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1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加强环保垂直管理,破除地方保护主义

祝乃娟

    本报评论员 祝乃娟

    4月17日晚8时,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播出《污染大户身边的“黑保护”》,曝光山西三维集团违规倾倒工业废渣、排放工业废水,对沿途村庄百姓带来很大危害。山西省环保厅表示依法依规从严从快查处非法排污企业。临汾市政府网站对此回应“要求依法从严从快查处违法企业,并对2名村干部依法行政拘留”。

    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孤立案件,2014年三维集团就曾发生过污染事件。据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介绍,2018年以来,洪洞县环保局已经分5次处罚过三维集团,每次罚款10万元,并没有其他好办法,可是每次处罚完没多久,就再次违法倾倒。坦率地说,数次交完罚款之后又违法倾倒是因为违法成本太低,并且更重要的是,不仅法律对这种倾倒行为没有形成震慑,而且当地可能还形成了“保护伞”。

    就在不久前的3月30日,生态环境部公布了第二批环保督查的情况,7个省份中,共问责了1048人,其中厅级及以上干部162人。接下来,将用三年左右的时间,完成第二轮中央环保督察全覆盖。这是生态环境部正式成立后,首次公布中央环保督察问责情况,相比于第一次,问责力度更大,地方环保不作为、乱作为、不担当的问题仍然突出,尤其是环保部署推进不力、监管不到位等问题占比达到4成。

    监管不力与原有的监管体系有关,多头管理与九龙治水等监管问题的存在为环保工作与执法带来了极大挑战。因此,今年机构改革中,环保部门的机构改革尤其引人注目,成立生态环境部,等于是建立了“一条龙”式监管体系,这“一条龙”式的监管责任包括了原环保部的职责,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应对气候变化和减排职责,国土资源部的监督防止地下水污染职责,水利部的编制水功能区划、排污口设置管理、流域水环境保护职责,农业部的监督指导农业面源污染治理职责,国家海洋局的海洋环境保护职责,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的南水北调工程项目区环境保护职责,等等。从机构设置上减少原来的互相牵制与推诿,可以提高环保工作的效率,减少环保法律法规在实际监管层面因为机构设计不合理而打的折扣。同时,如此精密而审慎的机构设置,也体现了我国对于环保工作的极度重视。

    机构改革方案还明确,中央环保督查今后将成为生态环境部的重要职能之一。这旨在加强环保的垂直权力。在我国现行的行政体制框架中,每一层级的环保职能部门都归同级地方政府领导,以往的事实表明,一些地方出于税收的考虑,总是会对当地纳税大户的污染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地方保护主义的形成对地方环保工作带来了巨大挑战。但是,这本质上还是一种被动式的保护主义。在此次三维集团的排污事件中,则是一种主动式的保护主义,这条保护链条里可能包括了企业、村干部,甚至包括职能部门的相关人员,此次央视曝光后,临汾市委、市政府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并结合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对企业、村干部、环保主管部门的涉环、涉恶、涉黑进行调查。这是比原来那种被动式地方保护主义更严重的保护主义,要想在环保工作与执法中突破这种保护主义,必须依靠垂直的环保权力,加强上级环保职能部门对下一级环保职能部门的领导与工作指导。不仅是在环保领域如此,在食品药品安全监管领域,也是同理。

    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我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时代,基本特征就是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环保与高质量发展是互相促进的关系。环保是高质量发展的重要目标,也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手段。可以预见,接下来的环保工作会在垂直管理与统一管理方面进一步发力,专项行动是重要的工作模式,比如近期中国生态环境部联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将于5月初启动2018年黑臭水体整治环境保护专项行动,范围涉及36个重点城市(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及部分地级市。不过,最终也得与地方政府形成合力,这也需要进一步完善对地方的考核体系,并且不断推动地方事权与财权的对等化,建立和完善环保问责制。只有这些硬约束才能产生更好的制约,大大提高环保工作的效率与效果。(编辑 欧阳觅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