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1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分析师变局: 大平台离职严重 中小券商正在崛起

张欣培

本报记者 张欣培 上海报道

导读

    “卖方研究领域是最容易花钱出成绩的,总的来说长期实现盈亏平衡问题也不大。有品牌效应也可以带来机构客户,这也是近几年不断有中小券商加码布局的原因。不过,也有一些券商前期花了大量投入但最终没有做起来的。”上海一家券商分析师向记者表示。

    

    在证券行业这个名利场内,高流动性早已成为常态。随着2017年新财富的结束,新一届的跳槽季早已拉开帷幕。如今,跳槽正当时。有已成功跳槽者,亦有蠢蠢欲动者。

    而一些明星分析师的职业走向,一向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当一名分析师从普通分析师成长为明星分析师后,便迎来了新的职业路径选择。在更好的激励体制、更大的发展空间吸引之下,或同行业流动,或转向买方。

    而与以往不同的是,随着产业资本的介入,这些明星分析师的选择路径更加多元化,如原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以1500万的天价年薪跳槽恒大集团,原民生证券研究所所长管清友选择做智库。

    不过,同行业流动仍是占比最高的选择。而从目前发展趋势来看,大券商研究所已然成为中小券商的“黄埔军校”。一拨拨的明星分析师从国泰君安、安信证券、银河证券等大平台转投新时代证券、天风证券、国盛证券等一批中小券商。

    一名分析师的转型与一家证券公司的转型正在寻求最佳契合点。在这些明星分析师的加盟下,中小券商在卖方研究领域开始迅速崛起。从此前的中泰证券、天风证券到现在势头凶猛的新时代证券、国盛证券。但前提是这些中小券商要支付巨大的成本,同时也面临明星分析师团队出走对自身产生的影响。

    “卖方研究领域是最容易花钱出成绩的,总的来说长期实现盈亏平衡问题也不大。有品牌效应也可以带来机构客户,这也是近几年不断有中小券商加码布局的原因。不过,也有一些券商前期花了大量投入但最终没有做起来的。”上海一家券商分析师向记者表示。

    多元化职业路径选择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小券商加大在卖方研究领域的布局,明星分析师的流动性更加频繁。但与此前不同的是,职业路径的选择也更加多元化,例如同行业流动、跳槽至买方、转型到实业、创业以及成立智库。

    分析师转型成功典范的当数任泽平。2017年底,原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加盟恒大集团。职位为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副总裁级)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恒大集团开出的年薪高达1500万。

    “一些实业逐渐意识到研究的作用,现在也开始从券商挖人,”上海一位券商分析师告诉记者,“有的分析师也转型到企业做董秘。”

    更有欲抓住风口转型者,如原兴业证券研究所所长助理袁煜明。3月1日,袁煜明正式加盟火币中国,担任区块链研究院院长,正式告别近9年的证券从业生涯。

    创业也成为不少明星分析师的选择。2017年底,原民生证券研究所所长管清友离职,自己创业搭建智库平台和投资平台。目前职务是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此外,民生证券原宏观固收研究主管朱振鑫也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盟如是金融研究院。

    “卖方研究员还是属于青春饭,年龄大了做不动了,就会开始寻求转型。”上述分析师表示。普通卖方研究员的职业路径为,从分析师工作两到三年跳槽至买方,担任买方研究员,然后投资经理助理,最终成为一名投资经理。相比之下,明星分析师的选择更为多元化。

    不过,同行业流动仍是主流。根据新财富对明星分析师的职业走向统计,过去15年历史上诞生的第一名分析师/团队中,大约有57%的第一名分析师,仍然在卖方坚守,尽管存在同业流动,但并未转行。他们中又有近75%的第一名分析师,始终坚持在研究同一个行业;有19%的第一名分析师,走上了管理岗位;另有少量分析师内部转岗到其他部门。

    研究所发展的核心是人,当分析师与研究所二者实现有效结合时,研究所才能获得良好发展。“分析师从来都是供大于求,但是优秀的分析师需求一直都很大。”某券商分析师向记者表示。

    大平台成为输出者

    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截至3月14日,全国具有证券投资咨询资格的分析师共有2621人,较去年年底减少约40人。

    超过百人的研究大所只有两家,分别为国泰君安和海通证券。国泰君安分析师数量为118人,海通证券为115人。分析师数量超过90家的有7家,超过50家的有18家。前20家分析师数量占比达到了57.31%。

    这是一个充满诱惑的行业。倘若有新财富傍身,年薪以百万为计,更是各家券商争抢的明星分析师。更好的激励机制、发展空间,都为这些分析师们提供了强有力的跳槽动力。而大券商研究所成为跳槽的主要输出者。

    国泰君安研究所曾被看作是分析师的“黄埔军校”。2015年更是成为新财富的最大赢家,23个行业上榜新财富,多个行业夺魁,包括最具分量的宏观、策略。一时间风光无两。但随后,国泰君安上演了一幕幕出走大戏。任泽平、乔永远、王德伦、戴康等新财富分析师纷纷出走。

    至2017年新财富评选,国泰君安已难再现曾经辉煌。宏观、策略等多个新财富榜单上已不见踪影。2017年上半年的分仓收入已从2015年的第二名下滑至第18名。2017年底,连续2016年、2017年获得最佳分析师中小市值第一名、2017年新财富最受私募欢迎分析师的孙金钜跳槽至新时代证券,与其同去的还有两名国泰君安分析师。

