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1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安阳钢铁净利增12倍 百亿债转股首笔资金落地

靳颖姝

    本报记者 靳颖姝 北京报道

    安阳钢铁(600569.SH)最新发布的2017年财报数据,成为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取得积极成效的最新例证。

    15日晚,安阳钢铁发布2017年财报显示,2017年公司实现营收270.29亿,同比增长2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6.01亿,比2016年归属净利1.23亿增长1198%。

    分析人士认为,去产能和调结构、去杠杆,是这一轮钢铁企业效益大幅提升的主要驱动因素。同时,在经济整体向好,行业供给侧改革深入推进的背景下,钢铁企业2018年有望再迎来一个业绩景气年份。

    但在2018年供给侧改革工作中,去杠杆仍将是钢企面临的一大重点和难点。

    2017年净利大增

    对比2015年钢铁市场寒冬时,安阳钢铁全年亏损一度超过25亿元。当年,钢铁全行业深陷产能过剩和全行业亏损的困境,中钢协统计的大中型会员钢企全年主营亏损总额超1000亿。

    2016年起,国内钢铁、煤炭等产能过剩产业开始贯彻落实“去产能”、“去杠杆”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工作。钢铁业盈利状况大幅改善。

    据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国内钢材价格从2015年底触底反弹。2016年全年综合钢材均价实现12%左右的回升,而2017全年则实现超过40%的上涨。“2015年螺纹钢最低跌至1800元/吨,一斤钢材还卖不过白菜价;而2017年下半年最高一度突破5000元/吨。有部分钢企吨钢利润超过了1000元。”

    “我的钢铁网”分析师徐向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利润大增,主要还是基本面得到了根本的改观。也就是说钢铁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显著效果,钢铁市场的供求关系得到大幅改善,钢价回升至合理区间。同时钢厂努力改革创新、降本增效,使得盈利水平大幅度提高。”

    安阳钢铁集团董事长李利剑近日在全国“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整个安钢集团在2017年预计盈利将超过20亿元,创出自建厂以来的最好成绩。”

    对于取得亮眼成绩的原因,李利剑认为,这其中有中国经济回暖的作用,但过去几年安钢集团持续开展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供给侧改革及内部治理结构调整起着根本作用。

    财报显示,安阳钢铁全年共产铁691万吨,钢743万吨,钢材757万吨,同比降低15.53%、8.04%、6.40%;实现营业收入270.29亿元,同比增长22.61%。

    安阳钢铁还在年报中透露了公司2018年主要生产经营计划,其中主要产品产量包括生铁762万吨、钢903万吨、钢材878万吨。营业收入总目标为320亿元,较2017年再进一步增长18%左右。

    债转股首笔资金落地

    3月15日,在财报利好披露的同一天,河南省国资委官网还刊发了安阳钢铁母公司安钢集团债转股的又一大利好。

    这则题为《安钢债转股首期首批16亿元资金落地》的文章称,“近日,安钢集团与中国建设银行合作的市场化债转股项目首期首批16亿元资金顺利到位,标志着安钢集团市场化债转股项目取得了阶段性突破进展。”

    据公开报道,去年1月,建设银行与河南国资委、河南能化、平煤神马、安钢集团签署了市场化债转股合作协议,协议总额达350亿元。其中,安钢集团与建行的框架协议主要内容包括:由建行吸纳社会资本设立基金的方式投资于安钢集团。该基金总规模100亿元,计划分三期实施,首期30亿元,第二期30亿元,第三期40亿元。

    去年8月23日,安钢集团与建行债转股项目首期30亿元通过建行总行批准。

    据安钢集团相关负责人透露,为推动债转股项目资金尽快落地,安钢集团与建行安阳分行债转股项目专项工作组积极寻找资金投入方,反映安钢2017年以来生产经营大幅改善信息。同时寻求河南省委、省政府及省国资委等部门支持,协调各方投资者,获取指导性意见,以完善债转股方案。

    “但由于资本市场流动性收紧、资金成本上扬等多个因素影响,专项工作组随后调整变更了首期债转股项目方案,首期资金将分两批实施到位——首批16亿元先行,其余14亿元后续到位,并通过建行总行审批。”该负责人称。

    王国清在15日采访中指出,“债转股进一步落地及首批资金到位,可以有效减轻安钢债务负担,帮助企业继续去杠杆、降成本。”

    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安阳钢铁资产负债率79.63%,较之上一年的84.17%降低了4.54个百分点。“目前企业盈利大幅增长,也可以拿出来一部分置换债务,这样在债转股资金的基础上进一步降低负债率和财务成本。”王国清补充。

    但不可否认,接近80%的负债率,相对于国家对钢铁产业去杠杆的总体要求,还有一定的差距。

    中钢协副会长屈秀丽两会期间向媒体透露,据中钢协快报数据,2017年末,钢协统计的会员钢企的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7.23%,比2016年末下降了2.56个百分点,大于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0.6个百分点的降幅。

    屈秀丽指出,尽管2017年去杠杆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接下来钢铁行业深入推进去杠杆工作,还是比较艰难的。她表示,此前国家已经陆续出台了稳妥去杠杆及债转股等政策文件,但对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过程中的债务处置问题,国家尚未出台明确的政策。

    屈秀丽解释,这其中也有特殊的原因。“在去产能过程中,大部分企业都是部分产能退出,资产相对容易界定,但由于不是独立法人,其对应的债务难以分割,企业融资渠道又涉及很多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资金来源复杂,债务认定比较困难。”据其透露,近期相关资产处置的政策国家已发文明确,债务处置政策正在研究中。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国内新一轮债转股自2016年破冰,央企中钢集团首家受益。随后,包括武钢、太钢、马钢、安钢、酒钢、鞍钢、南钢、河钢等九家国有钢企陆续与相关银行签署了债转股协议。

    去年3月,中钢协与银监会及多家钢企等在南昌召开的“去杠杆、防风险、增效益”专题座谈会,标志着全行业去杠杆战役的正式打响。该会议提出,要经过3到5年努力,使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降低到60%以下。

    屈秀丽在采访中建议,去杠杆必须以钢企自身为主体,靠企业自身努力增效挖潜提升还本付息能力;其次,要加强与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的沟通协调,在债转股、减免债务和利息、债务重组等方面,争取多方的支持。

    此外,还要用好增量,拓展直接融资渠道。利用好资本市场和债券市场,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减少对银行贷款的依赖。

    与此同时,企业也要创新思路,通过多种形式引入社会投资者,增强企业的造血功能。屈秀丽举例称,2016年以来,一些地方政府成立了各种投资基金,一些钢铁企业与金融机构合作,也成立了各种产业结构调整基金。通过引入国内国际资本,基金可以发挥其资金优势,在债务处置、资产盘活、提高融资能力、产业结构调整等方面发挥作用,为企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开辟一条融资新路。

    (编辑:张伟贤,如有意见建议请联系:zhangwx@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