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25日 上一期 下一期

4000亿“援水”落定前夕 逆回购率全线平复

叶麦穗

    本报记者 叶麦穗 广州报道

    4月25日,定向降准正式实施, 资金面开始松动。

    4月24日,除了上交所一天期国债逆回购(GC001)的利率出现上涨之外,其余期限的国债逆回购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回落,其中三天期的(GC003)下滑幅度最大,全日下滑147个BP,幅度18.89%。有分析认为降准后,流动性释放,资金面逐步宽松,收益率会进一步下降。

    资金面紧张违约现象出现

    上周二(4月17日),央行宣布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于4月25日实施。此次是对“部分金融机构”降准,以“置换中期借贷便利”,货币政策仍维持“稳健中性”。

    然而,从实施范围来看,似乎是“普降甘霖”,商业银行中,大行、股份行、城商行、非县域农商行和外资银行均处于降准对象之列,此次降准幅度也较大,达1个百分点。如果比照历史上的全面降准,上一次出现1个百分点的降准还是在2008年。

    不过,近期货币市场却经历了年初以来最为紧张的一段时期, 上周五(4月20日),GC001最高飙至18%,4月23日,GC001继续维持在高位,最高达到10.05%,4月24日,GC001的走势则格外激烈,高开之后一路走平,下午开盘后出现回落,临近收盘又大幅拉升,最高价达到12.2%,不过尾盘再度跳水,最终收报8.93%,上涨6个BP,涨幅0.68%。

    深交所的R-001情况也十分类似,当日的最高价达到10.003%,收盘有所回落,最终收报6.1%,全天上涨109个BP。

    “最近的资金面超级紧张,银行间市场的质押式回购利率最高已经超过20%,最高达到21%,但融出报价则凤毛麟角,险象环生,不过午后情况有所缓解。近期资金面这么紧张令市场措手不及。”一位资管机构人士表示。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发文称,在4月17日,央行宣布降准置换MLF后,资金面连续抽紧。4月23日,紧张之势更甚,GC001全天加权平均8.51%,比上周五上涨了220BP,R001加权平均3.60%,也比上周五涨了23BP。另外,又加上晚些时候碰上中债结算系统出现问题,市场甚至出现了违约情况。

    4月23日,天弘基金宏观研究员陈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隔夜利率走高,与税期缴税因素的季节性冲击有关。缴税导致资金从银行体系中流出,对流动性有收紧作用。同时,由于降准措施将在25日落地,央行投放力度也相对谨慎,从而导致资金面收紧。除此之外,由于降准之后债市表现较为火热,部分机构加杠杆,从而导致资金需求上升,进一步加剧了隔夜利率走高的幅度。

    较长期限逆回购收益率回落

    不过,随着4月25日4000亿“援兵”资金“杀”到,4月24日,较长期限的逆回购则全线回落,其中GC002收盘下跌111个BP,收报7.465%,GC003下跌147个BP,收报6.335%。

    4月24日,重阳投资的分析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25日降准后,预计银行间回购利率将逐步回落,5月初资金面有望转宽松,国债逆回购收益率会继续下降。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也表示,此次降准可以说是有点超预期,虽然是局部降准,但其实降准力度很大,大概能释放4000亿左右的流动性。管清友指出,从2017年上半年以来一直是强监管的趋势,整体来说资金链是比较紧的,对中小企业来说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这次置换MLF也是针对中小企业的支持,缓解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确实比较适度。

    4月24日,也就是降准落定前一个交易日,市场犹如喜迎“甘霖”,债市和股市也出现了“狂欢”。十年期国债期货T1806上涨0.11%,五年期国债TF1806上涨0.12%。A股市场也是全面上扬,上证综指大涨1.99%,收复3100点,创业板指则更是上涨超过3%。

    平安大华基金分析认为,央行大幅降准或是多种因素叠加的结果。目前看,经济基本面走弱迹象越加明显,工业企业收入增速、盈利增速等均在边际走弱,固定资产投资缓慢走低,有逆周期调节的必要性。而且,为缓解银行负债端压力,监管层意在进一步推动银行支持实体经济,有必要通过降准释放流动性。另外,为缓解近期国际贸易摩擦对宏观经济和微观企业的负面影响,降准也是较好的手段。(编辑:李伊琳,邮箱:liyil@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