    曾经的“黄埔军校”成为了跳槽的重灾区。另一方面,国泰君安也在不断补充新的分析师。根据证券业协会数据统计,2017年以来新增分析师数量达到了41名。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新财富上榜明星分析师较少选择国泰君安这种大平台,这也导致了国泰君安研究所竞争力的断档。从近两年的新财富评选中可窥见一二。尽管分析师数量业内第一,但随着国泰君安研究所大量知名分析师的跳槽,其在新财富榜单上优势已不再。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国泰君安优秀分析师的大量流失,固然有其自身原因,但与整个行业特征不无相关。从目前趋势上看,大券商的研究所平台显然已经成为中小券商研究所的“黄埔军校”。

    这从大券商补充新分析师数量上可窥见一二。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海通证券2017年以来新增分析师39名,招商证券新增分析师34名,中信证券新增分析师26名。(新增分析师统计中包括券商内部原有员工新获分析师资格)

    新增分析师数量最多的为广发证券。2017年以来新增分析师数量43名。仅今年以来,就新增分析师8名。截至3月15日,广发证券分析师数量是99名。不过,与其他大平台不同的是,广发证券引进了一些知名分析师的加盟。例如,2017年新财富策略第四名,原华泰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戴康就宣布加盟广发证券,担任首席策略分析师。

    中小券商势头正猛

    一边是输出,另一边则是输入。中小券商加大在研究领域的布局,加大了分析师的流动。而这些明星分析师的加盟,则也使一些中小券商开始迅速崛起。

    近两年分析师跳槽尤甚,这与大量中小券商加大卖方研究领域布局不可分开。研究所发展的核心是人,一些中小券商崛起的背后是新财富分析师的流动。

    典型代表者如天风证券。近两年,通过对新财富分析师的大量揽入,天风证券在卖方研究领域异军崛起。在2017年新财富评选中,天风证券成为最大黑马。

    在最具影响力研究机构排名中,天风证券由上届的第七名跃居第二名。此外,还一举夺得本土最佳研究团队第五名、最佳销售团队第二名。首次上榜最佳海外市场研究榜单,并居于第二名。

    分仓收入上效果明显。2017年上半年实现了1.4亿的佣金收入,业内排名由2016年底的第30名上升至第7名。同比增长了40.85倍。2016年底,佣金收入仅为6110.66万元。

    “研究业务是最容易花钱出效果的,短期来看可能有亏损,但从长期来看基本上都不会亏钱。既有品牌效应又可以带来机构客户。尤其是像天风证券已经成为一种成功示范,总会吸引一些中小券商走卖方研究这条道路。”上海一家券商分析师表示。

    于是,一批中小券商加大投入力度。如当前发展势头较猛的为新时代证券和国盛证券。

    去年8月份,原中国银河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所所长潘向东,跳槽至新时代证券,担任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直管研究业务、机构销售业务及投顾。去年年底,原国泰君安中小盘首席分析师孙金钜跳槽至新时代证券,担任研究所所长、首席中小盘研究员。

    根据证券业协会数据,截至3月15日,新时代证券有分析师22名,其中14名是2017年之后加盟的,大部分研究员均从中国银河跳槽而来。今年以来就有5名加盟,其中3名来自国泰君安。不少招聘网站上有新时代招贤纳士的广告。2017年上半年,新时代证券佣金收入仅为1241万元。

    国盛证券也是动作颇大。“以前没怎么听说国盛证券,但现在圈子里基本都知道国盛证券研究院。”一位券商分析师告诉记者。

    去年12月28日,中泰证券研究所负责人杨涛宣布正式从中泰证券跳槽加入国盛证券,主管研究和机构销售业务。杨涛是新财富白金分析师,只有七次获得新财富第一的分析师才会被评为白金分析师。

    截至3月15日,国盛证券分析师数量21名,其中15名分析师是在2018年刚刚加盟进来,而15人当中的14人是从中泰证券而来。截至15日,中泰证券研究员数量44人。

    事实上,近两年中泰证券凭借在研究所领域的发力实现了逆袭。2017年,佣金收入和新财富排名都有大幅上升。但如今,业内担忧的是,随着杨涛率领团队的出走,中泰证券研究所能否保持良好发展态势?

    凭借着明星分析师团队的加入,一家中小券商可能会崛起;但伴随团队的出走,也可能会再度跌倒。实际上,这也是目前中小券商发展面临的问题。若这些分析师团队出走,研究所还能否保持原有的发展?

    尽管众多中小券商纷纷加盟卖方研究领域,但能否最终成功尚是疑问。中小券商吸引明星分析师离不开高额的薪酬,但这些中小券商是否有能力持续支持高额的支出?以挖明星分析师的模式打造出来的天风证券研究所就面临诸多质疑。

    “天风证券尽管在佣金收入已经很靠前,但是它的成本太高。基本都是明星分析师,以我们估算,目前来看,尚不能实现盈利。”一家中小券商分析师向记者表示。

    天风证券研究所这种烧钱模式能否持续?在记者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天风证券此举更多是为了上市做准备。根据证监会网站最新披露,天风证券已于2017年11月27日更新报送预披露招股说明书。

    “每家券商发展研究所的需求不一样,模式也不一样,有盲目砸钱者,也有踏实稳扎稳打并且已经过渡到成熟状态的,当然也有砸了很多钱没有出成果的,不是每家研究所的转型都会成功。”上述分析师表示。

    (编辑:杨颖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