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1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2018年交易所债市展开想象: 政策供给、资金认可为关键

张欣培

    本报记者 张欣培 上海报道

    3月12日,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表示,今年会大力发展交易所债市。“去年因为市场原因,筹资成本比较高,债市发展略慢一点,今年交易所债市还会大力发展。”阎庆民表示。

    我国债券二级市场由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组成。一直以来,都是以银行间债券市场为主,交易所债券市场更多的体现出补充作用。

    2018年交易所债券市场是否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实际上,对于企业与券商投行人员来说,2018年的债券市场将会受到青睐。

    “今年债券市场能否发展起来不仅仅看表态,更重要的是是否有相关的支持政策出台。另一方面,还需看市场资金是否认可。”上海一位私募人士向记者表示。一位券商投行人士则直言,2018年债券机会并不会很好。

    不过也有坚定看多者。如海清FICC频道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他表示,“债市春天”已经到来,并提出十年期国债3.8以上闭着眼睛买。

    交易所债券发展

    事实上,与银行发行的债券相比,交易所债券规模差距仍较大。根据Choice数据统计,2017年,通过交易所发行的债券规模是2616.3亿元,而通过银行系统发行的债券规模是5476.1亿元,是交易所发行规模的2.09倍。

    今年以来,这种差距也开始显示。截至3月15日,通过交易所发行的债券规模是472.34亿元,而通过银行系统发行的债券规模已经达到了1027.1亿元,是交易所发行债券规模的2.17倍。

    东北证券固定收益大金融首席研究员李勇认为,从整体定位来看,交易所市场在债券市场中属于银行间市场的有益补充,是公司企业融资的主要平台。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指出,国内债券市场以银行间市场为主导的格局短时间内不会发生改变。

    业内人士表示,债券市场是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目前交易所债券市场发展相对滞后,监管体制机制不健全,市场基础薄弱。专家建议,下一步要加强监管协调和统筹规划,建设高质量交易所债券市场,进一步提升服务功能,更好支持实体经济和国家战略。

    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向记者表示,大力发展交易所债券市场,也是在积极响应中央提高直接融资比例的号召。“要提高直接融资比例,必须有发达的股市和债市,所以今年股市和债市的发展力度都会加大。”杨德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今年一方面是要防止地方债和企业债违约,另一方面要加大债券市场建设。”杨德龙认为,股市和债市将来都会迎来发展机会。

    实际上,无论是从企业角度还是债券承做人员角度,债券市场在2018年都会受到欢迎。

    “现在定增和股票质押都受到限制,对于企业来说融资渠道有限,发债是一种比较好的融资方式,所以在今年企业融资可能会更偏向发债。”上海一家私募合伙人向记者表示。

    此外,债券也可能会受到券商投行承做人员的青睐。“从投行角度讲,定增项目很少,IPO项目也收紧,相比之下,做债收益还是不错的,一些投行人员会倾向做债。”上述私募合伙人表示。

    二级市场观点现分歧

    2018年,债券市场能否发展起来?券商人士认为,今年债券市场发展如何,不仅看债券审批,更要看今年市场情况。

    “今年债券市场能否发展起来不仅仅看表态,更重要的是是否有相关的支持政策出台。另一方面,还需看市场资金是否认可。”一位私募人士向记者表示,从目前来看,市场是资金短缺。

    “债券能否发出来,不是只看审批环节,还要看市场。现在很多都是有价无市,今年债券市场机会不会特别好,但是下半年会有机会。下半年可以配置一些长久期的债券。”15日,上海一家中小券商的债券承做人士表示。

    前海开源基金杨德龙也表示,经过两年的调整之后,目前债市已经进入到底部的价值区域,不过在底部盘整时间比较长。“债市明年可能会有机会。”杨德龙表示。

    中金公司固收分析师张继强表示,债市的操作重心从2017年的防守、反击到2018年的以正合、以奇胜。

    张继强指出,2017年10月份是看多做空,未来将是“看空做多”,关键在于收益率水平不同。大类资产上正守侧攻,短端性价比较高,并建议逐步适度拉长久期。“真正的高等级信用债在表内外都是稀缺资源,但中低等级信用利差扩大压力大。债券与权益资产相对性价比重新趋于平衡,债有配置价值,股有结构性机会,转债有望发挥‘进可攻、退可守’特性。”张继强表示。

    不过对于债市也有积极看多者。海清FICC频道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就表示,“债市春天”已经到来,并提出十年期国债3.8以上闭着眼睛买。

    “五点原因在于,2018年经济下行压力巨大,‘高通胀’杞人忧天,货币政策边际变化、流动性拐点已至,监管对债市影响高峰已过,中美利差无法制约中国债市。”邓海清表示。

    邓海清强调,债券市场已经超调、配置价值凸显,而且监管冲击高峰已过,债券收益率将重回价值中枢,2018年最好、最确定性机会是利率债。(编辑:杨颖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