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市场“两会”关键词: 法制、创新与国际化 - 21世纪经济报道
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1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期货市场“两会”关键词: 法制、创新与国际化

董鹏

    本报记者 董鹏 成都报道

    从“发展金融衍生品市场”到“推动债券、期货市场发展”,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对期货市场的定位显然要更为明确。

    同时,期货也成为来自监管机构、实体企业和学界代表所共同关注的关键词。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副主席姜洋今年提交的两个提案,更是都与期货市场相关。

    “期货法亟需加快出台,和中国即将在3月26日推出国际化的原油期货有关。”姜洋3月12日在政协经济组讨论时表示,原油期货上市以后,会涉及大量海外投资者参与,如果没有一部法律去调整、规范各种关系,可能会对开放产生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除了加快期货立法的建议外,此次“两会”代表的关键词还包括了创新、国际化,比如加快生猪期货、红枣期货上市工作,以及推动铁矿石期货国际化步伐等。

    上述代表的部分建议,有望在今年顺利成行。3月14日,大商所便在上海举行了铁矿石期货国际化业务培训会,内容涉及境外经纪业务备案流程、结算、交割和风控等方面。

    “推新”声音不断

    “最近四川的生猪价格已跌破每斤5元”,全国政协委员、四川农业大学副校长吴德3月12日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小组讨论时表示,价高伤民、价贱伤农,“猪周期”这个价格变化怪圈给养猪业带来巨大挑战。

    对此吴德建议,加快构建中国生猪期货市场,同时由保险公司实行生猪价格保险和收益保险,让生猪期货和生猪保险共同防范“猪周期”的发生。

    早在2009年,便曾建议推出生猪期货的全国人大代表、温氏股份名誉董事长温鹏程,今年“两会”期间向媒体表示,生猪期货就是利用资本的市场规律和手段,对农产品未来需求做预判。

    在他看来,生猪期货交易推出后,养殖企业可以根据出栏计划,在期货市场提前卖出锁定销售利润,稳定养殖经营活动,解决规模企业快速扩张的后顾之忧。同时,也为养猪业提供了一个远期价格,养殖企业和散户可以参照这个价格调整养殖规模。对规模企业来说,多了一种避险工具。

    希望借助期货来推动产业健康发展的,并不只有生猪行业。

    全国人大代表、好想你健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石聚彬,同样希望借助红枣期货的权威价格,来缓解现货市场价格混乱、信息滞后所产生的问题。

    需要指出的是,生猪、红枣均为农牧产品,相关期货品种的推出在服务实体经济的同时,还可以通过“保险+期货”的形式帮助种植户、养殖户转移价格波动风险,以此发挥其产业扶贫的作用。

    对此石聚彬便表示,上市红枣期货将是一项具有援疆、支农、扶贫多重意义的重大举措。

    另一方面,放宽对金融衍生品的限制,同样也引起了多位“两会”代表的关注。以国债期货为例,国债的最主要持有者银行,目前尚未进入到期货市场中。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递交的提案,便是针对于此,“建立统一的国债市场,从容许银行逐步参与交易所国债期货交易入手,逐步打通当前银行间市场与交易所市场相互隔离的局面。”

    在他看来,当前我国国债期货市场运行平稳,商业银行参与利率衍生品经验丰富,具备参与国债期货交易的能力。市场监管有效,商业银行参与国债期货时机已经成熟。

    国际化与法制化

    作为当前市场最大的热点,原油期货以及伴随而来的期货市场国际化,同样获得了“两会”代表的关注。

    “目前我国钢厂铁矿石使用中90%是进口矿,其中70%以上是长协矿。普氏指数2008年进入铁矿石市场并成为贸易定价主导,我国钢厂被迫接受普氏价格。”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华菱钢铁曹志强,便将目光瞄向了铁矿石国际化上。

    他建议,分步逐渐完善铁矿石定价体系。首先,推进混合指数定价,以弥补普氏指数单一定价模式的缺陷;其次,在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后,持续推进铁矿石期货合约连续化,并最终依照国际惯例,推动以铁矿石期货合约月度成交均价,作为铁矿石国际贸易月度定价依据。

    实际上,铁矿石期货国际化的准备工作已经开启。3月7日至28日,大商所正在上海、南京和深圳等城市举行铁矿石期货国际化系列培训会。

    可以预见的是,3月26日原油期货上市,并经过一段时间的平稳运行后,铁矿石期货的国际化工作亦有望快速跟进。

    只是,伴随着期货市场国际化的开启,相应也带来了一些新的要求。

    “对海外投资者来说,在投资一个市场前,会通过合规机构来综合评估该市场的法律环境如何。”姜洋3月12日表示,如果缺乏相关的法律,海外投资者参与该市场的积极性就会受到影响。如果法律制度不健全,可能会导致投资机构选择观望。

    在当日的政协小组讨论中,他还表示,在与外资投行和石油企业沟通过程中,他们最关心的是具体细则出台后,《期货法》何时出台。

    实际上,近几年期货市场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不仅包括了商品期权、国债期货等新品种的上市,还涉及场外期权等新兴业务的发展。

    “市场在发展、新的业务模式也在不断涌现,这就会出现法律、法规跟不上市场变化的情况。此时,便需要通过法律形式,对市场各方参与者的行为做出明确界定,加快期货法的推出是必要的。”中大期货副总经理景川3月15日评价称。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3月15日表示,为增强原油期货的价格影响力,国内期货市场开启国际化,其中便需要面对外汇、跨境投资者管理等一系列问题。

    在他看来,原油期货走向成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配套政策的建立也是如此,“当前主要任务是先将市场建立起来,然后再去谈发展”。

    (编辑:杨颖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