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25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对华贸易逆差造成美国就业损失不成立

张永军

    张永军(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

    4月9日,美国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金融时报发表文章声称,2001年以来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使美国在布什和奥巴马政府期间损失了数百万个制造业工作岗位。这一流传较广且被一些美国官员多次引用的说法,出自美国一些智库的研究报告,其中尤以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EPI)研究员斯科特(Robert E. Scott)发表的相关研究报告数量较多,影响较大。但斯科特的研究方法存在明显错误,得出的结论经不起推敲。

    斯科特报告存在重大缺陷

    斯科特评估贸易差额对就业影响时使用的基本方法是投入产出法。斯科特在几份相关报告中介绍,他首先依照美国商务部和劳工统计局所编制的投入产出表和相关数据,计算出反映不同产业间产出指标和就业指标相互联系的系数,在此基础上将贸易流量指标与就业指标联系起来。通过投入产出表,模拟分析贸易流量变化对就业的影响。斯科特的研究方法存在几方面的明显缺陷。

    斯科特研究方法存在的第一个重要缺陷是,这种方法只从国民经济核算的角度考虑了进出口贸易差额对总需求的影响,而没有考虑进出口贸易在改进资源配置效率,尤其是进口在改善供给、增加就业方面的作用。

    世界上任何国家,包括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在内,不可能拥有自己所需的全部资源,也不可能生产自己所需的全部产品和服务。例如,美国就从其它国家进口大量的资源类产品和其它中间投入品。如果没有这些产品的进口,美国很多产业的生产能力就不可能得到充分发挥,美国的总产出必然明显低于进行贸易活动情况下的产出水平,美国的劳动力需求必然会因此而明显减少,就业将因此而减少。贸易活动能够使本国的比较优势得到发挥、短缺资源得到弥补,这正是贸易活动能够使得贸易有关方受益的重要原因。斯科特只看到进口对美国某些产业就业的替代作用,这种认识显然是不全面的。

    斯科特方法的第二个重大缺陷是,对于批发贸易、零售贸易和广告业等部门就业受贸易流量的影响,被假定为零。斯科特解释说,这样做的根据在于,无论是美国生产的商品还是进口的商品,都要进行广告宣传活动和销售。但是,他显然忽视了进口商品后续分销服务过程中所吸收的大量就业人员。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由于批发贸易、零售贸易对劳动力就业的吸纳能力较强,占美国私营部门全部就业人数的比例将近八分之一,仅零售业就业人数就超过了制造业就业总人数。斯科特分析时,将对美国就业影响如此之大、与进出口贸易关系又如此密切的行业,假定进出口对其就业的影响为零,如果不是出于政治目的而有意忽视,实在是难以理解。例如,美国零售业巨头沃尔玛从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采购大量商品在美国销售,使得它在美国雇佣了数十万人员。在斯科特眼中,只看到了沃尔玛进口中国商品对美国制造业部门就业的影响,而对沃尔玛所吸纳的就业却视而不见。

    斯科特方法的第三个重大缺陷是,将所谓就业流失量分解到地区,但没有考虑美国各地区产业结构的差异。斯科特在其研究报告中,将其估计的贸易流量对就业的影响分解到美国各个地区。美国的产业体系是比较发达和完整的,即便如此,美国各地区的产业结构之间是存在明显差别的,有的产业在美国部分州并不存在,或者生产能力很小。地区的产业体系完整程度与全美国相比要差得多,就更加容易存在产业短板。如果某些进口产品在某个地区根本就不生产,进口此类产品也就不存在替代当地就业的问题。因此,将所谓就业损失量分解到地区的做法,在方法上更加不合理。

    由于斯科特的分析方法存在这样的重大缺陷,导致结论出现明显错误。

    斯科特研究结论不成立

    根据斯科特2017年初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中的结论,2001-2015年期间,美国有340万个就业岗位因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而损失或者说被中国所替代。这正是纳瓦罗等人据以作为依据的结论。但这样的结论不仅因为其分析方法存在重大缺陷而出现较大偏差,与美国的经济运行情况也明显不符。

    首先,美国失业率与外贸逆差关联度不高,很多时候两者走势甚至相反。根据斯科特的研究方法和结论,美国贸易逆差较大时,由于大量就业岗位因贸易逆差而损失或者被国外替代,其失业率应该比较高,反之亦然。因此,美国失业率应该与贸易逆差呈现同向变化的情形。但实际情况是,美国失业率与外贸逆差走势关系并不密切,很多时候甚至是相反的。例如,2006年美国经常账户逆差为8059亿美元,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经常账户逆差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为5.8%,为美国历史上最高的年份,同年美国失业率恰恰处于4.6%的较低水平,明显低于美国5.6%左右的长期平均水平。2003-2006年期间,美国经常账户逆差占GDP的比率逐年上升,但失业率逐年下降;反之,2007-2009年期间,美国经常账户逆差占GDP的比率逐年下降,但失业率逐年上升。

    其次,将斯科特的研究方法进行延伸,将会得出难以置信的结论。斯科特曾经用这种研究方法评估美国贸易总流量对美国就业的影响。我们按照斯科特的方法和所使用的参数,估计了2001-2015年期间美国外贸逆差总额对美国就业的影响,可以看到,在一些年份,美国因贸易逆差而损失或者被替代的就业人数,将超过美国的失业总人数;这意味着在这些年份,如果美国实现了贸易平衡,美国不仅将消灭失业,而且愿意就业的劳动力还不够美国使用。如此一来,美国要实现充分就业,只需要通过实现贸易平衡就可以实现了。但这样的结论显然难以置信,与美国贸易大体平衡或存在贸易顺差时仍然存在失业的事实明显不符。

    通过上述分析不难看出,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斯科特的分析方法存在明显缺陷,由此得出的结论存在很大偏差,误导了美国国会、政府和民众。正因为如此,早年斯科特的报告发布后,就受到了美国卡托研究所等一些机构的批评。美国政府无视斯科特等人研究方法存在的缺陷,依据这样的报告来制定美国的贸易政策,发起针对中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只能对中美贸易发展产生负面影响,对美国经济发展也将产生不良影响。(编辑 李靖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