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25日 上一期 下一期

2017年广东风投金额达319.46亿元 资本青睐生物技术、医疗健康

杜弘禹

    本报记者 杜弘禹 广州报道

    4月23日,广东省社科院财政金融研究所联合风险投资研究机构清科研究中心发布《广东风险投资报告(2017)》(下称《报告》)。

    截至2017年底,广东省(含深圳)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机构注册资本为1892.59亿元,人员规模为2.9万人。基金募集数量和募集规模总体呈上涨趋势,特别是近三年增长迅速,在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数、注册资本和人员规模等方面处于全国领先水平。2017年创业投资活跃度达到顶峰。

    “未来几年广东风投创投一定会非常活跃。”广东省社科院财政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刘佳宁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广东不断强化的政策助力和持续提升的经济质量。将带动广东创新创业加速发展。

    打造“国际风投创投中心”

    2017年全国创投金额和案例数创下历史新高,其中经济大省广东的表现引人注目。

    2017年广东早期投资机构新增21家,同比增长161.5%;募集金额新增14.35亿元,同比增长51.4%;新增投资案例和金额分别同比增长15.3%和48.98%。

    同时,2017年广东创业投资市场共新募基金193只,同比增长94.9%;披露金额的新增可投资于大陆的资本量为800.9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6%。并且,2017年广东的创业投资活跃度达到顶峰,创业投资案例数和投资金额分别高达855起和319.46亿元人民币,同比分别增长48.7%和86.2%。

    这些指标均优于全国同期水平,其中最为鲜明的对比是,2017年全国早期投资案例数同比下降了1.9%,创业投资基金新增资本量同比微降2.9%。

    《报告》认为,在得益于全国创投市场快速增长的大环境外,广东创投市场的优异表现,广东自身因素的推动也在加强。

    首先是经济运行的总体平稳,2017年广东GDP增长7.5%,超过全国,并且以接近9万亿元的经济总量,连续29年位居全国第一。

    其次,伴随着产业转型升级、创新驱动发展的推进,广东正更为积极地推动风投创投的发展,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扶持鼓励政策,覆盖税收优惠、营商环境优化、人才和机构引进等,并明确要打造“国际风投创投中心”。

    广东省社科院财政金融研究所所长任志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广东经济发达,尤其民营资本活跃、产业基础扎实,优质项目储备丰富,对风投创投资本吸引力较强。

    《报告》还指出,由于在全国创新核心地位持续增强,广东已成为早期投资机构偏爱地区之一,同时也已成为全国最大股权投资市场之一。

    IT、互联网和生物技术居前三

    《报告》显示,2017年,广东省创业投资案例数达到855起,较上年新增280起,同比增长48.7%;投资金额达到319.46亿元,较上年新增147.92亿元,同比增长86.2%。

    从行业维度(投资案例数)看,IT、互联网和生物技术/医疗健康位居前三甲,2017年发生案例数分别是167起、162起和102起,与2016年相比,IT行业从第2名(95起)跃居第1名(167起),增长迅速。

    从投资案例数的行业集中度来看,前三大行业发生的投资案例数已超过广东省总数的一半,行业集中度十分明显。

    从行业维度(投资金额)看,生物技术/医疗健康、互联网和IT位居前三甲,投资金额分别是85.15亿元人民币、51.44亿元人民币和36.95亿元人民币,与2016年相比,生物技术/医疗健康投资金额从第3名(23.07亿元)跃居至第1名(85.15亿元)。

    在退出方式上,IPO退出排名第一,共发生80起,占比32.7%;其次是股权转让,共发生71起,占比29.0%;新三板挂牌退出排名第三,共发生54笔,占比22.0%。

    不过,《报告》强调,无论是从投资案例,还是从投资总金额来看,广东省在中国创业投资行业中处于第一梯队较后位置,位于北京和上海之后,但在全国范围内,广东省创业投资仍然比较活跃,尤其是2017年,广东省创业投资活跃度达到顶峰。

    根据广东省社科院财政金融研究所和清科研究中心的研究,广东创业投资的短板包括:早期投资政策性引导基金募集规模低于京沪浙苏,从私募通统计数据来看,4只天使投资引导基金并没有募集金额;地域发展不均衡,高度集中于广深两地;相关政策细则仍未完善等。

    为此,《报告》建议,广东应进一步完善综合性的创业投资发展扶持政策,促进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机构集聚发展,深度打通资本与科技创新、产业升级间的通道,加速广东打造国际风投创投中心的进程,加快建设金融强省和国家科技产业创新中心。

    “相比互联网行业,制造业更扎实、空间大,但也相对稳定封闭,因此还需在信息沟通渠道、对接模式上创新突破。”清科研究中心研究部总局刘瑞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编辑:王尔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