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3月2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尚德机构登陆纽交所:从教育到教育科技

赵娜

本报记者 赵娜 北京报道

导读

    过去的15年中,欧蓬和团队几乎希望把一切事情IT化、数据化——尚德机构越来越把自己定位为一家科技公司。

    

    北京时间3月23日晚,教育公司尚德机构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成为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成人线上教育机构。

    按照发行价格11.50美元/ADS计算,公司通过IPO完成1.495亿美元的资金募集。按开盘价13.23美元/ADS计算,公司市值超过20亿美元。

    确定上市代码的时候,摆在尚德机构面前的有“SEG”和“STG”两个选择,欧蓬选择了后者;这表明尚德机构很看重科技对于自己这样的在线教育公司的重要性。

    “E代表education,T代表Technology。我们越来越把自己定位为一家科技公司。”尚德机构创始人欧蓬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电话连线时说。

    2017年开始,包括博实乐、红黄蓝、四季教育和瑞思在内的多家中国教育企业登陆美国资本市场。

    此前的2006-2016年间,共有14家中国教育企业登陆美国资本市场,涉及英语培训、中小学课后辅导、远程教育、职业教育等多个细分领域。

    谈到上市地的选择,欧蓬说:“尚德还是一个早期企业,正在从教育企业向教育科技企业转型,出于公司发展阶段的考虑选择了在美国上市。”

    2018年两会期间,国内监管部门高调表态支持新经济,参会的互联网巨头纷纷表达了回归A股的意愿。

    谈及未来的资本市场选择,欧蓬说:“过去几年中国发生了很多改变,这让我们对国内的资本市场更加有信心。我们期待看到资本市场的更多积极变化,并在公司不断成长后为国家的经济作出更多贡献。”

    深耕成人教育

    欧蓬在200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在中国移动工作时间不长后投身教育培训行业。

    “我们能走到今天最大的凭借是一直在思考面对未知的方法论。我们鼓励团队有好奇心、有想象力,并特别警惕团队沉浸于过去的胜利中。同时也会快速学习外部出现的成功经验,积极地去研究和尝试。”他这样总结团队过去15年的企业经营方法论。

    欧蓬在2014年接受记者专访时曾表示希望在其后的3-5年时间内(即2017-2019年)登陆资本市场。

    2014年公司全面完成互联网转型后,他暗示上市进程有望加快,“事情比我们想象的好,后来的发展比我们想象的好”。

    根据尚德机构在今年2月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招股说明书,公司2016年全年的现金收入为人民币7.41亿元,较2015年全年的4.46亿元增加了66.1%;在2017年上半年实现了9.12亿元的现金收入,较上年同期的3.17亿元增加了187.8%。

    欧蓬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上市后仍会继续专注在学历教育和职业资格证书业务。公司会继续进行专业课程的拓展,但在短期内不会有特别大的品类扩张。

    截至2017年底,尚德机构可以提供涵盖成人自考中18个专业以及MBA相关课程、专业认证课程和技能课程。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在成人自考领域的市场,尚德机构希望在未来3-5年中实现50%的市场占有率。

    加码科技投入

    欧蓬极度迷恋IT和数据,过去的15年中,他和团队几乎希望把一切事情IT化、数据化。

    从技术团队配置来看,尚德机构从2009年起设立了专职的技术团队,当时公司还是一家彻头彻尾的线下面授教育培训机构。到2017年年底,公司技术团队的规模已经达到540人。

    这一年,公司进一步加大对运营系统、教学系统、办公系统等的研发投入,以实现全流程IT化。

    “因为变现的时候需要很重的运营,这些需要很多IT系统的支持。”尚德机构CEO刘通博在早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介绍,尚德机构有七八个系统一直在不断地升级,力求把所有的升级都做到IT系统上。

    “今年年底(IT团队的人数)可能会有1200人,我们还有特别多的事儿可以做。”欧蓬在本次采访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本次IPO募集的资金将有大部分用于IT和互联网,其中包括对AI、AR等新技术的探索。

    以AI技术应用为例,尚德机构正在通过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做数据驱动的量化学习成长路径设计。“我们对AI抱有特别大的兴趣,AR应用方面我们还在观察。”欧蓬说。

    尚德的资本观

    首次公开招股之前,尚德机构高管和董事合计持有公司总股本的64.6%。其中欧蓬持有的普通股占总股本的45.3%,刘通博持有的普通股占总股本的16.8%。

    除春华资本、经纬中国、兰馨亚洲等财务投资机构,教育集团新东方也持有公司8.5%的股权,俞敏洪同时出任尚德机构的独立董事。

    “到目前为止我们和新东方还没有任何业务合作,这对新东方来说更多的是一笔财务投资。但是我个人在与俞老师交往中确实受益良多。”欧蓬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他说,自己一直是特别锋利的人、骨子里在乎的是“清醒”和“强大”,和俞敏洪的交往让他明白,“温和宽厚的人也可以是真实、有力量的”。

    欧蓬每年都会读过百本集中在历史、哲学和经济学领域的书籍,尤其热衷战争史。他性格强势,有评价说他是骄傲又专制的“暴君”。

    采访结束时,欧蓬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会用些时间去读文学:“过去对军事和历史的研究,更多是为了寻找‘势法术’之间的关系。如今我希望变得温和一点,在取势、明道、优术之后,要做的是合众、践行。”(编辑 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