堰塞湖压力缓解的重要因素。根据记者统计显示,截至3月5日,2018年共有40家企业终止IPO进程,而本周又有超过5家企业宣布撤回IPO材料。

    这一数量毫无疑问达到了近年来的高峰,2017年同期仅有17家企业做出终止IPO的决定。

    2017年底,发行部与市场的沟通中一再释放出信号,解决IPO堰塞湖的其中一个重要步骤便是让此前众多不一定符合发审条件,抱有“卡位”心态的企业撤回材料。

    一位东莞证券投行部人士3月15日告诉记者:“2017年底券商开始在新的监管趋势下撤材料,今年以来的数据能够很好说明中介机构的执行情况。”

    “因为以前排队审核时间长,投行抱着闯关和卡位的心态,一边排队一边解决企业的问题。但现在审核加速,不少企业想办法拖延,导致部分项目在会里长期积压,影响审核秩序。监管层认为与其拖着,不如先撤回,做好规范再申报。” 一位华泰证券资深保代人士对记者表示。

    记者梳理了终止企业的名单后还发现,其中新三板企业在全部撤回材料企业中的占比颇高,有超过10家以上的企业来自于新三板。

    就在本周,3月14日再有两家新三板公司宣布终止 IPO 进程,阳光中科(838982)发布公告称因上市计划调整,公司决定暂时终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

    同日,上海凯鑫(834957)也发布公告称,公司拟调整上市计划、终止首发申请并撤回相关文件。

    “新三板企业终止IPO企业的数量多并不意外,首先在IPO排队审核的名单里就有接近100家的企业在排队,这些企业的质量参差不齐,在低通过率和监管层从严审核的表态下,企业主动终止也是情理之中。总体来说,新三板拟IPO企业的整体质量不算好,这一点低于发审会平均水平的通过率也能说明一定问题。”一位华龙证券新三板业务人士讲到。

    记者了解到,新三板企业不仅 IPO排队数量有所缩水,上市辅导也有出现大面积终止的迹象。

    根据联讯证券统计,2018年以来,已有中教股份、天大清源、林江股份、多普泰、强盛股份、富恒新材等多家新三板企业终止了上市辅导。截至2018年3月14日,新三板处于上市辅导阶段的挂牌企业有460家。

    预先披露下滑

    不仅终止数量在持续攀升,发审委从严审核造成的低通过率对新增 IPO企业的影响同样十分显著。

    最直观的数据便是2018年前三个月预先披露企业的数量大幅下滑,根据证监会官方网站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15日,2018年仅有5家企业完成预先披露。

    “证监会接收企业IPO申请材料后的流程就是预先披露,预先披露数据的大幅减少也就意味着新增申报企业的数量在减少。”前述华泰证券人士表示。

    有市场人士认为,每年前三月因为补充财务报告的原因,这是一年之中IPO企业申报的淡季。但同比的数据却显示,2018年1月至今,新增 IPO企业的数量确实出现了非补充年报因素的下降。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17年同期,完成预先披露企业的数量高达35家,而这一时期也正是 IPO发审常态化明确后,中介机构大干快上的时期。另外,2018年截至3月15的预先披露数据与2017年11月的数据相比也有大幅下滑的迹象。(每年12月底为了不补充年报数据,会有集中申报的情况,因此不予对比。)

    “已经排队的项目,我们很难有办法再拖延进度,监管层之前也表过态,刻意拖延审核进度最终可能会采取现场检查等强制手段,对于中介机构来说,后果就比较严重了。所以我们现在主要精力在劝阻准备报材料的客户上,目前也有客户主动表态愿意暂缓申报,就我了解其他券商也存在类似的情况。”3月14日,一位中信证券资深保代向记者分析了造成预先披露数量大幅下滑的原因。

    终止企业数量增多,而新增申报企业数量减少,此消彼长之间IPO堰塞湖的压力得到了极大缓解,而这也预示着2018年IPO市场将会是一番全新的景象。

    (编辑:杨颖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