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1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股权质押新规落地一周: 规模压缩业务难做

谭楚丹

    本报记者 谭楚丹 深圳报道

    随着3月12日正式实施《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2018年修订)》及《证券公司参与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风险管理指引》(以下统简称“股票质押新规”),股票质押业务迈向了新的监管时代。

    新规实施接近一周,在严监管下,行业正发生深刻变化。记者从多家券商处了解到,股票质押业务在按部就班修改制度与流程,主动降低风险;同时行业竞争趋向有序。

    忙改制度,慎接项目

    离股票质押新规正式实施已有3天了,但多数券商仍在愁云中。

    两个月前监管层发布股票质押新规,各家券商围绕新规对已有制度与系统进行修改。

    据了解,监管层强化证券公司尽职调查要求,细化尽职调查流程、人员、报告等内容,加强业务风险的事前控制;要求券商加强对融出资金监控,如融入方使用专用账户存放融入资金等。在具体落实中,券商则要修改比如融入方的适当性与申报材料表单,新增需要上报的信息,建立融资专户等。

    从修改进展来看,各家情况并不相同。

    西南地区一名券商股票质押人士表示,目前公司的股票质押业务还在停滞状态,仍然等待总部对业务制度进一步明确。上海一家券商股票质押人士亦表示,尚未接新业务,公司正在改制度与系统,预计两周以后能开展。

    也有券商已经完成,在目前时间节点上,能占先发优势。

    珠三角一家券商股票质押人士表示,公司已经改好,近期各分支机构陆续培训,从业人员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新制度。“我们比较早就开始修改,1月按照新规执行修改,2月再次更新制度。”

    深圳一家中型上市券商的股票质押人士则谈到,业务放款正常,今年质押余额在去年基础上再增加,有100亿增量额度。

    除了在忙修改制度与系统以外,行业整体风格变化从以往激进到如今谨慎。

    “资金是有的,但是不敢接。”广州的一家券商股票质押人士表示,“我们筛选项目的标准已经提高,要看公司基本面和市值;公司内部审材料也比较慢。”

    质押率的变化就能看出这点。“去年监管层对股票质押业务的态度已经收紧了,但还是有券商斗胆做到70%,现在按照新规要求不能超过60%。我最近业务质押率基本是在35-50%区间,除非比较优质会给60%。”上述广州券商人士表示。

    根据上交所股票质押回购的最新数据显示,3月5-9日期间无限售条件股份平均质押率为38.69%,这是2017年以来首次低于40%;相比两个月前(1月8-12日)的42.71%,下降了4.02%。

    监管新态势

    股票质押新规的发布,意味着场内质押业务步入新的监管时代。

    早在2013年,交易所发布《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试行)》,标志着证券公司正式在股票质押市场“分羹”。

    由于业务办理流程简便,同时坐拥上市公司资源,券商股票质押业务随即得到大规模发展;并超过了银行与信托,成为市场最大的资金方。

    国金证券策略分析师李立峰表示,在2013年前,股票质押业务主要集中在场外质押(银行和信托为主体)。2013年场内质押业务开通以来,以券商为主体的场内质押规模不断上升,目前占比超过60%。具体来说,2017年以券商为主体的股票质押市值为 2.32 万亿、以信托为质押方的规模为 0.54 万亿、以银行为质押方的规模为 0.53万亿。

    业务规模增长迅速也带来风险问题,比如杠杆过高,过去不少质押率达到70%-80%,有的甚至存在结构化,而2015年牛市的推动下,股票质押规模再上台阶,风险积累。此外,单只股票质押比例集中度高,但股东的补仓能力不足。上述情况遇上二级市场大幅下行,则容易发生爆仓,影响市场流动性。

    上述为此次股票质押新规出台的背景,股票新规把证券公司作为抓手,从融资门槛、集中度、质押率、融资用途等多方面规范股票质押市场。

    比如单一证券公司、单一资管产品作为融出方接受单只A股股票质押比例分别不得超过30%、15%,单只A股股票市场整体质押比例不超过50%;股票质押率上限不得超过60%;融资用途用于实体经济生产经营。

    同时股票质押新规还对券商的业务规模进行了限制,分类评价结果为A类的证券公司,自有资金融资余额不得超过公司净资本的150%;分类评价结果为B类的,自有资金融资余额不得超过100%;分类评价结果为C类的则不得超过50%。

    一家C类证券公司曾经拓展质押业务人士就告诉记者,“我们不做股票质押业务了,主要因为净资本达不到要求。”

    场内下滑,场外热闹

    随着监管从严,证券公司股票质押业务规模下滑将成为趋势。

    前述上海地区券商股票质押人士表示,业务量确实比以往要少很多,其在二月仅完成5亿的规模。

    有从业人员选择出走,前述广州券商股票质押人士告诉记者,其有同事从该领域转行,“主要是觉得约束条件太多,没有太大的可做空间,业务变得鸡肋。”

    在他看来,监管的出台旨在解决股票质押市场乱象,也让行业加速洗牌。“挣大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留下来会是风控完善、稳步发展的券商。”

    监管从严对券商而言不完全是坏事。

    上述广州券商人士表示,由于监管对股票质押业务的标准提高,定价话语权逐渐回到券商手上。“以前各家券商都在冲业务规模,价格战非常激烈。现在券商挑上市公司,注重项目质量。”

    有不少业内人士选择继续留在股票质押市场。“整体规模肯定会出现萎缩,但质押业务是资本市场最基本的业务,我们会继续稳步按照新规要求发展。我们会继续关注基本面不错,股东质押比例不高的标的。”北京一家中型券商人士表示。

    尽管场内质押业务收紧,但场外的质押业务仍然活跃。

    有券商股票质押人士表示,随着场内股票质押业务从严,部分业务流向场外。

    3月15日三六零(601360.SH)公告称,控股股东奇信志成将其持有上市公司的股份,一次性全部质押给招商银行深圳分行,占公司总股本的 48.74%,质押期限自2018年3月14日起至2023年6月29日。

    若以场内股票质押新规的标准来看,该笔质押虽尚未达到“单只A股股票市场整体质押比例不超过50%”的红线,但多名业内人士表示风险已然不小。

    前述北京一家中型券商人士表示,“360的特点在于它是独角兽企业,资质较好,但如果发生在一般资质上市公司的大股东身上,单一股东100%的质押比例,对于券商来说风险太大。我们会综合公司股价、基本面、大股东补仓能力来进行考虑。”

    上海一家股份制银行股票质押人士亦表示,场外股票质押的监管尺度不及场内,而三六零控股股东全部股份质押的行为较为激进。“场外业务的情况要视各家银行风控来定。目前股票质押不算优质资产,很少资金愿意去接,因为风险大,有不少上市公司的股东补仓能力不足。”

    (编辑:杨颖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