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2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中美竞争应置于公开公正公平的规制之下

    北京时间3月23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一份文件,要求对在《中国制造2025》中确定的关键战略领域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涉及年度进口额将高达600亿美元。该文件认为中国违反了美国的知识产权法,不公平地施压美国企业要求其转移技术。据悉,美国也计划收紧中国在美投资限制,限制中国学生、学者和管理人士访美或学习的签证。

    从这份文件看,与特朗普此前所宣称通过贸易战减少美国贸易逆差,为蓝领提供更多工作岗位不太一致。因为这份文件所涉及的领域,主要是中国正在努力取得进步的高科技产业领域。而中国的顺差主要源于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品。在文件中,特朗普政府主要表达了保护美国竞争力并避免中国对美国创新构成威胁。

    此前,特朗普的贸易诉求是含糊的,首先,如果是为了缩小两国贸易逆差,一个根本的任务是两国通过协调进行再平衡,即美国必须减少消费并增加储蓄,而中国必须扩大国内消费。在过去几年里,我们只看到中国不断扩大消费,但美国人的消费热情并未降低,因此,美国贸易总逆差一直很难缩小,只是因为过度集中于中国而已。这不是中国的错误,而是需要逆差国作出调整,增加储蓄。

    其次,特朗普是否具有短期的政治目的?即为了10月份的中期选举,兑现对选民的承诺,对中国征收惩罚性关税。如果仅仅是为了选举,那么,这次他大张旗鼓的发动贸易战,也可能是雷声大雨点小,想通过恐吓的方式,只是显示自己说到做到的威武形象,如果能让中国接受谈判条件而作出让步就更好了,可以获得“政绩”确保更多民意支持。

    应当说,特朗普在这两方面的目的可能都有,但是,缩小贸易逆差在短期内很难实现,为了选举采取象征性的行动与当前美国对中国的情绪又不太一致,这不是美国利益所在。因此,归根结底,主要是次贷危机之后,随着中国制造业的发展,中美两国在科技领域的差距正在缩小,美国的竞争力相对降低,而中国正在向美国优势产业领域进军,比如航空、航天、半导体、新能源汽车、人工智能等,美国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挑战与威胁。

    首先,我们认为,美国政府按照301条款进行的调查,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中国对美国的知识产权进行了窃取,这是一项政治决定,而非法律意义上的技术决定。因此,中国完全有理由将美国诉诸世界贸易组织(WTO),并采取报复措施。两国的竞争应该至于公开公正公平的规制之下,而不能采取保护主义的做法。事实上,美国在中美贸易中的逆差很大部分原因是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产品进行严格管制造成的。

    其次,我们认为两国应该通过协商谈判解决双方矛盾。作为全球第一大国与第二大国,如果没有限制的进行贸易战,势必对全球经济稳定产生冲击。在特朗普签署文件之后,美国、欧洲以及包括中国日本在内的东亚地区股市都出现了大幅下跌的现象。如果美国不断升级对中国的贸易战,而中国必须作出报复的话,美国股市可能会因此而出现灾难性的后果,这对刚刚企稳的美国乃至全球经济是摧毁性的,因为各国央行已经没有能力执行又一次量化宽松政策。

    美国竞争力衰弱目前依然是一个假命题,这是因为,美国的竞争力一方面表现在互联网领域,以硅谷为代表的信息产业以及由此衍生的人工智能、3D打印等新技术,美国依然保持全球独一无二的技术优势,另一方面,美国拥有全球最多的跨国公司,这些公司可能在全球进行部署,但其技术与利润都属于美国。特朗普如果希望拥有“本土可见”优势的话,那意味着美国公司需要收缩回本土,但这也意味着美国无法利用全球人才资源进行创新,美国会在竞争中逐渐衰落。

    次贷危机之后,美国人开始反思自身的经济结构,担忧制造业空心化。尽管美国依然拥有高科技研发优势,但他们认为,在创新链上,制造和研发是相互形成密不可分的。因此,当制造环节外包给亚洲国家的时候,也会导致创新链迁移,从而削弱了美国自身的竞争力,帮助中国崛起。

    这个观点理论上是有道理的,但是,制造环节的创新毕竟只是应用领域,而几乎所有重大创新,几乎没有产生自制造业车间。毕竟应用创新与原创新的距离太大,前者主要是商业上的,而后者才是真正的创新。如果美国不想制造业外包的话,那么,其面临难以克服的障碍,首先是其成本,美元作为储备货币必然会处于坚挺的地位,而美国人工过高也会导致美国制造成本过高,无法与其他地区的制造业竞争,其次,如果无法克服成本问题就必须将美国与全球市场隔离,接受国货。这在现实中很可笑。

    一个很明显的事实是,中国制造业,比如汽车、家电等历经数十年,并未有多大的创新,全球竞争力依然较弱。中国制造到今天为止,大部分依然是以代工形态出口,中国只是在制造业的效率上大幅提升,这得益于熟练的工人,完善的基础设施与高效的供应链,而非技术创新的结果,中国刚刚推动制造业创新发展,但这个门槛太高。

    正因为如此,中国政府鼓励企业进军高科技领域,而美国却以种种理由想要将中国试图发展高科技的想法扼杀在摇篮,这是十分卑鄙的行为。美国的高科技产业在发展过程中也得益于政府大规模的投入与产业政策,得益于军方主导的一些重大工程项目。中国不过是想学习美国已经证明成功的做法,依靠自己的能力进行创新,摆脱只会组装和代工的命运。

    美国夸大了中国的竞争力并在这个过程中对自身竞争优势进行了心理上的矮化,以增加自身对中国进行打击的合理性。这种自信心的丧失是一种过激反应。也会被世界当作笑话:美国对中国所谓的高科技产品进行封杀,美国错乱的反应会给世界留下一个疯狂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