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复盘交易所主体责任变迁史: 监管主动权逐步加强

谷枫

    本报记者 谷枫 北京报道

    一段时间内,交易所就是证监会等监管层的政策执行者。对于交易所而言,主动监管的空间有限。

    但2016年后,随着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上任,其对于交易所的一线监管提出了更多要求。在证监会的一再推动下,近两年也成为了交易所扩大监管职能、提升监管主动性的两年。

    “这两年能明显感觉到交易所层面监管主动性有很大的提升,这一点从日常的问询及时性,现场检查的频率以及对政策的修订完善都能看出变化。”一位华南地区大型券商投行部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则了解到,证监会希望交易所继续加强一线监管职能,进一步突显交易所在日常监管中“主体责任”。就在本周召开的2018年会员大会上,深交所再次表示要继续强化交易所一线监管职能,进一步拓展交易所职能范围。

    主体责任变迁

    “坦率讲,过去我们的交易所一线监管职能发挥得很不够。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充分暴露了这一点。我们认识到,交易所绝不是单纯的交易平台,必须是强大的监管者。”2017年8月,刘士余在证券交易所一线监管国际研讨会上发表致辞时做出上述表态。

    “交易所此前更多是被动执行政策的一方,能够发挥主动监管的空间不大。”一位交易所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在上任半年后,2016年9月10日,刘士余要求上交所召开了第七次会员大会。此时,距1999年上交所第六次会员大会召开已时隔17年。除了刘士余外,上海市副市长周波以及112家会员单位一把手都出席了第七次会员大会。

    “重开会员大会也是刘士余上任后重视交易所监管的最直接体现,也正是在这次会员大会上,证监会开始一再强调要强化交易所一线监管,扩大交易所监管职能。”一位市场人士认为。

    在会员大会召开之后,沪深交易所明确了 “以监管会员为中心”的交易行为监管模式。也就是交易所督促会员管好客户,要求会员事前了解客户、事中监控交易、事后报告异常。

    “从一年多的情况看,交易所的工作重心实现了向一线监管的转移,事中监管力度明显加大,市场乱象得到有效遏制,市场生态发生积极变化。”这是去年底证监会相关负责人在一次会议上对于交易所监管职能变化的描述,由此可以看出交易所的监管思路、监管方式都在逐渐改变。

    另外,证监会对于交易所监管职能的强化还体现在了相关政策的修订上。

    2017年11月17日,证监会表示完成了对《证券交易所管理办法》(下称《办法》)的修订工作。

    记者了解到,新修订版本的办法共九章,九十条,主要从完善证券交易所内部治理结构和促进证券交易所进一步履行一线监管职责,充分发挥自律管理作用两方面予以修改完善。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解读称:“此次修订,从证券交易所本身的性质、特点、市场职能定位出发,借鉴境外证券交易所的成熟经验,认真吸取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的深刻教训,围绕优化交易所内部治理结构,强化交易所履行一线监管职责作了系列制度调整。”

    对于交易所主体责任的日益突出,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指出:“对证监会来说,证券交易所作为市场的组织者、运营者和自律监管者,处在资本市场监管体系的第一线,具有独特的优势和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很多监管必须要由交易所主动承担,这一概念必须明确。”

    主动监管

    在证监会推动下,近两年交易所加大监管执法主动权成为了常态,市场参与各方都有明显的感受。

    以今年重要的退市制度改革为例。两会期间,证监会就修改《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退市意见》)公开征求意见。从此次修订的两个主要细节来看,监管层希望能够突出交易所的决策主体责任。

    证监会在修订中明确,上市公司构成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或者其他重大违法行为的,证券交易所应当严格依法作出暂停、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的决定。证券交易所应当制定上市公司因重大违法行为暂停上市、终止上市实施规则。

    前述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表示:“这次的修改进一步明确了证券交易所对上市公司有重大违法情形时的退市决策主体责任,交易所要自行制定具体的实施规则,严格执行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制度。”

    《退市意见》修改的第二项核心内容则是在完善重大违法行为退市制度的同时,要求交易所进一步加大对财务状况严重不良、长期亏损、“僵尸企业”等符合退市财务指标企业的退市执行力度 。

    “我理解监管层希望交易所在企业退市的处理上要承担更多的职责,例如对退市流程标准化,这也赋予了交易所更多的自主决定权,可以说这次修订是要给交易所加任务的同时松绑。”前述北京地区的投行人士表示。

    另外,4月13日沪深交易发布的《上市公司收购及股份权益变动信息披露业务指引》也体现了交易所目前的监管主动性。在该指引中,交易所通过大量的细致规定强化了对上市收购及权益变动的一线监管。

    与此同时,交易所对于市场参与主体日常问询工作采用的“刨根问底”式的监管以及目前高强度的现场检查安排能够看出其主动出击、主动监管的思路变化。

    在证券交易所一线监管国际研讨会上,刘士余也对近两年交易所一线监管的变化表示了肯定。他指出:“总的看,这两年中国资本市场走得比较稳,得益于沪深交易所自觉担负起一线监管的责任,今后交易所应充分发挥这方面的作用。”(编辑:杨志锦,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yangzj@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