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专访贝恩投资(亚洲)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王励弘: 增加价值是教育投资的目的

许阳

    本报记者  许阳  杭州报道

    2017年至今,博实乐教育、红黄蓝、瑞思学科英语、四季教育、精锐教育、尚德机构等国内教育机构纷纷赴美IPO,掀起了新一轮的资本和教育联姻热潮。

    在国内政策层面,《民办教育促进法》的修订完成,为民间资本进入教育领域带来空间。

    但从资本角度来看,教育和资本如何联姻、中美资本市场如何看待教育产业、国内教育培训市场现状和变化等话题,值得关注。

    作为全球最大的收购基金之一,贝恩先后收购了幼儿托管和早教服务商Bright Horizons、早教和婴童用品制造商金宝贝、主打“浸入式学科英语”教育理念的瑞思学科英语等,并为他们提供了一系列的投后管理。

    近日,瑞思学科英语与SSAT(美国私立中学入学考试)签约,成为中国独家美国中学入学考试的线下合作培训机构,将在考务、师资培训、专家支持、优质资源等方面合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签约现场,就上述话题对瑞思学科英语董事长、贝恩投资(亚洲)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兼全球合伙人王励弘进行了专访。

    持续看好低龄教育培训市场

    《21世纪》:从投资角度看,你觉得教育投资这几年发生了哪些变化?

    王励弘:以前大家可能比较关注职业培训和民营大学,现在我觉得资本关注点正在回到青幼阶段,从早教、幼儿园到K12,这一块确实也有很多机会。另一个就是和在线相关的一些教育模式吸引了很多的投资,我觉得下一步,科技在教育方面的应用会越来越广,在线只是其中一种技术转化方式。

    《21世纪》:贝恩在未来的教育培训市场中,会有怎样的布局?

    王励弘:我们比较注重商业模式,也就是那些得到了比较长时间的验证,商业模式比较合理的项目。所以我们可能还是会在这些领域,比如说早教,包括幼儿园、K12培训、职业培训等,关注得比较多一点。我觉得新科技或者说纯线上教育,还没有得到商业模式上的验证,对我们这种投资者不是特别合适。

    《21世纪》:最近有没有在谈或者是预期的项目?

    王励弘:其实我觉得最近对教育资源,大家抢得很厉害,估值也不是特别合理,所以我们暂时没有特别的动作,但是也在不断看教育领域的标的。

    《21世纪》:在资本和教育结合的过程中,应该注意什么?

    王励弘:不得不说,资本市场追逐的风口是对的,幼儿园、培训和K12是最大的几个市场,同时也是增速最快的市场,我认为未来的发展空间还是非常大,未来的发展速度也会非常快。

    但是我觉得,我们在讨论投资的时候一定要想清楚,我们的确是看到了政策在逐步明朗,我们也看到了资本的青睐,但是我特别想强调的是,我们教育的本质是什么。我觉得资本的本质也不应该仅仅是逐利,而是因为优质的教育理念和资源,让资本的价值得到了体现。同时要记住,我们的孩子,他们最重要的就是宝贵的时间,一旦错过最佳教育阶段,造成的影响是不可逆的,他在三岁的时候没有做三岁应该做的事情,他就永远没有第二次三岁的机会了,所以我觉得教育是非常严肃的一件事,我是比较反对用“风口”这样的词汇,如果风停了怎么办?所以我认为我们时刻要记住教育的本质。

    教育企业上市潮的特点

    《21世纪》:去年很多教育企业赴美IPO,中美的资本市场对教育产业的关注点有什么区别?

    王励弘:在《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之前,受法律限制,教育企业更适合在国外上市,尤其是在美国,这是从法律上来说。我相信随着以后民办教育越来越正规化,在中国和美国上市都不会有障碍。

    美国资本市场关注什么?我觉得可能更看重企业的商业模式是不是合理,有没有经过长期的验证,包括财务的验证、学习效果的验证。在中国资本市场,教育公司基本是通过借壳和收购兼并的方式融入到上市公司里,所以我觉得整个的上市过程和体系还没有得到验证。另外,我觉得国内资本市场确实有一点抓风口,对如何看待商业模式,如何看待估值,这个体系不是特别完备。国内资本对教育产业的看法还有待发展、有待成熟。

    《21世纪》:2017年这波上市潮有什么特点?

    王励弘:2017年上市的教育机构,可以说分布在教育产业的不同领域。有些专注于幼儿园,有些专注于考培,也有瑞思学科英语这样的英语课外培训机构。他们的特点是区域性比较强或者学科类比较强,但没有一家公司可以占据很大的市场份额,所以同一个领域中相当多的公司都会做得不错。我也觉得未来会有不少公司会继续上市,他们或者服务某一个区域市场,或者专注于某些学科,比如说数学、语文培训。

    此外,就像房地产公司,你会看到先是很大的全国性公司上市,随后很多区域性的公司上市,最后你发现他们开始合并,出现很多大的全国性的公司。我觉得教育产业可能也会这样,过一段时间会有一些合并,因为我觉得教育资源的整合效应是很重要的。

    《21世纪》:未来,瑞思学科英语会考虑收购兼并吗?

    王励弘:我们其实去年就提到了,第一,最直接、最合理的是收购我们的合作商,将他们变成我们直营体系的一部分。第二,如果我们想在课程上做一些延展,市场上科学类、素质类的课程和我们还是比较契合的。当然,我觉得不一定只是收购,类似和SSAT这样的国外机构的合作会越来越多。

    线上线下不同场景如何设计

    《21世纪》:瑞思学科英语未来和技术、互联网更多的结合会在哪些场景?

    王励弘:从交互端,线上当然是一个发展方向,我们现在已经有线上的图书馆,也有线上的外教口语一对一课程,以后还会有小班课等等。

    另外,很多科技手段是应用于后台的,比如说学生画像,可以根据他的情况来定制课程和进行测评,了解他的学习进展是怎么样的,并针对他的问题提供一些学习建议。

    第三是新科技的应用。比如和家长、学生的沟通方式,最简单的是微信,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科技手段得到应用。比如在人工智能方面,现在有一些英语学习采用人工智能的方式,让学生和机器对话。瑞思学科英语也已经在应用一些人工智能技术,而且越来越多被验证的技术手段也会在瑞思的平台上使用,包括AR卡片等。

    《21世纪》:瑞思学科英语根据什么设计线上和线下不同的学习场景?

    王励弘:我觉得第一是区分年龄层,低龄学员的学习自觉性不太高,所以线下场景会帮助比较大。而初中、高中的课程基本上都是线上课程,因为学员学习的主观能动性比较强,这样可以节约他的时间,同时会有线下的校园营课程,让孩子感受真正的美国校园文化,学员需要指导的时候,又可以和老师有比较好的沟通。

    另一个就是根据学习目的,如果学习目的只是“传达”,比如说学习语言或者文字,我觉得线上是比较有效的。但是如果你是想在一个团队里做一个项目,培养演讲演示能力、领导能力、管理能力,这需要和人的交流沟通、对团队的组织,我觉得线上还做不到。

    (编辑:王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