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25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民促法实施条例征民意 欲打通民办学校融资“中梗阻”

王峰

本报记者 王峰 北京报道

导读

    对于民办学校的融资难,征求意见稿给出了解决办法,其中规定:金融机构可以在风险可控前提下开发适合民办学校特点的金融产品。民办学校可以以未来经营收入、知识产权等进行融资。

    

    一部重要法规修订稿正在公开征求意见,或将影响千亿规模的中国教育培训市场。

    教育部日前研究起草了《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于4月20日至5月20日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征求意见稿有限放开了民办学校融资渠道,允许金融机构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开发适合民办学校的金融产品,尤其提出民办学校可以以未来经营收入、知识产权等进行融资。

    “以前,学校的公益性资产不能用于抵押贷款,但征求意见稿实施后,民办学校就可以将收费权进行质押,开发ABS融资模式等。”4月24日,浙江大学民办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吴华说。

    此外,征求意见稿还将面向学前教育、基础教育阶段的儿童少年,实施与学校文化课程相关或升学考试相关的补习辅导的机构纳入教育行政部门许可范围。

    这一规定将抬高K12(即指从幼儿园到高中阶段)培训市场的准入门槛,“目前教育培训市场存在大量不合规的小作坊,头部化、正规化将是这个市场的发展趋势。”一名私募基金教育板块负责人4月24日说。

    融资、用地扶持民办学校

    对于民办学校的融资难,征求意见稿给出了解决办法,其中规定:金融机构可以在风险可控前提下开发适合民办学校特点的金融产品。民办学校可以以未来经营收入、知识产权等进行融资。

    “民办学校在建设期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以前学校作为社会资产不能进行抵押贷款,导致要么由股东个人进行融资后投入资金,要么将民办学校土地等资产转移到外部再进行融资,并不规范,也容易出现问题。”上述私募基金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收费权是民办学校非常重要的资产权益,长周期的经营模式适合打包成ABS进行融资,能够促进民办教育的集团化、规模化发展,比如一所学校用收费权开发ABS融资,将资金用于建设另一所学校。”他说。

    “一方面,征求意见稿总体上鼓励融资创新,未来可能会出现一些新的融资手段,比如开发锁定学校未来收费的保险产品等,”吴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另一方面,征求意见稿禁止向学生、学生家长筹集资金举办民办学校,一定程度上可以规避非法集资的风险”。

    当然,正如征求意见稿起草说明所指出,民办学校融资渠道还只是有限放开,且需要在实践中慢慢磨合。

    征求意见稿规定,举办民办学校的基金会等法人组织可以利用自身资产或者向学校提供的服务等合法权益进行融资,用于学校发展。

    “这条规定为基金会举办学校融资开了口子,但得以较好实施的前提是,给基金会本身设立、运营管理的限制松绑。”上述私募基金人士说。

    在民办学校用地方面,征求意见稿也给出了扶持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新建、扩建非营利性民办学校,地方人民政府应当按照与公办学校同等原则,以划拨等方式给予用地优惠。

    同时规定,实施学前教育、学历教育的民办学校使用土地,地方人民政府可以依法以招拍挂或协议方式供应土地,也可以采取长期租赁、先租后让、租让结合的方式供应土地,土地出让价款和租金,可以给予适当优惠并可以在规定期限内按合同约定分期缴纳。

    这对营利性民办学校将是重大利好。“新民促法出台前设立的民办学校,由于其土地是政府划拨的,那么在其转为营利性民办学校之后,需要补缴土地出让金,这是一笔巨额支出。如果可以采取长期租赁、先租后让、租让结合的方式获得土地,土地成本压力将大大减轻。”吴华说。

    教育培训市场门槛提高

    征求意见稿有“放”也有“管”。其中规定:设立招收幼儿园、中小学阶段适龄儿童、少年,实施与学校文化教育课程相关或者与升学、考试相关的补习辅导等其他文化教育活动的民办学校(以下称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应当依据民办教育促进法第十二条的规定,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审批。

    利用互联网技术在线实施前款规定的文化教育活动,以及职业资格培训或者职业技能培训活动的,应当取得相应的互联网经营许可,并向机构住所地的省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申请办学许可。

    同时规定:设立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应当具备与所实施教育活动相适应的场地、设施设备、办学经费、管理能力、课程资源、相应资质的教学人员等。具体办法由省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制定。

    “大量尚未取得办学许可证的小规模课外培训机构将被淘汰出市场。”吴华说。

    有业内人士对媒体表示,目前的校外培训机构有两种,一种是经教育部门备案审核,核发过办学许可的培训机构;另一种则是在工商部门核发了诸如教育咨询公司营业执照的机构。

    西安一家网络教育培训机构负责人介绍,很多线上教育平台或辅导软件的注册主体是以信息公司的名义注册。也就是说,线上涉及“教育”的准入门槛则要低得多,披上“互联网”外衣的培训机构层出不穷。

    教育部等部门正在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对虽领取了营业执照,但尚未取得办学许可证的校外培训机构,具备办证条件的,要指导其办证;对不具备办证条件的,要责令其在经营(业务)范围内开展业务,不得再举办面向中小学生的培训。

    “这样的规定将使培训市场更加规范,虽然会增加创新创业的成本,但对那些能够持续经营的机构是有利的。在教育培训市场上,名师本身就是稀缺资源,可以通过与大机构合作的方式予以规避。”上述私募基金人士说。

    (编辑:陈洁,如有建议意见请联系:wangfeng@21jingji.com,chenjie@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