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公务机巨头分羹亚太市场 中美贸易摩擦增不确定性

彭苏平

本报记者 彭苏平 上海报道

导读

    对于中美贸易谈判间涉及部分航空器增加25%税收的提议,无论是飞机制造商还是运营商,都认为当前情况“尚不明朗”,而且即便施行,在实际贸易中也能够通过各种方式降低影响。

    

    相较于民航客机,公务机是个更为分散的市场。

    根据香港亚翔航空(Asian Sky Group)机队报告的数据,就机队数量而言,亚太地区前三大公务机制造商为庞巴迪、湾流和赛斯纳,分别占总体机队数量的26%、25%和19%。

    而在去年新增公务机方面,得益于猎鹰7X的交付,达索猎鹰成为机队增长速度最快的制造商,波音、湾流分别凭借BBJ和G650/ER的交付紧随其后。除此之外,巴西航空工业、豪客也是公务机领域的重要厂家。

    随着亚太地区,尤其是中国地区公务机市场的发展,这些制造商们的竞争日益激烈。在今年举行的“亚洲公务航空会议及展览会(ABACE)”上,各制造商使出浑身解数来吸引亚太客户。

    另一方面,对于市场潜在的风险,各方也表现出谨慎乐观的态度。对于中美贸易谈判间涉及部分航空器增加25%税收的提议,无论是飞机制造商还是运营商,都认为当前情况“尚不明朗”,而且即便施行,在实际贸易中也能够通过各种方式降低影响。

    根据亚翔航空预计,随着G500、G600和环球7000等机型在2018年陆续交付,新交付飞机市场将一改过去的颓势,触底反弹,今年整体机队的增长速度也将重返2.9%的年增长水平。

    卡位亚太市场

    相较以往,各大飞机制造商今年的竞争激烈程度有增无减。

    在ABACE现场,波音、湾流、庞巴迪等厂商纷纷力推其刚刚面世或即将面世的新机型,其中,航程远、空间大、速度快成为这些新机的主要标签。

    以波音目前推广的Max系列公务机为例,Max7航程可以达到7000海里,另外两款即Max8和Max9也分别达到6640海里、6515海里。其中,Max7因航程特别长且成本也不是十分高,成为重点推介的机型。

    庞巴迪的飞机也继续主打航程增加,其旗舰喷气机Global 7000的航程已经增加300海里,总航程将达7700海里。据了解,该款飞机预计今年下半年投入使用,而增加航程后将开放新的航线,例如纽约-香港,新加坡-旧金山等。

    而湾流亦在不遗余力地推出新的机型G500、G600,以替代G450、G550。湾流宇航公司声称,这两款新机的驾驶舱比原来的更宽、更高,高速巡航的速度也更快。

    需要指出的是,G450、G550分别位列目前亚太地区最受欢迎的三大机型第三位和第一位,分别有66架、98架正在运营,第二位的G650/ER则有70架,而它也是去年增长速度最快的机型,净增加27架。

    亚翔航空的报告指出,亚太地区的公务机市场呈现出几个鲜明的特点,一是远程型公务机增长最快的公务机类型(增速达12.1%),二是就机龄而言,亚太地区在世界范围内最低,超过半数的公务机机龄介于5至10年。

    事实上,亚太地区,特别是中国的客户对空间大的飞机也情有独钟,一位国内规模靠前的公务机运营商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由于中国的公务机市场发展相对不成熟,基础建设不足、空域未完全开放等因素导致运营成本比较高,大小飞机的运营成本差距相对较小,因此客户更愿意选择大型的飞机,制造商看到了这种特殊需求,才设计出了更大更远程的公务机。

    但这位高管认为,短程、中小型的公务机需求在很大程度上被隐藏了,事实上从国外的发展经验看,公务机发展成熟后的表现之一便是通勤度提升,在城市之间的短途出行也可以使用公务机作为交通工具,从这个角度看,大飞机的市场会逐渐趋于理性。

    静观贸易摩擦走向

    4月4日下午,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将对原产于美国的14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空载重量超过15000公斤,但不超过45000公斤的飞机及其他航空器”在这106项产品之列。

    尽管并未直接指向某类飞机,但除了波音737系列民航客机,部分美国厂商生产的公务机正在此重量范围之内。

    有分析指出,湾流生产的大型、高性能公务机(G550,G650/ER)在此征收范围内,这会为湾流的竞争对手(如庞巴迪、达索等)带来福音。

    贸易摩擦为市场增加了不确定性,飞机制造商们对此的态度都颇为谨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飞机制造商市场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谈论影响还为时过早,因为尚不清楚该提议的实际效力。

    上述运营商高管也认为,该高额关税政策并没有开始执行,情况尚不明朗,预期该政策能够对美国造成一定威慑,而中国也希望美国理智判断中美贸易的走向。

    据了解,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将在5月15日就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提出的征税提议举行听证会,听证会的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这些公务机制造商未来的业务。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即便该税收政策真的落地,也不会在业内造成非常大的影响。一方面,关税政策仅影响到在中国注册的B类飞机,并不会影响在其他国家注册的飞机,另一方面,受限的只是部分机型,更大或更小的飞机也可以成为替代品。

    “增加税收后,如果更大的飞机与这些飞机价格差不多,为什么不去购买更大的飞机呢。”一位长期观察民航领域的人士说道。

    亚翔航空的报告显示,中国内地的客户倾向于购买在其他地区注册的飞机,因为这样能够减少国内的关注。在整个亚太市场,注册在中国内地的公务机数量最多,占总数的22%;其次是美国,占21%。得益于税收优惠政策和灵活的注册手续,选择在开曼群岛和马恩岛注册飞机也方兴未艾。

    上述运营商高管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中国有不少客户的飞机都注册在海外。而这些飞机被限制飞入国内“不对公众开放的机场”,因此运营商在托管之外,还购买了自己的飞机作为替补运力,让客户可以飞往长白山、腾冲、潍坊等机场。

    (编辑:张伟贤,如有意见建议请联系:zhangwx@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