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1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专访天麦生物董事长高小明: 口服胰岛素的曲折探索 计划2020年面市

唐唯珂

    本报记者  唐唯珂  合肥报道

    糖尿病作为三大慢性病之一,全球每年约有400万人因此死亡。当前全球患病人数已达4.25亿(IDF发布第八版全球糖尿病的数据),预计2045年,这一数字将增至6.29亿。我国糖尿病患者数量也呈爆发式增长,患者已逾1.14亿,并且“后备军”规模更庞大。

    目前,注射胰岛素是最为普遍和有效的治疗方式,但胰岛素注射给患者及家人带来的不便也十分明显,并且,其容易导致患者低血糖和体重增加。因此,研发、推广依从性更强的口服胰岛素一直是医学界的难题。

    2016年10月,胰岛素巨头诺和诺德宣布终止对口服胰岛素的研究,引起业内一片哗然。对比三年前,其高调宣布投资近40亿美元研发口服胰岛素,豪言将给糖尿病治疗带来革命性突破,并预计在8-10年内上市的计划,无疑给口服胰岛素探索蒙上了一层阴影。

    对于诺和诺德终止口服胰岛素的原因,其2016年半年报给出了官方回应:出于对前期高昂投入商业运作角度的考虑。业内人士指出,如果诺和诺德投身口服胰岛素,由于吸收原理差异,一颗胶囊包裹的胰岛素原料产量要求远远高于现阶段的针剂类产品,会给企业带来更大的产能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年底,诺和诺德在官网上发表一篇名为《The pursuit of oral insulin》的文章,重新审视了其对口服胰岛素探索的放弃,表示仍然相信其潜力和对患者的便利性,并指出如果有朝一日实现,期望自己能够成为实现者。

    再战口服胰岛素

    天麦生物董事会主席高小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诺和诺德在去年6月美国糖尿病协会(ADA)年会上,再次披露了放弃口服胰岛素研发的原因,主要是出于资本因素。现阶段,胰岛素毛利率达80%以上,极为诱人,如果转而投入新药研究,不可避免的是资金投入和产能压力;而天麦想做的事儿就是把这个(口服胰岛素的)盘接好,力争回到患者本身考虑,提供变革性的药品体验。”

    口服胰岛素在突破传统针剂类胰岛素降低患者生活上的不便,提高药物依从性等方面的显著优势,使得其从被提上议题之时就一次次挑逗着业内神经。

    从上世纪20年代,现代糖尿病学创始人Joslin博士首次尝试研发口服胰岛素,到2014年FDA首次批准口服胰岛素三期临床试验。人类对口服胰岛素的不懈探索,已然百年弹指间。

    2003年,中国成为进出口胰岛素大国,在此期间,高小明本人成就了除北上广江浙外市场的60%-70%胰岛素销售业绩,达30多亿。“从1995年任深圳医保总经理起便代理销售诺和诺德生产的胰岛素产品,之后又不断引入与推广胰岛素产品。2005-2009年完成了进口胰岛素重合林在中国的注册工作,取得进口药品注册证,到该产品于2009年底转让给拜耳公司,由其进行销售推广。”高小明亲身参与并见证着胰岛素行业的巨大市场变化。

    但传统胰岛素面临着影响患者生活品质,易引起肥胖、低血糖等问题,因此激起了人们对不断“优化升级”胰岛素的持续探索和翘首以盼。“除了口服胰岛素,我还做过舌下给药的产品、胰岛素喷剂、鼻黏膜给药的胰岛素滴鼻剂等尝试,但最终都因安全和疗效不令人满意而放弃。”高小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忆。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到探索口服胰岛素。

    来自以色列的福音?

    “胰岛素领域一直是美国、英国、以色列三国占据领先地位,以色列因为其国家特殊的原因,一直是卖给各个国家技术。我2005年去波兰引进技术,先后跟著名的马歇尔家族相关人士接触洽谈事宜,投入几十亿美金想做口服胰岛素,不过后来项目最终没成行。”高小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在业内,以色列的BTG公司与诺和诺德、礼来、赛诺菲,并称为掌握胰岛素核心技术的“四大家族”。而以色列在胰岛素领域的领先不限于此。

    Oramed公司是以色列一家研制口服胰岛素及GLP-1的制药公司,成立于2006年,并于次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号称拥有独一无二的注射药物口服化技术平台POD(蛋白口服给药技术平台),即胰岛素被包裹在一个胶囊内,其防酸保护涂层经过胃肠道酸性环境后依然完好,还有蛋白酶抑制剂抑制酶解。这一技术解答了人们对于口服胰岛素是否“靠谱”的疑惑。

    而天麦实现口服胰岛素也正是依赖此类蛋白质给药平台技术。据相关资料显示,天麦生物投资数亿元,引进以色列口服胰岛素项目,在通过美国FDA II期临床后,正进入III期多中心临床申报审批中,接下来还会采用转移的技术实现国产化。

    口服胰岛素的推广之路并不顺畅,生物医药行业的投资回报长周期性给投资者和从业者都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医药行业10年到14年甚至更长的投入周期都很正常。有些投资人不相信口服胰岛素真正实现的那一天。”高小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前期高投入带来的结果是产品上市时不可避免的高定价。天麦预计未来几年重点布局的口服胰岛素产品,如果能够顺利面世,也将是立足高端定位,提供给“有钱人”的产品。

    当问及具体定价范围时,天麦方面并未给出明确价格。“大众化的产品我们也有,二代胰岛素、三代胰岛素我们都有,还有泰尔茂纳诺斯34G针头(目前全球最细胰岛素注射针头)的微疼痛针剂类胰岛素产品。”高小明补充。

    “我们选择与以色列技术的研发合作,是因为它立足于胰岛素领域的国际最前沿。”高小明直言,“经历那么多,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仍然坚持做口服胰岛素,是因为天麦从一开始就认定,必须是回到患者本身,构建同患者交流的闭环,创造高质量胰岛素制剂。以及深耕口服胰岛素,还有口服GLP-1等系列产品的研发,并实现落地,同时把慢病管理服务不断拓展,深入到众多糖尿病患者及家庭中。”我们期待天麦生物的口服胰岛素产品有望在2020年面市,为更多糖尿病患者提供全新用药选择。(编辑:陆宇,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tangwk@21jingji.com,luyu@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