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8年04月2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凡普金科携12亿利润冲港IPO 现金贷贡献8成收入暗藏监管风险

王晓

    本报记者 王晓 北京报道

    以P2P业务为主的凡普金科2017年的净利润“完爆”3家A股上市银行,即无锡银行、江阴银行和张家港行。业界认为,一纸ICP(互联网内容供应商)牌照至关重要。

    4月23日,P2P平台爱钱进母公司凡普金融科技集团(简称“凡普金科”)在港交所披露招股说明书,成为互联网金融上市热潮中的又一员。

    凡普金科称,自身 专注于借款撮合业务,并提供其他个人借款服务,包括POS消费分期服务和汽车融资服务。其官网显示,目前产品包括P2P平台爱钱进、现金借款APP钱站、量化投资分析服务平台会牛、消费分期平台任买、凡普快车等。招股书显示,目前主要牌照为ICP资质。

    招股书显示,凡普金科收入从2016年的9.89亿元大增至2017年的42.19亿元,同期净利润由亏损5.38亿元提升至11.93亿元,2017年净利润超过3家A股上市银行无锡银行(9.95亿元)、江阴银行(8.08亿元)和张家港行(7.63亿元)。

    是什么支撑其业绩出现如此惊人的逆转?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这一惊人业绩支撑来自于2017年大热的现金贷,这些业务主要通过P2P平台完成。

    现金贷收入占比超八成

    招股书称,凡普金科主要从向借款撮合平台的借款人及投资者收取的费用产生收入。

    投资服务方面,其2017年末投资者共112.5万人,投资交易量968.23亿元,总客户资产达327亿元。

    借款服务方面,活跃借款人91.8万人,2017年已撮合借款352.88亿元,平均合同金额3.32万元,平均合约期限为32个月。

    为获得大量借款用户,凡普金科称建立广泛的全国性线下网络,有208个线下网点覆盖全国165个城市。

    对于营业收入的大幅增长,公司称主要是由于所撮合的借款金额从2016年的110亿元增加至2017年的350亿元所致。由此带来借款撮合收入由7.591亿元增加347.5%至2017年的33.967亿元,占总收入比例超过八成。驱动原因是便捷投资与借款服务吸引大量客户,以及传统金融机构未充分服务的大量投资人和借款人。2017年,凡普金科对借款人收取的费率比2016年高,称是为了回应市场的供需动态。

    尽管POS消费分期和汽车融资服务的利息收入从2016年的5890万元增加24.1%至2017年的7310万元,在其总收入中贡献比例较小。

    在利率方面,凡普金科仅披露,个人信用借款、POS消费分期融资以及汽车融资的平均年化综合资金成本为20.9%、7.0%和21.2%。

    凡普金科称,借款人支付的成本包括固定利率以及从借款人收取的服务费率,逾期付款会遭到处罚。年化固定利率通常介乎6%至10%,服务费率根据信用评估系统结果判定,信贷风险较高的借款人支付较高的服务费。并称公司目前不提供任何年化综合资金成本高于36%的借款。

    这是在去年12月央行及银监会整顿现金贷业务之后发生的变化,要求平台计算借款综合成本时应包括利率及收取的所有其他形式费用,并应遵守法律及法规规定的利率限制。

    凡普金科则认为,平台上借款年化综合资金成本符合现有法规,并称目前并无计算年化综合资金成本的明确界定方法,不同的行业参与者计算方法不同,倘监管机构计算年化资金成本方法有别于公司使用的,或会将平台上的年化综合成本视为违反法规。此外,综合成本超过36%的部分可能会被借款人索偿,对于综合成本超过24%的部分客户可以有权拒绝而司法不支持提出的任何索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18年1月裁判文书网一份民间借贷纠纷判决书就显示,由于钱站的借款利率高于法律规定的年利率24%标准,高于部分法院不予支持。公司称,记录期内96%的撮合合同综合成本在36%以下。

    在聚投诉网站上,有投资人反映,爱钱进旗下“钱站”存在变相砍头息的现象。比如投资人借款60000元,但借款合同上却显示为64800元;借款10000元,借款合同则显示10800元。

    催收队成员逾千名

    招股书显示,凡普金科M3+(逾期3个月以上)违约率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别为5.07%和4.63%。

    公司对资深的催收能力颇为自得,称已建立一支庞大的借款服务及催收团队,该团队在2017年末有1046名员工。自动催收机器人的使用降低成本并提高整体催收效率。

    “强大及经证明的催收能力使我们与竞争对手区别开来。”

    “凭借我们经证明的催收能力,即便141号文的颁布导致市场情况充满挑战,我们仍能够改善催收效果。”

    而此前,多家互联网金融平台2017年四季度逾期率大幅上升,截至2018年3月,线上个人信用借款C—M1回收率超过80%。

    凡普金科的职员结构亦被市场关注。其称为“科技赋能型普惠金融平台”,不过在2017年末该公司12399名全职雇员中,线下服务人员(负责借款人获取、客户服务及应用评估)高达9651人占比77.8%,其次是催收人员1046人占比8.4%。

    在牌照、监管批文及合规纪录部分,招股书显示其各平台均主要持有ICP牌照。当前正是网贷平台备案关键阶段。招股书显示,截至文件日期,据凡普金科董事所知,并无任何地方金融监管当局正式开始网贷平台的备案程序,且备案具体要求仍有待进一步说明。

    一位资深行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VC等资本力量驱动下,互联网金融平台希望赶在监管落地之前登陆资本市场。他认为,这或许是资本能够变现的最后机会,监管落地后行业估值或将继续缩水。而对于仅持有ICP资质的平台盈利却远超持牌金融机构这一现象,他指出,不同于银行、网络小贷等有杠杆率的限制,以点对点借贷的P2P似乎可以无限制进行资金撮合,现行监管下其杠杆率似乎并无上限,存在套利空间。(编辑:李伊琳,邮箱:liyil@21jingji.com)