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400份交易所监管函刨根问底 首批年报问询透露哪些监管新动向?

王丹

    本报记者 王丹 上海报道

    4月13日晚间,上交所发布了对华夏幸福(600340.SH)2017年年报的事后审核问询函,要求公司从融资与资金情况等18个方面补充披露信息。“十八问”威力,从其后一交易日股价跌停即可窥见一斑。同时,也让市场间接感受到了交易所一线监管的力量。

    今年1月1日,修订后的《证券交易所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正式实施,交易所一线监管主体地位得到进一步突出,交易所履行一线监管职责有了更加坚实的制度保障。在此背景下,沪深交易所全面梳理升级了业务规则体系,按“依法、从严、全面”的监管要求,加强了监管力度,而密集发出的监管函就是表现之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公开数据统计,截至4月19日,沪深两市今年以来共发出监管函已达到400份,较去年同期增加了15.6%。

    “刨根问底”式监管

    今年年初,就如何落实新修订的《办法》,上交所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提升业务规则的针对性、适应性,全面履行一线监管各项职能外,还提出要用足用好监管手段,从上市公司、证券交易、会员参与人、证券中介和服务机构等方面,加大监管力度,改进监管方式,提升监管效能。

    “刨根问底”是上交所2016年初在信息披露监管中首次提出的监管方式,至今已实践两年。从今年实践的情况来看,丝毫不见放松,如此前及时平抑“区块链”题材炒作。再如,近期随着上市公司2017年年报相继披露,事后审核问询函密集出炉。

    “刨根问底”,本意为认真盘究查问,弄清根底原由。而在公司监管中,上交所对此的诠释是“把督促义务人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履行信披义务落到实处,把信披效能最大化落到实处,把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落到实处”。

    实际举措就包括一封封扎实专业的问询函件。统计显示,截至去年年底,上交所发出问询函近1400份,涉及630余家上市公司。

    步入2018年,《办法》正式实施。有了制度的保障,“刨根问底”式监管进一步加强。沪深交易所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4月19日,两交易所发出的各类监管问询函共计400份,其中上交所发出112份,深交所发出288份,比去年同期的346份增加了逾15%。

    需要说明的是,上交所问询函件包括一般问询函、定期报告事后审核意见函和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审核意见函;而深交所的问询函除了这三类外,还包括针对上市公司日常行为发出的关注函。

    年报问询函里的监管动向

    由于目前正值上市公司年报披露的密集期,因此,从近期沪深交易所发出的问询函件的类别来看,有关年报审核的“刨根问底”出现最多。

    截至4月19日,两交易所发出的年报问询函合计有80份,也明显多于去年同期。其中上交所方面,已发出的年报审核问询函有42份,去年同期是26份,增加幅度逾60%,典型函件包括华夏幸福的“十八问”、国美通讯(600898.SH)的“十九问”。

    深交所方面,已发出年报问询函38份,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分别有18份、11份和9份。主板公司和中小板公司中,“披星戴帽”的ST公司是主要的问询对象,尤其在主板问询对象中这类公司占比达三分之二。从问询内容看,深交所追问的问题以经营财务数据为主。

    相对来说,上交所的年报问询方向要多样一些。此前上交所监管部门的有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因多重考验叠加,今年上市公司的年报披露将面临更多来自监管的追问。

    “今年的年报审核,我们将继续从财务信息和行业信息两方面入手。” 上交所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上市公司的生产经营、投融资、并购重组以及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股权质押、控制权转让等风险易发高发行为组合在一起,实施“精确制导”式的监管问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发现,从目前上交所率先披露的一组年报问询函内容看,已经隐约透露出了今年年报监管的核心主线。主要看业绩成色,聚焦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质量。其中并购重组依然是年报监管问询的重中之重。

    目前来看,监管关注体现在业绩承诺履行情况和置入资产质量,即监管关注标的资产的经营及利润承诺实现情况,并判断是否存在盈余管理。监管还要求公司进一步披露信息,用以预判利润承诺期后,标的资产的管控情况和经营风险及商誉减值情况。

    此外,还关注潜在的风险,对风险事项重点追问。今年年报审核对于公司规范运作的关注度明显提升,比如关联方占款等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对年报的问询不局限于年报,将定期报告和临时公告互相印证,呼应问询,堵漏风险。尤其是足以影响财报“成色”的交易或者处理,更是会被重点关照。

    “将年报信息与临时公告进行相互印证,可以了解重大事项的进展,预判或证实重大事项隐含的风险,同时,还能甄别已披露的临时公告是否真实准确完整,发现未及时披露的重大事项。”前述上交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股价敏感事项在年报中的披露也会被点名问询。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年报审核中,监管还将持续关注“曾经引起公司股价大幅波动和媒体关注的重大事项的后续进展”在年报中的回应情况,以及关注年报披露与前期预计和披露是否具有一致性。

    (编辑:杨志锦,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yangzj@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